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园子的事

2009-09-17 看过
王澍觉得 园林最盛的明清 却失了幽意 童明 老董他们也都说了话 大抵是不太同意

可是我知道王澍想说什么 成熟了 繁复了 有法可循了 转来转去的真有意思 空间也变幻了 景致也四时不同了 可是坐下来 待会 想事的地方就不知道在哪了

要不就是被限定了 被所谓的诗意框住了 每一处都套着前人绝顶的字句 要么信手拈来要么处心积虑 贴切至极 境由心生与那题字书匾所言竟然息息相通 可是 那又怎样呢 最高的东西真的不是机巧能得来的 那个肯定不在空间里不在趣味里 在别的地方

唐宋的东西留下来的太少了

听人说拙政园是最没意思的 我没去过 不敢多说什么 拙政园疏朗 又建的早 可能追求的不是精妙 不是让游客有意思 可能没有别的那么对得上被传授的种种造景妙处 没有细考 我也说不准 就是一猜 到时候看了再说

还有些话深得我心 写园子写的最好的书 肯定不是《园冶》而是《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却不是写园子的 是写生活的

就像我喜欢 今已亭亭如盖矣 只一句 项脊轩二十年历历在目 不用说别的了
1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园林与建筑的更多书评

推荐园林与建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