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怨伶 内容简介

文艺小青年
2009-09-17 看过
倾国怨伶  


  讲述了以尚轩、婳铮为主的古代众神经历几次轮回的爱恨生死。
  上古水神婳铮投生为唐代定国公主李盈,因天生具备异能而被隔离于世,后被父王一时意气杀害,满腹哀怨,转世后来到现代,但是仍然逃不出命运的错位安排,复活的李盈开始追杀来生蔚咏倩。尚轩作为先知和众神之首,竭力要把各人的命运引向正轨。后来精力耗尽,行将消失之前把重任交给了火王仲天,于是就有了续集《火王》。
  

========================以下是《倾国》的小说版===================================
  远古时,神祗为了支撑天地打造了镇邪七镜,每一面镜子都代表了自然界的一种力量。后来,神祗收回了其中的4面,其余三面则失落在人间。。。
  开端
  曾几何时,在我的梦中,开始有一位少女不时出现,她身着华丽的古装,高雅而美丽,与她常是抑郁的神情成了对比。。。。
  本书的主角,蔚咏倩,美籍华人,正值二八芳龄,除了老做一个怪梦外,她一直都过着很普通的生活。
  一天,她父亲的好友,名记者罗伯特来信,叙述了他在中国探访时,驾车迷失在山区,意外的发现一坐古城,似乎年代久远,又无记载,立刻引起了咏倩父亲的兴趣,他带着咏倩以及和咏倩一起长大的爵文前往中国。
  经考查发现这是一坐公主陵-唐灵陵,在咏倩的误打误撞下,他们发现了地宫的入口,那是一座华美的下宫殿,埋葬着一位历史没有记载的公主,入口的石碑上刻着---爱女,大唐定国广玉公主李盈之墓----唐高宗.好奇的咏倩和爵文兴奋的东看西看,发现在棺材的正上方放着一面古铜镜,古拙而典雅,闪耀着一股奇特的光芒。可是由于不小心,咏倩和爵文竟使铜镜掉进了地宫的更深层,找不到了。。.在地宫里还发现了这位公主的画像,画着一位美丽非凡的少女,站在开满青莲的水面上舞动着满天的飞花,大家在赞叹之余不禁奇怪,这么美丽的公主怎么会在历史中消踪匿影呢?然而,更令咏倩大吃一惊的是,这位公主竟然就是自己梦中出现的少女,这真是一个另人胆寒的巧和。。。根据碑文记载,公主李盈有特异的能力,她能使花在空中飞舞,在水上来去自如, 还能穿墙越壁,死时只有16岁。咏倩觉得,李盈既然有这常人没有的能力,为什么年纪轻轻就香消玉陨呢,这里一定有原因。用仪器探测棺材后,大家惊讶的发现,李盈的遗骸竟然保存得完好无损,好像睡着了一样,完美得另人害怕,连陪葬的花也象初放时一般鲜艳。可是,当天晚上,两名看守被人杀死,遗骸也失了踪。而此时的咏倩却发现自己梦中的少女,广玉公主李盈正站在窗外,用一种冷彻的眼光看着自己。。。。
  我所爱的世界,满枝丫的花与叶,满庭园的蝶与梦。我爱大家,也相信他们爱我,那是一个缤纷的花季,如今却已化成不知去向的珍珠散去。。。那一点点数不清的珍珠却是我昨夜的泪,我似乎做了很长的梦,梦的那端,我在花从中,在青莲池畔。在血迹中哭泣着。如今,梦醒了,我的血也停止了匆匆的行走,而我沉眠的泪却依然存在,要用血来偿还我对你们的感情,你们将会知道不尽的怨恨是什么滋味。。。
