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劳的不只是爱

maple
2009-09-17 看过

并不是期期必看的忠实读者,《鲤》和我所记得的那个张悦然好像有点差距,是细腻而敏感的笔触,但越到后来就越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就像是所有你渴望深埋心底的阴暗被他人用精致的词句一针一线勾勒出来,如鲠在喉。 因爱之名这一期是我喜欢的主题,很多人说的那些遗憾我都没有。听父母乃至祖父母说那些远去的故事,是自己儿时的爱好,更多时候都是他们失去了叙述的耐性或是不想解释太多那个年代的不公与荒谬,剩下年幼的我和满脑的问号试图拼凑出那些残缺的故事。 这是我所记得发生过最荒谬的一幕。二十年后,他们和我坐在饭桌前争论鲫鱼究竟蒸多久才最合适。 我常常期望听到一些抱怨或是愤懑,但是他们都有着一致的口吻,那个年代发生的事只有那个年代的人才懂。我知道这并不是宽容而是一种莫大的忍耐。但我更庆幸的是,他们没有因为时代而留下灰色的印记,甚至我常常有一种错觉,他们在看着我长大,而我在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向年青,当然我指的是心态。 因爱之名里,从别人的笔下看到了很多父母曾经的影子,我不想写下来。以前一直以为写下来是为了记得,到后来才发现写下来是为了更放心地忘记,所以舍不得放下那些亲密的证据,也舍不得用拙劣的辞藻去翻译那些复杂的心情。 我很喜欢卷首语说到的那个词组。这也许是一个徒劳的主题,尝试去复制一段历史或是一段关系都是愚蠢的尝试,因为爱永远是最无法说明或证明的一件事。像空气一样,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只要失去了,全身心都会让你知道失去它是什么样的感觉。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鲤·因爱之名的更多书评

推荐鲤·因爱之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