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读后

书鱼知小
2009-09-17 看过
《与古为徒与娟娟发屋》题外

   苍先生因为是博士生导师,所以可以到62岁办理退休。闲下来的苍先生开始在家里舞文弄墨,尽管几十年从事的专业是海洋地质学,但苍先生一直喜欢写写画画,年青时临过隶书碑帖之类,用他自己的话说,临写最多的是“文革”时临写“毛体”诗词。在家里涂抹了一段时间后,苍先生觉得自己还是掌握不了书画的要领,决定上老年书画大学。结果在老年书画大学,让苍老师遭遇平生不多的几次训斥。这让我当时很尴尬,我觉得苍老师有此遭遇与我有关,因为我当时一个劲地鼓励他不要临帖临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又不是去当啥书法家,自己写着舒服就行了,写顺手了不就成了自己的“苍体”了吗。苍老师让我说的也有些同感,结果他在老年书画大学上交的作业,让书法老师大发雷霆,那位老师是位书法家,怎么证明呢?其一,那位老师的身份是市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其二,那位老师在文化宫从事的工作就是“书法”创作。书法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大多是苍老师单位的老同事)的面,训斥苍老师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历史上的大文化人啊?你看看你写的是什么?说隶书不是隶书说楷书不是楷书……老师最后严肃地说:我不管你在单位里是啥身份,你就是再大的教授,到了我的班里,也要老老实实地临帖临碑,你只有老老实实临好了古人的书法,你才能掌握一点入门的功夫。此事给苍老师很大的影响,跑到书店里买回来许多碑帖,照着书法老师的话,认真临帖临碑……
在读白谦慎的《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一书时,我常常想起苍老师学书法的遭遇来。读此书让我不时地笑出声来,之所以发笑,是为书中的一些举例,生活中的许多例子和那个虚构的故事——王小二的“普通人书法”,尽管此故事是唯一的虚构,但我觉得却非常的真实,道出了当下“书法”的现象和问题。此书让我深有同感的就是白先生在书中所提出的几个问题,譬如什么是书法的经典?一种本不属于经典的文字书写载客何种情况下才有可能成为书法的经典?当古代“穷乡儿女”的字迹被当代一些书法家奉为圭臬时,他们为什么对当下类似的书写却不闻不问?白先生此书不是从理论到理论,而是从生活到提问,与其说这是一本关于书法问题的艺术评论,不如说是一本关于书法经典问题的专题采访——所谓采访其实就是作者本人根据体验和观察的自问自答。从挂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里出自吴昌硕之手的篆书刻匾“与古为徒”,到重庆郊外某处路边不起眼的一个小理发店的油漆招牌“娟娟发屋”,从“古代的光环”,到当下普通人的“意趣书写”,作者以妙趣横生的行文书写了当代书法的怪现象。
古代某一普通人拙劣的书写,或者某一不通文墨的石匠照字随意在石壁或石碑上的雕琢,经过上千年时间的洗礼,侥幸留存下来的,就成了珍贵的书法,也成了令人仰慕的碑刻。这在敦煌藏经洞中的敦煌书法中就有大量这样的书写——当时某些“王小二”的练习,但在今天都成了比那些工整漂亮的“写经本”更具书法“意趣”的书法,而某一石匠从他缺笔划的壁上雕琢中可以知道他并不认识字,但就是他的刻工,现在成了石刻文字的“意趣”。让这一切成为“经典”的就是时间的长河。从这不难想象,今天的“王小二”们的书写与历史上的王小二相比,在书写上又有何不同?
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