  李盈似乎带着对过去的怨恨而复活,并不顾一切的想至咏倩与死地。是什么原因 让李盈复活,李盈又为什么一心想杀自己,咏倩心中充满了疑惑。李盈的力量十分强大,不受时空的阻碍,咏倩只有逃命的份。一次咏倩在情急之下,竟和李盈一样穿墙而过。。。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咏倩一行人在咏倩父亲的朋友小吴的引见下去拜访一位叫尚轩的先知。原本以为所谓先知一定是胡子长长的老头,没想到咏倩见到的尚轩却是一位20出头,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他的身上有一种特异的气质,一种现代人不可能有的气质,这种气质给咏倩很强烈的震撼,这感觉令咏倩熟悉。尚轩在见到咏倩的那一瞬间似乎就已经看清楚了咏倩的本质,他轻轻拨开咏倩额前的头发,在咏倩的额头上露出一颗泪型的朱沙痣,那是一颗和李盈一模一样的朱沙痣。尚轩告诉咏倩,李盈乃是咏倩的前世,由于命运的脱轨,她穿越时空而来,使得前世与今生意外重叠。尚轩一开始并不打算介入,他觉得只帮咏倩一方有失公平,而且他感到李盈虽化为鬼魅,但她的心中似乎仍有着一个憧憬。
  唐灵陵的碑文全部翻译出来了,记载着李盈的一生。李盈乃是高宗的爱女,自幼体弱多病,皇后将她移往离宫-寒伶宫,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她自幼甜美可人,很得皇上宠爱。可是有一术士却说她是妖邪,还让皇上见到了李盈残忍嗜血的一面,高宗一怒将她杀死,然后把寒伶宫改成唐灵陵。 咏倩看完碑文后,不可抑制的泪流满面,她虽然对前世毫无记忆,然而心中莫名的酸楚却告诉她,碑文上所记载的并不是事实。碑文还写着,在地宫还放着一面镇压公主的铜镜,这铜镜据说是上古神器名为炎镜,看样子到很象被咏倩和爵文弄丢的那一面。。。
  我不在乎有没有来生,也不在乎命运的补偿。我只是在等待一个遥远的答案。轻踏着青莲池水,点数着水上的浮叶,截一段轻拂而过的微风。。。这是我记忆中的风景。
  对于李盈追杀咏倩之事,尚轩表示自己有禁忌,不能直接对李盈出手,只能尽力不让她受李盈迫害,并告诉咏倩,要想制服李盈必须找到镇压了她1200年的炎镜。然而尚轩并不想使用炎镜来对付李盈,那毕竟是最后的手段,象李盈这样一柔弱的女孩,竟为了抗拒命运而苏醒,她迫使自己迷失在绝望和憧憬之间。她真的怨恨父亲和所有的人吗?或者在期待找回什么?尚轩决心一定要匡正这则命运,他来到公主陵,把埋藏在李盈记忆深处的影象呈现在她的面前,那是一个身穿盔甲,手持利斧的青年武士的幻影。李盈向那幻影微笑,“啊,是昊月,好奇怪的感觉,曾经是那么熟悉,他似乎在很久之前一直在我身后,默默的保护着我。他是我的侍卫,我所知道的世界除了父皇母后,只有他与我最接近,一个象兄长般的男人。。。”
  而另一方面,咏倩为了弄清自己的命运也决定再次前往公主陵,然而她并不想连累父亲和爵文他们,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而自己也不能一直依靠尚轩。一想到尚轩,咏倩的心就难以平静,与尚轩相遇的情景总一幕幕在眼前重现,尚轩对她说过的话也总在耳边回响。咏倩突然意识到,不知不觉,自己的眼睛竟一直在追寻尚轩的身影,虽然自己并不甚了解他,但咏倩似乎能看见尚轩思想中的一轮宇宙,而尚轩的双眼似乎超越一切,看着无边无际的远方,咏倩迷惑了。到达公主陵,咏倩乘他人不备,独自向地宫跑去,爵文非常担心,在后面紧紧追赶, 咏倩一急之下竟再一次穿墙而过。可是不对,她无法停止,一直往地宫深处坠去。她的身体似乎可以和任何物体融合。咏倩在心中呐喊:“怎么办,我无法控制这股力量,我会降往何处?谁来帮我!拜托,拜托。。。”“公主!是你在呼唤我吗?公主,公主,你在哪里?我答应一生一世守护你,一生一世都不离开你,只有你的呼唤才能使我从沉睡中苏醒。。。”回应着咏倩无声的呐喊,沉睡在地宫最底层的持剑将军昊月醒来了,他手持利斧,劈开阻挡在他面前的宫墙,走到昏迷不醒的咏倩身边。“公主,我能靠感觉找到你,一向如此。”昊月抱起咏倩,“不,不是公主,完全不一样,可感觉又是同一个人,她是谁,是她使我苏醒的吗?不可能,除了公主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呼唤我的。” 昊月的心中有着一连串的疑问,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只要一接触到咏倩,昔日的景象就回涌现在眼前。
