思绪轻飘飘

Luna
2009-09-20 看过
有个情节很有意思,瑞德和思嘉的谈话。记不确切了,网上粘了过来。


瑞德说:

我从没打算要改变自己身上的瑕疵以外的东西。不过,我也想学学我看惯了的某些外表的东西,那些很令人厌烦但在社会上却很受尊敬的东西----不过我的宝贝儿,这些都是别人所有的,而不是我自己的----那就是绅士们生活中那种安逸尊严的风度,以及旧时代温文尔雅的美德。我以前过日子的时候,并不懂得这些东西中潜在的魅力呢----"思嘉再一次回忆起塔拉农场果园里的情景,那天艾希礼眼中的神色跟现在瑞德眼中的完全一样。艾希礼说的那些话如今清清楚楚就在她耳边,好像仍是他而不是瑞德在说似的。
    她记起了艾希礼话中的只言片语,便像鹦鹉学舌一般引用道:“它富有魅力----像古希腊艺术那样,是圆满的、完整的和匀称的。”瑞德厉声问她:“你怎么说这个?这正是我的意思呢。”“这是----这是艾希礼从前谈到旧时代的时候说过的。


我觉得这个“厉声问她”很有意思。我觉得这句话的含义应是: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哪天找英文版看看是不是。

瑞德是确切知道思嘉不懂这些吧。若不是打定主意离开,恐怕和思嘉之间难有这样 高深 的谈话。所以瑞德是深爱思嘉之人无疑,也是懂爱之人。诸位读者也是喜爱瑞德多于艾希礼吧。我读这本小说是十年前了,记得看完之后也未觉得艾希礼有何不好。理由嘛,如果是书中人,思嘉和媚兰,二者择一,我恐怕更有可能是媚兰 :) 但我也极喜欢思嘉,记得她到姨妈家做客,姨妈的邻居鄙视思嘉父亲的爱尔兰血统,于是她就故意用一种粗俗的爱尔兰腔调来说话。这个情节让俗到骨子里的我很乐啊,我甚至自己也想有机会做这样的体验,应该是不亦快哉 :) 所以我看书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一会是思嘉,一会又是媚兰。

所以我觉得问题可能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别人的一点影子,都有一点点交集,都有那么点能谈得来的地方。可是呢,又都有些话,对面前这个人没法说吧。像这个文章(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804554/)里说的“知音难觅。我老觉得自己跟大多数人交往,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子集。我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一望无际的人”。 嗯,真的,要是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或者不用说什么都行,那该多幸福。不过我很早以前就觉得这是个奢望,所以一向很自律地“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呢,有天发现,其实奢望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但是呢,等我发现的时候,这个奢望已经又失去了实现的可能。所以我就只好什么也不说了。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的。世上总是有爱的,不一定是要爱我。艾希礼不爱思嘉,但他很爱媚兰,他们两个就可以无话不说。瑞德就不需要跟思嘉说什么了,他永远怀着笑意看着思嘉胡闹,她的眉毛一皱他就知道她起了什么坏心眼。

嗯,也许这就叫做真的爱。不过也许“真”的反义词并不是假。就像思嘉对艾希礼那样。

有个问题:以上记载乃印象中的一切。流水十年间,我很想知道现在再读一遍会是什么感觉。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飘(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飘(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