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迷途

急冻灯箱
2009-09-19 看过
说实话 看完这本书已经要了我半条命 之后再读《被背板的遗嘱》学到一种很有意思的小说分析法想要拿《巫言》做模型效仿一下 可再瞄到那白白的封皮心里就一阵发怵……嗷嗷嗷天文小姐 请原谅我的肤浅……真的很恐怖(好吧我很八卦地去搜了一下台版的封面装帧——真是好太多了 浅绿的底色加上有亲近意味的窗台案几 清淡的舒适感 起码看完如此繁复的内容以后没那么容易引起恐惧嘛)

看《巫言》 不是偶然 一直有着执念 因为与其说我是天文粉 倒不如说是个实实在在的天心粉 而天心的姐姐却似乎(好吧、不是似乎)比她还出名(看姐妹俩人的豆瓣小组人数差异就一目了然) 国内的什么文青啊小资啊统统都很买姐姐的帐 于是忿忿中下了狠心去读了好些天文小姐的作品

当然有很多读不懂读不透 因此作为天心粉的我理所当然姿态要摆得很低很低 心有戚戚焉来写这篇目光短浅的东东

就小说来说 天文的确是显得更有天资 与天心同在青年时就已体现出难得的纵向深度 天心则因为个性飞扬豁朗而更擅长于散文体裁 当然 从可看性的角度出发个人还是比较偏向于天心的小说~

先不讲主要内容 从各采访中天文都提到了卡尔维诺的“离题”手法 以及文后唐诺提出将她与卡尔维诺比较 以逃离张爱玲带来的这几十年的写作阴影

《巫言》里且分明且隐晦的数量庞大的引用中 有这样一段可以算是彰显作者写作意图或者创作野心的:
“假如这些偏离变得复杂、纠结、迂回,以至于隐藏了偏离本身的轨迹,谁知道呢,也许死神就找不到我们,也许时间就会迷路,而我们就可以继续隐藏在我们不断变换的匿逃里。”

于是《巫言》的书写变得零碎而庞杂 充满了西方百科全书式的延伸写法和叙述方式 而且打乱了时间顺序 的的确确地呈现出一种“完备而混乱的拼板”般的景象 也就是仿照了她极爱的《八百万种死法》中纷乱的案件线索

曾经想过用被混了色的魔方来形容这本“该死的"书 但魔方是有正确拆解方法的 而且答案唯一 但小说往往是多解多立意的 于是想起了小时候读到的童话:
被父母亲牵到夜晚的森林里抛弃的孩子 总是小心翼翼地沿途丢撒下颗颗米粒或是面包屑以求找回来时归途 却惊恐地发现月光下的小径上因面包屑被小鸟们啄去而显得一片空白 茫茫然迷失在森林某处

天文就像那狠心的父母 款款带我们走入她打造的回忆之笼 却不肯指明一条出路 各色细节线索如星辰咒语 散布满天满眼

回忆之笼

其实在真正开始阅读本书之前就看过好些书评 有的从禅的角度来进行诠释 有的从大千世界的“观看之道”和体物学来分析打量 各有千秋 正如上述 森林的出口是多方位的 甚至是立体的(可以飞出去嘛我哭……) 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咯~
然而在从姐妹俩的散文里进行八卦考据的小小的我看来 就是一部将回忆录、锐舞调酒F1赛车等知识百科、时间概念讨论、生活态度传播和文学评论共冶一炉的复合读本 被称为是“文字炼金术”也的确不为过了 而其中回忆录占据了近七成的内容
确实 重新统计了一下 全书331页 其中170页左右是以第一人称 或是以“他”、“巫人”代指“我”来叙述的 其中所述的内容完全可以称为是参杂着各式引用和艰深知识书写的半回忆录 甚至有许多情节都可以在天文和天心以前的散文和访谈中得到印证;而又有60页左右的主角“前社长”是以她们已逝世的父亲朱西宁为原型 这一点也已经被唐诺所证实

其实很想吐槽的 天文你这也能算是小说吗?小说是以生活为原型可是也得塑造得看不出原型才行吧?如此赤裸裸地肆意挥写往事 如此沉浸其中仿佛自娱自乐真是有点让人无奈 就好像《菊次郎的夏天》里某些慢节奏的长镜头 分明是极度带上了导演自身好恶的筛择嘛

“你知道菩萨为什么低眉?” 端端是很美好而且很招人的一句开篇立意 以其为切入口很是锐利 可为什么在进行页数统计后总觉得像是丢给那些只看前面50页的职业书评人的障眼法呢?(呃请原谅我的小人心态)