  此时,追赶咏倩的爵文也来到了地宫,竟与昊月碰个正着。在这个连个陪葬的兵马俑都没有的地宫中,突然冒出个将军模样的人,也够让爵文吃惊的了。不仅如此,爵文一见到昊月就觉得他与尚轩有着极相仿的气质,在一瞬间爵文竟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整件事似乎越趋复杂,难道脱轨的命运不止一则?咏倩,李盈,昊月,尚轩他们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昊月见到爵文,眼中杀气顿生,“盗墓者!”昊月举起斧向爵文砍去。正在此危急时刻尚轩及时赶到,挡住了昊月的攻击,昊月杀气更盛。当咏倩醒来时,尚轩正与昊月打的难解难分。然终究尚轩更胜一筹,昊月被打翻在地,头盔也飞了出去,这时才发现昊月的额上竟还戴着一个奇异的铜环。尚轩走到昊月面前,抬起他的脸仔细端详,尚轩惊异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透他的过去未来,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跟着李盈脱轨的命运一个个的出现了。与此同时,昊月也在凝视着尚轩,心中那种熟悉的感觉有涌现了。他们彼此对望,都感到,在很久以前,仿佛在他们之间一直停留着一个另人迷惑的影子。昊月觉得,眼前这个人一定也和公主有着很深的关系。尚轩的目光最终停在昊月额上戴的铜环上,他顿有所误。然而,昊月乘尚轩分心之季,拾起利斧向尚轩挥去。。。
  当我知道了这个天地自然的未来,我就下定决心,这是我的错误,我准备抛弃一切,包括停留在心中久久不能拂去的倩影。。。以及自己。
  地宫外突然下起了暴雨,空中电闪雷鸣,轰隆大作,地宫内的气氛也分外紧张。受到昊月猛烈的一击,尚轩顿时血流如注。尚轩万万没有想到,昊月的利斧竟有伤害自己的力量,因为这世上应该不会有任何东西能伤害他的身体,而昊月额上的铜环又有什么玄机?还有什么是自己没有计算到的?看到尚轩受伤的样子,咏倩心如刀割,她情不自禁的抱住身受重伤的尚轩,泪如泉涌,强烈的意识到,尚轩他或许会死。看着这样的咏倩,尚轩心潮起伏:“难道那段往事又要重演?你不该记起任何事,包括我们共有的记忆。我知道自己不该和她见面,也明白她对过去已毫无记忆,虽然她容貌变了,但感觉还是一样,即使她化为一草一木我都可以认出。虽然我极力想要匡正这则命运,而我却无法伤害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尚轩再也支持不住,他消失在咏倩的怀中,这一刻,尚轩也大约知道了那利斧的来由了,在这个世上,能打造出那种兵器的只有一个人。。。看着尚轩的消失,咏倩心中升起了不可抑制的悲伤与愤怒,她坚信,在往昔的宿命轨道上,他们曾经有过重合点,她已在心中渐渐寻到了记忆的轮廓,可是尚轩却在此时烟消云散了,而造成他消失的正是眼前这个人。
