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杀死过一只反舌鸟?

冰糖狐狸
2009-09-19 看过
这本书的第一遍基本是在地铁上看完的。这不是一个悬念迭出、情节跌宕的故事,甚至几乎没有爱情的描写(除非小女主人公与迪儿过家家般的结婚约定也算的话),但看书的每天都觉得路上的时间比平时要短。为了写书评又在短时间内重看了第二次,仍是看得津津有味,不忍释卷,好书的魅力自是无穷。
其实早在心行在天涯贴这篇译文的时候就开始关注,对于译文的争论也旁观了一阵子。翻译其实不低于一次创作,只是不需要痛苦地考虑通篇谋局的宏观大事,而更多的在词句语意的推敲斟酌上劳心。说比原创简单或比之艰辛都并非没有道理。心行说这本书翻译最难的地方是如何把小大人的口气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来,不能过于老气横秋,也有别于一般小孩子的天真。看完全书后,我深表赞同。作者完全模拟出了一个小孩子的视角,来讲述一段特殊时期一个相对封闭小镇上发生的日常小事,当然,其中还是突出了一件轰动的事情,那就是主人公的父亲阿蒂克斯为黑人强奸白人女子案中的黑人辩护。恰好那段时间正在看林达的《我也有一个梦想》,讲的正是美国种族问题。这是一段非常复杂的历史发展过程,即使时至今日,也没有人认为这样的问题已经被完全解决。但在那个时候,显然,为一个黑人辩护是触反了社会默许的规则,是极端可耻的行为。所以,即使阿蒂克斯在法庭上指出了所谓的“证据”中有那么多的疑点、说出了那样振聋发聩的申诉,还是依然落得败诉的结果。连两个小孩子的心灵都受到如此的激荡,明白到了事情的真相,为什么大人们就会如此的执迷不悟不分青红皂白?或许,因为,这两个小孩受到的教育主要是来自阿蒂克斯,他们也还未受到过多的约束,所以他们才拥有公平看待世界的心。
我固然为阿蒂克斯的那段发人深省的陈述而澎湃不已,(不自觉地让我想起当年看《法外情》《誓不低头》时,律师在临近结局时发出的正义凛然、痛心疾首的结案陈词,当时觉得这样的角色真的帅呆了,言语有力、充满激情、击中要害,足以唤醒人们的正义感与良知,让罪恶无所遁形,如今看来原型或许正是来自于这个南方小镇的律师),但更让我喜爱的是阿蒂克斯的人格魅力。我觉得他是一个近乎于完美的父亲,所有将要做父亲或已为人父的人都应该读一读这本书,从而了解一个称职的父亲该如何向孩子展现社会的真面目,该如何去引导他们发挥自己的天性。看着这一本小说,我总是不自主地羡慕小女主人公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
当然,文中除了阿蒂克斯,还有很多让人喜欢的角色,比如说是莫迪小姐,杰克叔叔,黑人佣人卡波妮,杜傅斯太太,还有那几乎没有正面出场的怪人德拉利。这些人物都本色地出演着小镇的故事。在每个地方,小孩子都总是会去关注所谓的鬼屋、怪人,对于那些人们并不熟知的事物,大人的反应是回避、试图掩盖,反而让不切实际的谣言得以散布经久不息,而小孩子则是选择冒险。书中讲述了三个小孩屡屡尝试揭开怪人的真面目,从树洞里收到可疑的礼物,莫迪小姐的房子被大火烧毁众人抢救而小女主人公身上不知何时被披上的毛毯,还有杰姆最后被怪人救下的惊险场面,怪人成为了书中贯穿始终的线索。反而作为书名出现的反舌鸟,则极的少出现,以致让人难免疑惑于书名的意义,直至第十章阿蒂克斯的一句话及莫迪小姐的解释才解开疑团:杀死一支反舌鸟就是一桩罪恶。(To kill a mockingbird is a sin.)怪人拉德利是反舌鸟,被冤枉并最终被暴力所杀死的黑人托马斯也是反舌鸟,书中的故事其实都在围绕着这两个人物进行,可笔墨甚少正面描写他们。这两条暗线与小女主人公的经历与所见所感的明线交织着,有条不紊地向你讲述着一个个不温不火的小故事,不觉得凌乱,不觉得乏味,看完总觉得体味到了什么,却又难以总结从中受教的道理。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匠心了。
2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杀死一只反舌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杀死一只反舌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