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

ImaginaryBill
2009-09-19 看过
读约翰·欧文的《寡居的一年》正好是我三个月宅生活的即将告罄阶段(心理上),我还带着这本书一起走访了几个医院去治疗我椎间盘突出的脖子,一度到了舍不得看完的地步。

当然,最后我给它在豆瓣也不过是4颗星,但是它确实是一部非常出色的小说,某种程度上,我觉得它比欧文更为中国人了解一点的《苹果酒屋的规则》要有意思得多。

但是,千万不可相信印在书最后的小说的简介,那是一种大大的断章取义,完全不足取。此外,封底那些书评也唯有《今日美国》的非常到位,其它的都是泛泛之谈,不过村上春树对于欧文的一段评价,倒也不失公允。

曾经把小说的第一部分改编成电影的导演托德·威廉姆斯说他被感动得一口气读了183页(中译本共477页),我觉得有够夸张。坦白说,最开始的50页,小说远没有到十分吸引我的地方,当然也恰恰是这种精心的铺设给我造成的低预期,才让我对接下来渐入佳境、妙趣横生的故事发展以及出神入化的叙事技巧兴奋莫名。

所有的长篇小说都需要一点耐心去读完,至于故事究竟如何,还是要自己去读,别人讲是讲不出小说十分之一的奥妙的。据说,约翰·欧文写小说总是先把结尾先写好,所以我第一时间是看了小说的结尾:“别哭了,亲爱的,”玛丽昂对唯一的女儿说,“不过爱迪和我嘛!”当然,所谓欧文先写好结局,应该不是说先写了这么一句。而同样的台词出现在中译本第三页:趁露丝第三次尖叫前,母亲说:“别叫了,亲爱的,不过是爱迪和我嘛,回床上去吧!”最开始这一定让人怀疑,天啊,这该是一部多少无聊的小说,兜兜转转最后居然也就回到这样一句对白上。但是等看完后,抚卷回首,就觉得不虚此行了。

有人认为这欧文这是一部教人怎么写小说的小说,倒也不妨这样理解,这其实就是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明欧文有多么鬼斧神工的讲故事的本领,有加西亚·马尔克斯那种过去未来式的语法,有戏中戏的结构等等,不一而足,这个完全可以自己在看的过程中体会。

我最后想要做的,却是摘录。在我看来,一部长篇小说不仅仅是要有荡气回肠的故事和叙事,而是要有见微知著的细节,而我也恰恰就是一个很容易在某个小角落被打动的那种读者。

比如212页有一段描述露丝的第一人丈夫亚伦的文字:他用手指拈了几张露丝盘子里的芝麻菜。以他一向自命绅士——外加在纽约住过了一辈子,再外加练达人情世故——这种用餐方式实在不成体统。他会从每个人的盘子里拈东西吃——而且吃了还要宣布他不喜欢吃——食物好像也特别容易嵌在他的牙缝里。

简直太精辟了,一个人你再怎么去形容他的音容笑貌,也不及这一小段文字让人对亚伦其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文字中流露的一种幽默刻薄,真是让人喜爱极了。(总的来说,欧文是一个非常宽容的作家,我觉得)

再来一段,221页,是一段讲爱迪的文字:也许他不擅长道别。老实说,用“可悲”或“不幸”这种字眼形容他并不正确。他的谦卑已臻化境。露丝在日记中写道:“他把自我贬抑当作一枚光荣的勋章戴在身上。他一点也不滑头。”

故事到了第二个阶段,我很想知道爱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经过前面的叙述其实已经有了概念,但是这不经意的一段文字,把那种模糊的概念一下子拉到了清晰的视线里。

还有一些属于来自作家观察后的幽默总结,比如378页:大致而言,带儿子同行的父亲比带女儿的父亲容易勾搭。

这样的话其实有很多处,会让人忍俊不禁。

有的话则发人深省,这更不简单,谁会在读小说的时候去思考形而上的问题呢?比如427页:人若无怨无恨,那只能怪他们缺乏观察力。

我个人喜欢极了这句话,大概是对我自己愤世嫉俗的一个很好的借口吧。

同样的还有449页:有时爱迪就是因为同情心太过丰富而惹得麻烦上身。

摘录到此,更多可爱之处,也许要读第二遍才能发现,但是我退休前应该也不会读第二遍了,呵呵。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寡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寡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