  正当咏倩对昊月的愤怒一触即发时,地宫中突然发生强烈震动,随着震动,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面刻着龙纹的墙,墙的中心镶嵌着的竟然是炎镜。然而咏倩感到这面铜镜虽然看起来和以前那面一样,但却有着不同的光芒,到底哪一面才是炎镜?正当咏倩吃惊时,铜镜突然发出强烈而奇异的光芒罩住了咏倩,在那光芒中,咏倩又看到了好久未曾梦见的前世景象以及那舞着花的广玉公主。当光芒散去时,爵文惊异的发现咏倩竟然消失在那光芒中。昊月把铜镜自墙上取下,惊喜的想;“这就是师父要我找的炎镜吗?师父说过,炎镜能达成我的任何愿望,只要能让我再见到公主,无论那是什么力量我都感激它。” 当咏倩自光芒中醒来是,发现自己正和尚轩在一起。尚轩告诉她,她所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本体,还告诉她,他们正在回忆的神水迷宫,可以看得见过去的神水迷宫。在这里,咏倩终于了解到了有关自己的前世,广玉公主李盈的那一段悲情过往。
  时空是可以超越的吗?命运是可以掌握的吗?那人手中耀眼如镜的光轮,是不是可以开启一切奥秘的锁轮?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李盈从来都不知道,她虽然受封定国广玉公主,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女儿,但却从未踏出寒伶宫一步,连兄弟姐妹也从没见过。李盈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她能飞,能在水上行走,就是这个原因,她的母后以她体弱多病为由将她单独迁往离宫,并告诫她,即使在父皇面前也不能展现她的特殊能力。对于母后的话,李盈一直都是照着做的,尽管心中充满了疑问。离宫的生活虽然寂寞但也很快乐,因为有他,有昊月在。昊月很小的时候就被他师父送进宫,由皇后亲自安排在李盈的身边保护她。昊月对李盈太好了,对于李盈的特异他既不惊奇也不害怕,总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守护她,陪伴她。李盈简直一刻也离不开他,每当昊月要出宫去拜见他师父时,李盈总是撒娇耍赖的不让他去,而面对这样刁蛮可爱的公主昊月也总是束手无策。李盈常这样对昊月说:“我有两个皇兄,一个御妹,可我从未见过他们。昊月,我听很多人说兄长都很疼爱妹妹的,你一定很象皇兄,因为你对我很温柔。”对于李盈这样的说法昊月总是不置可否。就象李盈对自身的特殊感到迷惑一样,昊月也对自己的身世有很多疑问。他的师父曾告诉过他,他是天人临世,将在20岁那年跟随一位神人而去。而他额上的铜环锁着他对前世的记忆,解开的同时也就是他执行神命的时候。前世?神命?神命又如何?前世的记忆已经是过去了,纵然昊月也很想探明究竟。可是这一切他都可以放弃,只有这位象精灵一样可爱的公主才是昊月最抛不下的人。
  这一年李盈16岁了,皇上要为李盈招亲,而皇后知道李盈的特质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 的,所以早在昊月进宫的时候她的心中就做好了打算。于是在皇后的安排下,李盈被许配给了持剑将军昊月,只有将李盈交给昊月,皇后才能放心。昊月在得只这个消息后,心中是何等欣喜,“可以和公主永远在一起了!”他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然而,正当昊月和李盈沉醉在各自的幸福中时,一场宫廷阴谋正悄悄向他们袭来。。。
  所谓的神祗究竟是什么?是创造天地,创造命运与转轮的人吗?亦或只是人们心中归咎的对象。宇宙在黑暗中形成,首先产生了明与暗,明的力量化成光轮,而暗的力量就形成 暮轮。当明与暗再孕育其余六种自然力量时,时间便开始运转。无论人们所憧憬的是希望还是绝望,命运与转轮早已在时间中定了下来,可是。。。脱了轨的转轮该归咎于谁?