诚然 天文小姐是有其独特的禅道的 体现在对于物质的回收分类方面 划分细致到永生界、重生界、投胎界乃至再生界 而这一思维方式从“前社长”对一草一物的珍惜爱护可以对应地看出继承源头 前社长和“我” 在万生万物之前都站得很低很谦和 一如柔软照顾着眼前一切的善生行者 无论丢弃谁都觉得好狠心好浪费
或许还有那句“每个人都是不结伴的旅行者” 道尽死前恍悟的公理 一世人一生情 不过是踽踽独行 与人偶遇了结识了又分开了 最终走向坟墓时总是孑然一身
探讨这种仿佛昭示了某句偈语的生活态度 自然是一条通往出口的捷径 为了寻找更多可能性 我们掉转回头吧

卡尔维诺

作为卡尔维诺的铁杆粉丝 唐诺很大方地将同好的天文与其偶像并提
他所列举的“文字上的奇异冰冷”、“对世界图像的检视、猜测”等等 我都有在天文愈趋繁复(Multiplicity)的书写方式上捕捉到一二 呃或许不止一二 然而还是想要提出一些异议

很关键的一点 天文独创性地(呃其实仅为猜测有待证实)反向操作了卡尔维诺提出的“迅速”(Quickness)
卡尔维诺的确是有写过她引用的以上“偏离主题”那一段 然而紧接着的 是以下内容:
“因为我不热衷于漫无目标的流浪,我想说我愿意投身于直线……或者,如果我受到大多阻碍的阻挡,我就计算直线线段序列,让这序列尽快地把我引出迷宫。”
又进而举出他很欣赏意大利童话中情节陈述的直线式迅速发展 从这一例子即可知 他个人的写作特点恰巧是站在《巫言》的对立面的
另外 卡尔维诺的“文字冰冷”是因为他的彻底客观和沉默 无论是《隐形的城市》、《阿根廷蚂蚁》还是《宇宙连环画》 都是旨在冷静描述一个奇幻场景或是涉及宇宙奥义的幻想故事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句废话 西方小说里传统的长篇心理描写也在此缺席 作者完全躲在幕后 真真正正是从远方寄来一个精巧的工艺品却不附任何卡片说明
而《巫言》呢?
天文是忍不住的 在巫途(1)这一章节里臆想式地跟随马修·斯卡德走了一遍纽约街区——这仅仅是一个小而华丽的前奏——在魔鬼般振聋发聩的巫途(2)里 同行者是老爹在《细胞转型》里针脚般的校对印迹 似乎是走进一个独立次元空间 不厌其烦地详尽阐述了一遍癌细胞研究关键的历史片段 无数细胞生物学的专业词汇充斥其中 我是没什么所谓 就不知其他非生物专业的读者会否有眩晕之感 在此过程中一路相伴的 更是天文细细碎碎的评论感想和分析探讨 说不尽道不完的思维蛛网层层缠绕 有如巨兽一般的巫途(2)
对 天文是忍不住的
唐诺说全书里最为打动他的就是这章体型肥硕的巫途(2) 是时隔十年之后对于父亲之死的诚挚而悲伤的回顾 虽然天文的表达方式略显冰冷和顾左右而言他(唐诺怒吼“这就是她像卡尔维诺的地方!”) 但还是充满沉郁和哀戚之意 就隐藏在那看似无情的分析语句之中 她在剖析过去剖析自己

恩 在这里我又得再次暴露我的浅薄以及对天心严表忠心:好吧我还是喜欢天心当年的悼文《漫游者》

从洋洋洒洒长及170页的“我”字发声就知道 《巫言》就是如此朗朗畅言以表达的

其实不像卡尔维诺也没什么 她只是疲于被拎去与胡、张比较而已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人——这样的巫途简直有几分像《浮士德》嘛 甚至是《神曲》?(好吧我开始乱来了请无视)

或许从某些小角落 我们还是可以从中隐约窥及胡、张的影子

如“所有日光色路灯仍亮着但在冰白曦色里并不感觉到是亮着的。前社长呆望着那些路灯,像是冰块在冰水里的灯。”就仿佛脱胎于“梁家那白房子黏黏地溶化在白雾里,只看见绿玻璃窗里晃动着灯光,绿幽幽地,一方一方,像薄荷酒里的冰块。渐渐地冰块也化了水——雾浓了,窗格子里的灯光也消失了。”(张爱玲《沉香屑第一炉香》);“人要体露金风” 则是源自于《禅是一枝花》里的公案讲解

但是如果从总体出发 真的够了 就好像是走近看着眼角像外婆眉弓似舅舅的小女孩 站远了一看 原来早已成熟长大 女大十八变 有足自我风情

这本书确实给我感觉很复杂 徘徊在月光迷途小径上 四处试探而又有点无从发力 绝对无法偏爱 却也因如此而带来了许多思考 挺奇特的

最后小谈一下 个人最喜欢的片段是不结伴的旅行者(2)和巫事(1)这两个章节 有种飘摇的感觉
左边的左边是什么?
站在荒凉的边界上 一凑近 尖叫声杀然响起
0 有用
1 没用
巫言 巫言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巫言的更多书评

推荐巫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