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了!便利屋!

日月一江
2009-09-19 看过
《多田便利屋》,一听便知其经营的是人生的花开花落。
  所以,抱着几分寂寥,几分温闲的心情,冲着“直木奖”,翻开这本薄薄的书。
  短短两个小时的旅程,感觉像是看了一部动画电影。
  
  若用书封上面介绍的格式来写下我的感受,大约是这样的:
  故事很暧昧,人生很无奈。
  多田,是开便利屋的废柴大叔,一心一意想找各种事情让空虚的自己看上去很忙,不管是傻坐在公交站前记录时刻还是和贩毒集团发生冲突,大小烂摊子,都以“我是无辜的!”“喂喂拜托你正常点!!”的心态屁颠屁颠的卷入其中。
  行天,一个曾经连说话都会觉得麻烦的闲杂人等,可惜人似乎竟然长得还不错。小指在高中时期断过,其原因与多田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喜欢在某些微妙的时候,时不时的、有意无意的翘个兰花来指提醒多田:“你就一辈子内疚吧你!”
  多年后,素无来往的两人在各自都能极其尴尬的时候相遇(个人以为,就算那次没有在车站碰到多田,行天大半也会去查黄页……)行天便毫无羞耻心地像口香糖一样黏着多田,而多田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朵朵红莲接连盛开,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不错,你也看出了我的真正心声:直木奖也难逃被腐文化的渗透的命运啊!!!
  
  说正经的,这本书还是很和我胃口的,虽然结局的happy ending有些牵强。
  
  很喜欢里面的各种角色,露露也好,星老大也罢,就连烧烤店里的精瘦老大爷,都喜欢的紧。
  不想一个一个分析过来,也没有办法这样仔细的剖析。因为那些人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们就是我身边的人,我熟悉的,我不熟悉的,我的朋友,我不喜欢的,每个普普通通的人。
  不过,可能露露啊,星爷啊,他们比起我要活的更纯粹一点,让人不由地感叹:“真帅气啊!”
  
  还是来说说两位主角吧。
  
  多田君,老是被行天说成“做事拖泥带水,不干干脆脆”的。多田过去的人生多少有点让人想嘲弄一番:老婆不但能力比自己强,赚得比自己多,还给自己带了绿帽儿。好不容易有了个儿子吧,连是不是自己的都没勇气去确认。若是按照世人的想法,作为男人的多田君可算是窝囊到家了。
  可与我而言,多田君可谓是勇敢的。因为他开了一个便利屋,一个人。有时想想,若是这些郁闷之极的事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大概断是没有勇气在离婚后去辞掉原本体面的工作,一个人过一种“隐于市”的生活。继续若无其事的上下班,再稀里糊涂地遇到什么说不准的女人,再婚,生小孩(有机会的话),浑浑噩噩地混过一生,浑浑噩噩地耽误别的什么人一生。
  所以啊,多田君,请你就这样继续前进吧!就算只是为了逃避什么,也请你按你的方式,我觉得很好。那种积极阳光,热血向上的人生,只适合某些单纯的人。我们,只要能被那些人的光芒照耀到,就算是幸福了。
  
  至于行天同学,请你稍微站站好之后,接受我混杂着嫉妒与鄙视的扭曲情感的愤怒之拳吧!!
  整本书中对行天形象的所有描写,可以凝练地总结成两个字:“欠揍”。可惜他就像是雾一般,湿黏黏围在你身边,但你卯足了劲打出去的那一拳,却只打到了空气。当你愣在那里还没反应,他又若无其事地凑了过来,还很宽宏大量地装作没事一般。真是“哇塞”啊!
  “就算是面临外星人入侵,全世界的人都恳求说能拯救地球的只有你了。请为我们战斗吧,但只要没那份心情就会断然说‘不要’的,大约只有行天了。”
  这是多田君心目中的行天。
  何等帅气洒脱的活法呀!!!
  可是行天同学,你在说多田君“拖泥带水”的时候,自己又何尝不是不干不脆的呢?否则干嘛一定要让多田君将吉娃娃交给露露呢?干嘛一定要选择会被山口捅了一刀的拼命做法呢?干嘛一定要将那账本给北村看呢?多田君因为介意所以一直逃避,你在逃避的时候一直又介意,所以也只能找多田君来依靠了吧。多田君一个人可以过那么多年,你却只有多田君的支撑才能生活而非生存,到底谁更帅气一点?
  
  多田便利屋,既然你们什么生意都肯接下来,那我便拜托你们……炸掉上师大1号楼好吗??咦咦?给我真幌市警察局的电话号码做什么?
  
  
  附:
  我喜欢的:
  多田紧盯着由良开启玄关们的手,然后说:
  “由良阁下,你认为那个动画片是happy ending吗?”
  “不觉得,”由良回头道,“主角不是死了吗?”
  “我也不觉得,”多田在由良跟前蹲下身,“一旦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你是想说,只要活着就能重来?”
  由良浮起一丝轻蔑的笑容。
  “不。能重来的事几乎没有。”
  多田垂下眼睛。他能感觉到,行天怀着深深的冷漠注视着自己和由良。
  “听我说,你还有机会去爱别人。你能把自己没能得到的东西,完全用你所希望的形式重新给某个人。你还有这样的机会。”
  
  **************************************************************************************************
  
  这痛苦在行天喊了声“啊,这个”并指着影集里的一张照片时达到了顶峰。
  还年轻的父亲把年幼的儿子抱在膝上。妙子的丈夫和婴儿都露出笑脸。
  真像。多田想。
  妙子的丈夫年轻时的面容,与北村周一极其相像。
  “真像啊。”行天低语。这在说什么呢,多田感到刚吞下去的便当的饭粒在胃里变得如同铁砂一般。
  妙子隔了一拍才飞快地说:“常被人说成是不相像的父子呢。”
  “像的。”行天隔着相册的薄膜,以指尖轻轻摩挲照片中的父子。“看起来很温柔,这感觉像极了。”
  “……是吗。”
  “嗯。”
  妙子和行天又开始翻看其它的影集,多天一直凝视着他们。
  
  **************************************************************************************************
  
  “就是因为做不到才找便利屋的吧。因为有的人呐,就算被逼急了也没有办法对讨厌的人或事说出讨厌来。”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多田便利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多田便利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