  “宫中出现了两位天人。”“广玉公主乃是天人转世。”这样的传说在宫内宫外悄悄地流传着,最终传到了李盈的长兄,皇太子的耳中,他不禁大为紧张。如今父皇对母后言听计从,而母后又对天人临世的大妹如此保护,还要把她许配给同样有天人传说的将军。皇太子深恐皇后会利用李盈和昊月的天人传说来掌握朝政,从而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因此他决定痛下杀手,将李盈除去。皇太子一方面使计将皇后留在宫中,另一方面则派御林军前往寒伶宫,说是奉旨捉拿妖 女。昊月可不管什么圣旨不圣旨的,不管是谁想伤害他的公主他都不会放过。昊月天生神力,御林军哪里是他的对手,他带着李盈杀出重围向宫外跑去。岂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路上他们遇见了太子,太子假意对他们表示同情,愿意放过他们,然而却乘昊月不备,拔 剑刺进了昊月的身体。。。“昊月,你是天人临世。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归神职,一是死守公主,你若选择错误,将会永生永世遗憾!”师父的话仿佛在昊月耳边回响。“是的,我永生最大的遗憾恐怕是无发守护公主到最后。”身受重伤的昊月拼尽全力将李盈带到了宫墙边,终于不支,倒在了他和李盈曾嬉戏奔走的草地上。“公主,我只能带你到这了,那样的墙你可以穿过去。”“ 不!”李盈含泪道:“宫墙之外又有谁能象你一样,知道我的真相,又能接纳我。连父亲,兄长都视我为妖女,如今我才知道你的存在对我何等重要,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啊,昊月,没有你,我也不想活了,一切空寂,孤独,迷惑的岁月,一直都是你伴我度过。我喜 欢你,你不能死啊!父皇,真的是你降旨来杀我吗,无论如何我总是最尊敬您的女儿呀。皇兄,为什么你为了权势,竟可以至你的亲妹子于死地?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但至少有个兄妹的情分在吧。” 李盈抱着倒在血泊中的昊月,心中的悲痛化为愤怒,她对着追兵喊到:“我恨那些伤害你的人,你若死了,我也决不让他们活着!”
  李盈那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悲愤化作强大的力量爆发了,周围的追兵非死即伤。然而就在此时,皇上驾到,受了重伤的太子恶人先告状,指控李盈是妖女。面对这尸横遍野的惨状,皇上惊怒交加,竟拔剑向李盈斩去。。。
  在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父皇的表情,那不是慈爱的表情。这是我最后看见的世界光景,幻梦般的紫,幻梦般的蓝,以及...那个男人...我所敬爱的,却又背叛我的父亲...他不仅毁 了我所有的梦,也害死了我心爱的人。我甚至还在他一剑砍来时,期待他可能放下剑来,在倒下的瞬间,期待他能为我流下悲伤的眼泪...我恨!我恨一切,我要让血淹没一切!一切回忆都逝去吧,一切的爱,一切的期盼,我的怨恨将取而代之。
