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读《情爱论》有感

YourONE
2009-09-17 看过
    这是一本建立在马克思唯物主义基础上的、浪漫主义的爱情颂歌。

    很多人一看到马克思就头疼,这其实是在长期意识灌注下的逆反情绪作祟。扔掉大部头的著作,踏踏实实地看点马克思的文章,你会发现,这个大胡子远比书本上写得更加有血有肉,更加生动。总之,我十分崇拜他,无论是它的文笔、它的理论构建能力,还是他的人格魅力。

    瓦西列夫的《情爱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但同时又是颇具浪漫主义色彩的。在行文中,我们不时的会看到“理智的油膏”、“爱情的金线”等等形象生动的有时让人拍案叫绝的比喻,而作者在伦理学、心理学、文学、社会学等领域中的旁征博引又让整本书显得色彩斑斓,可读性极强。但是,我疑心这也是该书在理论上的弊病之一,大量选取文学作品中的例子必然会降低理论的可信性。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也是我喜欢该书的原因之一。

    这种喜欢,从引言就开始。

    “在这本书里,我们打算谈谈爱情,就是像一道看不见的强劲电弧一样在男女之间产生的那种精神和肉体的强烈倾慕之情。”原本因无聊翻开PP哥推荐的这本颇有历史的书(1987年的版本,PP哥,你家里还有其他宝贝吗?)的我,猝不及防地被引言里的这句话绊倒了。经典的书从第一句就开始。

     在引言中,瓦西列夫提及的一段小事,让人不禁莞尔:

     “1935年出版的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原子’一条只占3页,而‘爱情’一条却占了11页,这真可称之为浪漫主义的时代!但是,1966年版的同一部百科全书显然破坏了这个平衡:它慷慨地给了‘原子’整整13页,而‘爱情’只占1页。”

    在这则例子中,瓦氏实际上表达了对科学技术发展的副作用——人的感情的贫乏现象的担忧。

    大学时代,慕苏菲玛索全裸出境之名,在宿舍看了安东尼奥尼的《云上的日子》。除了苏菲玛索的玉体外,印象最深的是一则小故事:有人顾了一批短工帮忙搬东西,半路上工人们突然不走了,这人很生气,问他们为什么不走,工人回答道:我们走得太快,把灵魂丢了。

    前段时间看了部据说引起了宗教争议的影片——《天使与魔鬼》。其中最后被证明原是最大大反派的、颇具悲情色彩的电眼大帅哥说了句令人深思的话:科学是个调皮的孩子,宗教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拉他一把,告诉他,你跑得太快了(大意)。”

    当然,把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和火刑柱说成是对调皮的孩子的小惩罚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且不人道的。但科学有时候的确太快了点。它在带来“叮”地一声的神奇、大大便利了我们的生活的同时,让我们却失却了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慢慢地、细细地品尝的。

    比如蓝天白云,比如传统文化,比如面对面地亲切……

    然而科学的“快”和我们生活的中的一些“慢”并不存在必然的矛盾,只是我们是调皮的孩子,一时跑错了方向而已。

    哲学领域有从主体性到主体间性的转折一说。前者建立在主体——客体的两分法基础上,忽视主体与客体、主体与主体之间的关系,除了“我”,就是“他者”,这极易导致一种唯我论和人类中心主义,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科学进步导致了种种环境问题的社会问题。而主体间性则更重视一种互动,一种主体与主体,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这种转折是从更高的理论层次的一个有益的变化。

    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人们也开始了对人文科学的侧重,期望借文学、音乐等艺术形式来拨动人类最温柔的心弦,使我们的心灵不至于过度冰凉和封闭。我相信艺术的魅力,我相信能用心去品读一本书、倾听一段音乐、欣赏一段舞蹈的心灵一定比其他心灵更容易感动,更容易温暖,更容易爱,而更不容易恨。

    这一转变会不会太晚呢?尽管现实中充满了令人沮丧的事实,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至少北欧地区后工业时代的生活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那种舒适、飘逸的生活来自对于科学、经济、人性的再认识。
5 有用
1 没用
情爱论 情爱论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情爱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爱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