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凉而寂寞的爱

上官婉卿
2009-09-18 看过
最早看到的萧红的文章,是《小城三月》,讲述东北一个端庄的小镇里,一个女孩子温柔而隐秘的爱,萧红的笔调清清淡淡,不刻意渲染,却传递出了无尽的伤感。与张爱玲的浮金焕彩的华丽气象不同,萧红笔下是一派近乎稚气的天然,像一个孩子无心的讲述——那个孩子就坐在姥姥家的门槛上,没心没肺地绕着舌,可是沉重与悲哀终于从言语间带了出来,那个孩子的脸,也被阴影遮去了一半。

那是一个美丽女子在这春的悲哀与爱的祈盼中柔肠寸断,那个笼罩一切而又窒息一切的无边夜幕。

翠姨很美,美的有点忧郁,讲起话来清楚的带着一种感情。喜欢的她不轻易说出,好像天底下没有一人值得听她的告诉……翠姨常常的感到寂寞,她妹妹的出嫁更让她伤感自己的将来。翠姨常为此落泪,她始终感到自己的命运是不会好的:未曾读书;现在已订了婚,是一个人的未婚妻;她是出了嫁的寡妇的女儿。

翠姨喜欢哥哥,但她也没有表示出对他特别的好,只是喜欢听他讲故事,羡慕他读过书。她把强烈的爱情压在心底,甚至被她热烈挚爱着的哥哥也不知她缘何悲寂难耐。更可悲的是,那位哥哥此后提起翠姨,“虽常常落泪”,却不知翠姨为什么死,“大家也都心中纳闷。”这是怎样的“恋爱”啊!执着地爱着一方,却从来没向被爱的一方吐露心曲。直至爱火将人折磨至死,被爱着的人却不知其生命之火为何而熄。在这爱情里,没有心灵的撞击,更没有如宝黛、梁祝那样被人拆散的曲折。而是一切都窒息于心底,一切都随着生命之火的泯灭而悄然而逝。“她的恋爱的秘密就是这样子的,她似乎要把它带到坟墓里去,一直不要说出口,好像天底下没有一个人值得听她的告诉。”

一想到那个又丑又小的男人,她就恐怖,拼命地糟蹋自己的身体,宁愿死得更快一点好,也不愿意嫁过去,那是不从心的,无论如何。临终前,她说:“我小时侯,就不好,我的脾气总是,不从心的事,我不愿意……这个脾气把我折磨到了今天了……可是我怎能从心呢……”翠姨走了,在小城的三月,只因为春天的命运就是这么的短。而她临前的那句话“……其实我不像他想象的那么苦呢,我也很快乐……我心里很安静,而且我求的我都得到了……”这对生命的最后哀怨,何不就是萧红自己的悲叹呢?

萧红的一生,是不断寻找爱又不断失望的过程,命运只是让她不断地从异乡又奔向异乡。一生孤寂,我行我素,少年时便渴望逃离重重的藩篱,而今重门已深锁,十多年了,一生中再也未曾去推开,故园的风雨只在记忆中浮现。那童年时的呼兰河小城,于此刻孤身痛苦的萧红来说,是一种多么美好温暖的回忆。萧红明白过来,人生中除了冰冷与憎恶以外,还有温暖和爱。此刻她多想向家道一声感谢,说一声思念。“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在世俗的热闹中看到人生悲凉的萧红,感到人世残阳的温暖与光明。

小城的三月,有些欢乐,更有些悲凉,一种让人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无奈。有些事情,明明知道结果是不会好的,可是人却无法改变,只能看着它死去…….

这是萧红最后的一部作品。她弥留之际,才脱下了那副天真热情的面容,写道:平生遭尽白眼,身先死,不甘、不甘。
她心灵里的寒逼出来,灵魂终于孤单单徘徊于天地。
7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小城三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小城三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