  在地宫中,爵文好不容易摆脱了昊月的追杀与随后赶来的咏倩的父亲会合,不仅如此他们 还找到了当初遗失的炎镜,可是,爵文有一面,昊月也有一面,哪一面才是真的呢?而此时,经过了1300年的时间,昊月和李盈,这一对曾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恋人终于又见面了。宫外,雷正在狂吼,昊月和李盈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重逢的喜悦化解了李盈心中的怨恨,恍如隔世的孤寂仿佛在此刻,在寒冷的此刻画上了永恒的句点。 然而,地宫中所发生的一切,有一个人一直都看在眼里。他把咏倩自神水迷宫唤来。“帝昀!”咏倩虽然从没见过眼前之人,但不知为何立刻就喊出了他的名字。帝昀冷冷说道:“经历了多次的隔世轮回,再次见面竟是在这种情况下,你现在是叫咏倩吧。”“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是,还有,尚轩在哪?”面对着咏倩的连连追问,帝昀终于把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诉了咏倩。
  在世界之初,什么都还未形成,只有黑暗和点点的光点交错,而尚轩是与这个宇宙一切诞生的。他虽然不知被何人所创造,但他却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那一轮轮的宇宙,星系由他的手中形成,他是这世界光源与黑暗的凝结体,这两种力量尽数融如他的体内。而后,尚轩按自己的生命定义创造了六个神祗,接承其余六种自然力量,他们分别是,掌握山力量的帝昀,司风的千湄,司泽的优河,司水的画争(原文的这两字找不到,只好用这两个代替),掌雷的昊月和司火的仲天。他们七人亲密无间,共同维系这个世界。可是,远古是不知名的异变,天地歪斜,自然失去平衡,同伴们一个个在巨变中消失,只剩下尚轩与帝昀。七神中首先消失的乃是天地间唯一的女神,水神画争,她正是李盈和咏倩的前世,也是尚轩最爱的人。可是,尚轩自己也知道,画争并不只属于他一个人,她把心给了两个人,一个是尚轩,一个是昊月。在消逝前夕,画争对尚轩说:“命运是一个大转轮,不论它去得多远,行得多久,终会回到原点。无论他如何运转,实际却是操纵在我们手中。但是,我们的命运又是在谁的掌握之中呢?就象着水纹一般,若中心是这个世界,那这外围便是掌握其命运的我们了。但在我们之外,还有更多更大的波纹,时空...原是这般无际。”画争知道自己消逝后,尚轩会永远惦念着自己,永远痛苦下去,然而当她提出,“消去这段记忆吧。”尚轩拒绝了,他不在乎永世的痛苦,宁可守着这段记忆,只盼着这个转轮能回到原点。画争含泪说道:“对不起,我令你和昊月二人苦思,你和昊月我不知自己爱谁多一点,我不愿意死啊!”画争的回音柔柔的荡在水中,象波澜一样,她在尚轩的手中化为漓漓的泡沫,她的泪也散在其中。
  为了让消失的同伴再次回到自己身边,尚轩铸造了七镜凝聚他们的力量,代为支撑天地。为了画争,尚轩不惜向自己力量以外的转轮挑战,把同伴们复活的因子安排在时间中,而他自己却因为耗尽了一切力量,不得不在寒冰中沉睡,而且,一旦画争觉醒,他就会因为力量耗尽而永远消失。从那时起,六神中唯一没有消失的帝昀就下定了决心,不论怎样都不能再让尚轩动用一点力量了。对于帝昀来说,只有尚轩才是他唯一的神祗,所以他决不能让画争觉醒,而只要画争不觉醒,昊月也就不会独存。本来在尚轩的苦心安排下,画争,昊月,仲天终于相会与1300年前的唐朝,可是帝昀在他们觉醒前逆转一切破坏了尚轩的转轮。在帝昀的心里,尚轩就算永远沉睡在寒冰中都好,至少他不会死。而现在,帝昀要下手的对象就是咏倩了,他本来是想利用李盈来除掉咏倩,可是李盈以和昊月重逢,心中的怨恨早已消失无踪,帝昀只好不顾昔日的情分亲自动手了。察觉到帝昀的图,使沉睡在寒冰中的尚轩的元灵醒来,救下了咏倩,并把她送回了地宫。尚轩对帝昀说道:“为了远古的誓言,我一定尽全力保护这个转轮,所以留下来的必须是咏倩,虽然我仍眷顾着李盈,这个世界必须为画争而存在。”
