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狮子妈妈

663Ö_Ö
2009-09-17 看过
在地铁上看新一期的《鲤:因爱之名》,写给父母的。看的时候不断想起妈妈。

我从小被她打。三四岁的时候屁颠屁颠跟着邻居哥哥,他嫌烦不带我玩。哭着跑回家,妈妈听到原因,抬手就一个耳光,说我没志气,拉着我去找那个哥哥,也给他一个耳光。之后再没和他说话,觉得丢脸。

说谎被打,偷东西被打,吃饭吃得慢被打,不吃猪肉和鸡蛋被打,打不开家门被打,家门钥匙丢了被打,睡不着滚来滚去被打。童年似乎总和挨打连在一起,狮子座的妈妈给我烙上铁一般的印痕:凶残和霸道。

曾经充满怨恨的想过长大要报复她,因此离开她去上大学的时候没有丝毫留恋,反而有种解脱的快感。

她每天给我打电话,让住在同一个城市的小舅舅每周来看我。相隔千里,我仍逃脱不了她的控制。

终于有一次在电话里爆发,我挂断她的电话,再也不接。

那天晚上,小舅舅来学校看我。我知道必是妈妈的授意,打定主意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动摇。

他说:“你妈妈的确很霸道。”我不作声。他接着说:“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性格吗?”

就知道他要开始说些陈年往事,妈妈吃过多少苦之类的。我还是不作声。

“你知道我们很小的时候,外公外婆就被打成右派送去劳改了,”我是知道,她带弟弟妹妹去拾牛粪砍柴挖石头养家给外公外婆送饭,听过几百遍了。“大舅舅在学校被欺负,说是地主走资派的儿子,但回家什么也不说。有次被打到流血,被你妈发现了。第二天她一起去他班上,带着一块砖头,直接砸在打大舅舅最凶的男生头上。她被学校处分,但没人再欺负你大舅。她那时候上初一。”

我想起那个不带我玩的邻居哥哥。想起妈妈那时的心情。

小舅继续说:“你妈妈一直在班上成绩最好,什么都争第一。可是家里成分不好,不能上大学,只能下放,下放挣的钱还要攒着寄回家给弟弟妹妹。有次过年她为了省路费,不回家。所有的同伴都走了,一栋大房子只有她一人。她也害怕,就放了把步枪在床头。半夜她听见屋顶有声响,有个人在从天窗往下爬,她大叫,那个人继续爬。黑漆漆的,也不敢去点灯,她抓起床头的枪,朝天连开了两枪,把那个人吓走了。你妈妈说,她好长时间都坐在那不敢去开灯,就紧紧抓着枪,全身发抖。哭都哭不出来。”

我背过脸去,拼命忍住让眼眶里的液体不掉下来。不记得舅舅还说了什么,也不记得后来是谁先打的电话。我只记得,那天起决定原谅她,那个年代给她的伤痕,只能用爱抚平。

她却再也没骂过我。之后我大学毕业,辗转几个城市,离她越来越远。她越来越絮叨,只知道问今天吃了什么菜,下一顿吃什么,这样琐碎的事。有时候很忙,很不耐烦的接电话,她就很抱歉似的挂掉。工作上遇到难以抉择的问题,我总是想拼那个最困难的,她会说,不要太辛苦,累了就回家,家里也很好。

有天看到一篇分析狮子座的,最后一段写到:狮子座的母亲是最好的母亲之一,在广博的母爱之外,他们能灌输给孩子豁达的品质和坚强的性格。与巨蟹妈妈毫无理性的爱不同,狮子妈妈无论多爱自己的孩子,鞭策是从来不停止的。

而我的妈妈,曾经“凶狠”的母狮子,已经变成了最温柔的巨蟹。
1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鲤·因爱之名的更多书评

推荐鲤·因爱之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