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花木兰、祝英台都不是骗人的

就是
2009-09-18 看过
    明史,后半段提到俩姑娘:

  1号:韩贞女,元末明玉珍据蜀,兵荒马乱,韩姓贞女担心被掳掠便伪装成男性,还被迫入伍当兵,一连在军队里行军作战达七年之久,都没被人发现是女的。后来在云南遇见了久别的叔父,和叔父一起返回成都才恢复了女儿身。

  2号:黄善聪,娘死得早,她爹是卖香料的,为便于把她带在身边便把她伪装成了男人,后来她爹去世了,她继承了父业,改姓名为张胜,与同为贩卖香料的李姓男青年李英结伴同性,相处一年多李姓青年也未能察觉出好为女性。后黄姓女青年去南京看望姐姐,姐姐替她改装恢复了她的本来面目。

  七年,先不说这俩姑娘演技有多好,她们得有多平坦啊?啊不,这不是重点,这俩姑娘长得得有多粗犷啊。靠,我有点儿乱,词不达意,我想说的是,春哥也不可能……唉,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个……

  据小白在《好色的哈姆莱特》中所言,大名鼎鼎的“圣女”贞德在1431年鲁昂的宗教法庭受到审讯,各项指控中最重要的一条却是她穿着男性服装,在教会施加的强大肉体精神压力下,贞德承认那是一种罪过,为穿男装的行为忏悔并接受教会要求她永不再穿男装的禁令,但是几天后,贞德又推翻了她的认罪,再次穿上男子服装,这一次教不再宽恕而是直接把她送上了火刑柱。

  过了几百年,1909年罗马教会对贞德施行了宣福礼,1920年又将其封圣,但至今历史学者们仍然在研究贞德的性取向,她是同性恋?两性人?或者易性癖?因为贞德在她的一生中不断向别人强调她的——贞洁。

  明史上这两个姑娘的故事也是以“贞洁”来结尾的。

  1号韩姓少女于洪武四年嫁给了尹家做儿媳妇,仍还是处女,所以成都人都称之为“韩贞女”——合着韩姓少女没名字。

  2号黄姓少女在南京的姐姐起初不肯与她相认,还骂她丢人,但黄姑娘向姐姐保证虽然与男子在一起生活过但并无越轨行为,并经其他妇女检查,证明她确实还是处女她姐姐才替她改的装。

  如果说1号韩姑娘是讲的花木兰的姑娘,那2号黄小姐讲的便是祝英台的故事,不过没那么惨。

  那个香料贩子李英听说了黄姑娘是女儿身的消息后赶快让他妈托人去向黄姑娘求婚,黄姑娘起初坚决拒绝,说若嫁了李英,“瓜田李下”的就永远说不清了。任谁劝也不听,上演苦情戏码。后来这事惊动了官府,据说官府很感动,代李英行聘,黄姑娘才终于答应与李英结为了夫妻。

  这俩姑娘或者说这五个姑娘就这样青史留名了。

  可我不禁还是要畅想:到底啥样的姑娘能成天混在男人堆中楞不失身呢?

  靠,亵渎了。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白话二十五史精编(修订本,上中下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话二十五史精编(修订本,上中下三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