  自从知道了自己前世今生的关系后,一个疑问便开使在心中起伏,而今终于获得了解答。咏倩痛苦的想:“他们都希望我是画争。帝昀希望我是画争,进而想杀死我,还有尚轩,他那温柔的眼神不是望向我,而是画争,那眼神总是越过我,望着昔日消失在水中的影子,远古时美丽的幽魂。可是,我不是画争,今生今世,我只是咏倩!”而帝昀虽然没能杀死咏倩,可他也决不会看着画争和昊月觉醒的,他决定再次利用李盈。这时,正与昊月沉醉在重逢喜悦中的李盈突然感到一股力量在心中起伏猖狂,她从前那股恨意原在和昊月相逢之后消于无形,现下又强烈涌上。着正是帝昀的杰作,他自言自语道:“ 昊月,自然之中掌雷的你和司水的画争,决不能让你们觉醒。”
  在帝昀的操纵下,昊月,李盈和咏倩一行人又起冲突。然而凭力量,咏倩他们岂是昊月的对手。只有使用炎镜了。然而看着拼死守护李盈的昊月,咏倩不禁犹豫,在前世,昊月待自己情深意重,自己真能使用炎镜来对付他们吗?然而咏倩的犹豫却为爵文带来了危险。幸好此时尚轩出现挡住了昊月的攻击。尚轩已经看出,昊月到了时间却没有觉醒全是因为他额上铜环的缘故,而那个铜环也一定就是远古是昊月所使用的雷阙黄金杖,难怪连尚轩的分身也无法看透他的身份。在他们七人之中,能将雷阙变化外形的只有仲天,尚轩不禁感叹“自然之中司火的仲天,你真折服了我!”尚轩一面阻挡昊月的攻势一面对昊月说“昊月,住手,没有用的,即使是仲天打造的斧也不能伤我第二次。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相信你不是全无感觉。你早在1300年前就该觉醒快拿下额上的铜环吧!”昊月心中的确不是很想和尚轩交战。可是,觉醒之后自己还会记得公主吗?自己全部的记忆都几乎和公主连在一起,伤心的,快乐的。当知道可以得到公主时他的心中曾是那样欣喜,未料竟成了未能捉摸就破碎的梦。再次见面却是在公主满怀凄怆的泪水中,这一切他怎能抛开!“我不要觉醒!”昊月对着尚轩大吼。尚轩在心中暗叹,唉一点都没变。现在的昊月就和远古时得知画争消失时对尚轩大发脾气的昊月一样。从古至今他们仍在为同一个人争执。就在这时,爵文终于拿出了炎镜对着昊月照去,炎镜发出了奇异的光芒。“危险,昊月!” 李盈在心中呐喊“我不能再度看着他死去,回想那时,我的心都碎了。”她不顾一切的飞了起来,挡在了昊月的面前。。。昊月和尚轩,他们两人都是我的最爱,无法比较,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爱谁多一点。。。 可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若要逝去,我都不允许,不允许。。。画争的声音仿若在时空回荡,而炎镜的力量则全部击在了李盈的身上,她被震飞了出去。昊月焦急万分的奔向李盈,可是,尚轩抢在前头,挥掌击向昊月额上的铜环。只见一阵电光火石过后,铜环落下,而那强烈的震动使昊月连退几步,昏了过去,同时,从他的身上出了一面铜镜。尚轩认了出来,那面镜子乃是火王仲天转生于人世间时所打造的仿炎镜,它具有和炎镜同样强大的力量。可是尚轩刚一碰到那仿镜,仿镜突然发出强烈的光芒,而后又突然的破碎了。在那仿镜的碎片中逐渐浮起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有一头飞扬的红发,宛如燃烧的火焰,一双似水的蓝眸却发出冰一样的光,额前一对双柳叶形的朱砂痣,正是火王仲天的元灵。尚轩不禁大惊。为什么会这样?为了找到仲天的元灵,尚轩寻遍了几个时空,却一直没有踪迹,仲天好像是完全消失在这个世上一般,为什么他的元灵竟会被封在他自己打造的仿镜中呢?就在大家目瞪口呆之际,仲天的身影消失了,隔了如此久的时间,他的元灵终于可以回到转轮中的身体里去了。尚轩走到李盈的面前,他告诉李盈,昊月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梦幻,她的一切将从时间中除去。