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我眼中的塔可夫斯基

张劳动
2009-09-19 看过
当塔可夫斯基写作《雕刻时光》时,他并没有把此书简单的作为一本关于艺术理论的书而写,而是在书中夹杂着关于记忆,关于时间,关于艺术家的责任。文如其人,手中捧着塔可夫斯基的《雕刻时光》,电脑中放着塔可夫斯基的7部长片和2部短片作品,体会着塔可夫斯基的光影想象。
塔可夫斯基对世界的认知是诗意的,他眼中的世界是一个个意象的拼合;塔可夫斯基对电影的认知是诗意的,他眼中的电影是对哲学思辨的影像表现。于是诗意电影从此而生,电影作为一种艺术而得到永生。在《乡愁》中,塔可夫斯基用他独特的电影叙事语言,使影片有着自身的诗一样的结构和诗意的影像,像是诗意的自由创造,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塔可夫斯基电影理念中对诗电影语言的追求。(1)塔可夫斯基通过诗化的联接,对时间进行了重新的整合,创造性地表达了他的电影思想。
塔可夫斯基的时间—影像理论的核心就是,“电影影像基本上是时光中生活事件的观察,依据生活本身的形态加以组织,并遵守其时间法则。观察是有选择性的唯有助于影像完成者才放入影片中,不只电影影像无法违反时间本性,加以分割截断,时间也无法从影像中被抽离。唯有影像存活在时间里,而时间亦存活在影像,甚至每一个不同的画面中,影像才能真正电影化”。(《雕刻时光》第96页)
观看《乡愁》的过程中,我发现,每看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我越来越靠近塔可夫斯基的电影精神内核。《乡愁》讲述了,一个苏联诗人在意大利寻访一位旧俄时代农奴音乐家的历史,并终于在乡愁的侵袭下客死他乡的故事。
  《雕刻时光》中说:“一切艺术的目的都非常清楚明确,就是要对艺术家自己,以及其周遭的人,阐述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向人们揭示人类之所以出现于这个世界的理由;或者,即使不予理解,至少也提出这样的问题。” 什么是艺术,艺术的目的是什么?塔可夫斯基的作品被称为“知识分子胶片写作的经典文本”,原因就在于,塔可夫斯基通过电影告诉我们艺术的存在,就在于让人们去思考,让人们感受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乡愁》中,主人公戈尔恰科夫手举蜡烛的那场戏,我们看到蜡烛的火苗,在风的吹动下,晃动着,摇曳着,仿佛一个人面对着整个世界的无穷打击,奋力的燃烧着释放着哪怕一点点地希望,“你要手持蜡烛走过水面,如果蜡烛不灭,人类就还有救。”一个将近十分钟的长镜头,戈尔恰科夫手持蜡烛走过干涸的温泉,两次,蜡烛都灭了,第三次,他终于走到了另一边,而这个时候,他也坚持不住,倒下了。这是他内心反复挣扎之后,无边的乡愁上涌吞噬了他的心灵。他得到了救赎,观众们也有所感悟。这场戏具有很强的隐喻色彩,塔可夫斯基通过主人公戈尔恰科夫把包括自己在内的背井离乡的俄罗斯人内心那种痛苦的挣扎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没有自身的那样的乡愁情节,会有一些人觉得晦涩难懂。我还注意到,《乡愁》中,有很多场景中都有水,水所传达的就是一种,时光的逝去,让人感觉到时间的流动。
塔可夫斯基认为时间—影像的关键因素是:“时间是我们的‘我’存在的一个条件,一旦人格和存在条件之间的连结遭到截断,时间遂如一种文化媒介,在需要消失时遭到毁灭。再者,死亡的那一刻,也正是个别时间消失的时刻,人类生命变成一种存活的人所无法感受的东西时,对周遭人而言,便是死亡。人类即是肉身,需要时间方能了解自己的人格存在……”
(《巴赫金全集》),塔可夫斯基将强烈的生命哲学,贯穿在自己的作品之中,时间与人格有了一种内在的精神联系。
观看《潜行者》,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这也是我所观看的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中,最为晦涩难懂的一部,我的理解可能过于肤浅,但是,我觉得是我最深处的感悟,人性的尊严,塔可夫斯基最想表达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主题,在《潜行者》中,“区域”代表了人类社会的黑暗过去,它偶尔被别人唤醒并以此维持对公共道德的控制。(2)“区域”其实就是缩微了的外在社会,《雕刻时光》中,塔可夫斯基谈《潜行者》时说,“我相信总得经历心灵危机才有治愈的可能。”。“区域”并未象征任何事物,并不比我电影里任何事物象征更多意义;“区域”就是“区域”,它是生命,有人试图穿越时,他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会成功。他是否能够成功通过端赖其自尊及分辨轻重缓急的能耐。”《潜行者》和《乡愁》又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非常怪诞的电子音乐常常不经意间出现,为影片创造出了一种不安的气氛。
除了以上的立论以外,我还想多说一些东西,几十年过去了,真正能够理解塔可夫斯基电影的人还有多少呢?在这个充斥着各种各样诱惑的时代,在这个纸醉迷津的当下,物质对于精神,是正作用多还是反作用多呢?我们常说没有物质基础怎么去追求精神境界,“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然而,富起来的人们,他们的精神境界就会变得良好吗?我怀疑反思,正如孤独的看着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一样。
塔尔科夫斯基只活了五十四个年头,留下七部半作品,平均三至四年才拍一部。这在我们如今的世界与环境之下,几乎就是不可思议的。然而任何一个见过他作品的人,一眼之下必定难以释怀——倘若怀疑电影究竟是否具备艺术性,塔尔科夫斯基就是最好的一个例证。人们总在说商业电影如何如何,塔可夫斯基“没有说什么”,他的电影安静的摆放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不论何时,总会有人拂去上面薄薄的一层灰迹,去欣赏这位电影诗人的杰作。
《雕刻时光》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让人久久难忘:
  有位和尚,一步一步、一桶一桶地把水挑上山去为枯树浇水;默默相信他所作所为有其必要,他未曾片刻动摇他的信念,相信他对上帝的信仰有着神奇的力量。他活着目睹了那奇迹:一天早上,那棵树忽然活了起来,其枝桠上覆满了幼嫩的叶芽。
(1) 诗意何为?——塔可夫斯基与诗电影回眸,电影评论 廖嘉良
(2) 塔可夫斯基的时间 颜子悦
(3) 《雕刻时光》塔可夫斯基
(4) 豆瓣网—电影知识
2 有用
0 没用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雕刻时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雕刻时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