在历史上将没有广玉公主,没有李盈,没有寒伶宫 以及有关她的一切。李盈的泪水夺眶而出:“为什么,为什么,我确确实实降生在这个世上,确确实实存在过,也真实的经历了许多,经历希望于绝望,经历爱与恨。”“你只是一则脱轨的记忆,你的来生已经降生,你是必须消失的。”尚轩安慰她一切都会在来生得到补偿的。李盈含泪看着咏倩,凄然道:“那不是我,来生对我而言是毫无意义的。我真实的存在着,怀着一次一次的希望,却又一次一次的破灭。我不要来生,也不要命运的补偿,我只是想要一些爱,今生今世,一点点真实的爱。。。”
  对你而言,我和这个世界哪一个重要?这个深沉心湖的疑问有如潮汐在心中反复起伏,终究是没有问出口。我累你和昊月二人苦思,你和昊月之间,我不知自己爱谁多一点。但每当见你专注于世界之轮,我明白,或许我的消逝是对的。然,为何在去之前,为何在那一瞬间有期待着来生?真的有来生吗?来生,我真的能有所决定吗?或许吧!在那一刹那我抓住了某种幸福,真真实实的,只爱一个人。。。
  带着对这世界和昊月的无限眷恋,李盈凄然而逝。同时雷阙也恢复了原状,它和昊月引起了强烈的共鸣,雷神终于觉醒了。虽然他已经不记得李盈了,可脑海中那熟悉的身影却无法消除。尚轩安慰他道:“她...就要觉醒了,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和以前一样。”经过了1300年的时间,昊月终于回归神职了,而此时,地宫也在开始消失。尚轩把咏倩一行人送出了地宫,而后和公主陵一起消失在时空中。分别之时,他似乎有话要告诉咏倩。对着逐渐逝去的一切,咏倩忍不住大声呼唤;“不要消失,一切都回来,为何只有我留下来!”瞬间,咏倩感受到了李盈消逝前的心情。对于背叛自己的人,更保留了一分期待,所谓恨深,爱更深。然而,无论她们如何感受深刻,如何痛苦凄伤,依然被遗忘在时间中。这实比被背叛更另人哀痛。看到李盈凄然而逝,咏倩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意念,如果是李盈留下来多好然而,这一切真的落幕了吗?在那地宫之中,尚轩似乎有话要对咏倩说。是和李盈昊月有关吗?咏倩感到,这或许是个结束,同时也是一个开始。。。“小姐,你要的花!我叫你好多次了!””啊对不起,对不起!”接过了花店服务生递来莲花,”虽然已经过了半年……虽然我依然存在现实当中……但是我……对了,这事件的结束,一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了……过去是过去了,有时尚有做了一场梦的感觉,但偶然蓦然想起,总难免于心中回荡,是的,一快半年了……
  半年没有尚轩的消息,吴叔叔也说不知道,这历史是没有真实的证人的,就算有,所看到的一面,也决不能代表全部,爸爸感慨万千的说……事实经过时间的冲流,也会变质的!历史充其量也是少许证物加上人们的推断而成的!
  昔日,在那地宫之中,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却欲言又止,究竟是何事?是否和我与李盈有关?我心中强烈的感觉着……和昊玥、李盈有关吗?对了!若我也帮忙寻找镜子,可有机会再见到他?!我……我有好多的话要问尚轩讲,好多好多……我一定要见到尚轩……
  这或许是个结束,同时,也是个开始……
  大街上咏倩和一个男子擦肩而过……

(转于百度百科)
  
8 有用
0 没用
倾国怨伶 倾国怨伶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倾国怨伶的更多书评

推荐倾国怨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