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翘集》读后,附我的一首打油

lila
2009-09-17 看过
  杨宪益先生的大名是很早就知道的,但很惭愧,至今也没有读过Yang Xianyi & Gladys Yang的译作。那天在网上瞎逛,歪打误撞看见介绍杨宪益先生打油诗的文章,买了怹的《银翘集》来看,果然精彩。
  收录的最早的诗是杨先生17岁上写的。《译莎士比亚剧中歌词》、《译希腊女诗人莎孚残句》如谶语般奠定他一生的事业。《雪》、《死》两首古风,很有乐府的味道,更重要的是,从那里面已经看出他“死亦不足惜,生亦不足恋”“死后若有知,当觉生时鄙” 的生死观,以及“常置一壶酒,可以守吾真”“饮酒自可乐,长生非可期”的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一派老庄风貌。
  中青年时代的诗大都散佚了。正儿八经再开始写诗要等到文革以后了——穆旦不也是如此?
 
  杨先生的诗大概可以分为这么两大类:
    一类是抨击不平之事的刺世之作。他抨击的对象很多,大到贪污腐败、公款吃喝、假大空、太子党、小到卖书号、假新闻、语言之洋话……不平则鸣。
  比如嘲假大空:千年古国贫愚弱,一代新邦假大空。(《迁居友谊宾馆四首》)
  嘲政治专制:开国应兴文字狱,坑儒方显帝王威。(《一九六八年四月下旬某夜遭逮捕,口占一律》这是对文革被捕入狱的不平之辞。当然在咱们这儿,抓你有抓你的道理,放你有放你的道理。)
  嘲腐败之不易除:自古有权方有势,从来擒贼不擒王。(《银行》)
                    总是自家妻女事,雷声虽猛早收关。(《有感》)
  嘲官商勾结、知识贬值:教授如今成饿殍,豪商多半靠高官。(《无题三首》)
  嘲太子党:恨不生为太子党,早携巨款去留洋。(《银行》)
  嘲官家:官蝗吃尽民膏血,反道人民素质孬。(《又一首》)
  嘲好大喜功,勒索华侨:迎来亚运强充胖,一见华侨便要钱。(《怀苗子、郁风》)
  嘲社会不公:工农虽说今专政,哪及豪门宠物高。(《迁居友谊宾馆四首》)
  嘲贾平凹《废都》:猛发新闻壮声势,自删辞句弄玄虚。何如文字全除净,改绘春宫秘戏图。(《有感》)
  对谌容入党也戏作一律:人到中年才入党,事非经过不知难。……从此夫荣妻更贵,将来一定作高官。
  去四川写离堆的时候,顺便提了一下三峡工程:灌口离堆天下先,为民造福两千年。虽无三峡工程大,少用劳工少费钱。
 
   还有一类是自嘲和述怀之作:
  自嘲如:作诗入党两无成,只合文坛作散兵。卅载辛勤真译匠,半生漂泊假洋人。(《政协民革连连邀请表态,虽皆未去,而文牍纷至,颇以为烦,口号一首明志》)
  自嘲学问:学成半瓶醋,诗打一缸油。(《题丁聪为我漫画肖像》)
       差似窗前水仙草,只能长叶不开花。(《自嘲》)
  得香港大学的名誉博士后自嘲荣誉:相鼠有皮真闹剧,沐猴而冠好威风。(《自嘲》)
  得彩虹翻译荣誉奖后自嘲成就:恰似彩虹容易散,须臾光影便成空。(《中国坐协授老翻译家彩虹翻译荣誉奖》)
   书生总是清贫的,杨先生诗中不乏此类自嘲:
  书生临别无他祝,但愿明朝大有钱。(《送罗孚兄回港》)
  盛世不宜多讲话,只愁糊口少铜钱。(戏答吴祖光王世襄两兄赐联)
  无产难求四合院,余财只够二锅头。(《住公寓有感》)
   述怀如:
   尽管饱经风雨,但矢志不改,狂言依旧的:
  兴来纵酒发狂言,历尽风霜锷未残。(《狂言》)
  老夫不怕重回狱,诸子何忧再变天。(《狂言》)
  每见是非当表态,偶遭得失莫关心。百年恩怨须臾尽,作个堂堂正正人。(《自勉》)
   述怀诗里往往有烟有酒。杨先生一生钟情烟酒,不少诗作与烟酒有关:
    有烟有酒吾愿足,无党无官一身轻。(《无题》)
  身无长物皮包骨,情有别钟酒与烟。(《无题》)
  心强何必先停酒,肺健无须早戒烟。(《体检》)
  值此良宵须尽醉,世间难得是糊涂。(《祝酒辞》)
  上面这句是喝酒之前的词儿,下面这句是喝完后说的:
  值此良宵虽尽兴,从来大事不糊涂。(《谢酒辞》)
   看得出,杨先生政治上是易激动的,如果要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他也想报名:
  何日金门歼困虏,体衰犹愿请长缨。(前引《政协》一诗)
  二十年前的春夏之交,他也很兴奋:
  谁道书生无志气,须知大学有人才。
  人权只要明天有,国格何妨此日抛。(《无题三首》)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杨先生毕竟是体制中的人,他也避免不了在体制之中的矛盾,作为老专家,他也会享受公款待遇,但他绝不会以此为荣,而颇以为耻,总有一种负罪感。
  郴州到处打秋风,整日消磨饮宴中。归载橘柑三百颗,主人惊道过蝗虫。(《郴州纪事诗十四首》)
  五粮液够五天喝,百丈楼高百姓穷。(《千家驹兄邀游深圳》)
  主人盛意情难却,忽忆江南有饿殍。(《视察青海杂咏七首》《席中偶感》)
   总之,这两类诗就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在一个人身上的结合。
 
  说到文字,写旧体诗往往有酸腐气,象聂绀弩、杨宪益先生这样能够跳出窠臼,信手拈来才是好诗人。所以有时感觉打油诗才是真诗,因为它直抒胸臆,不矫揉造作。
  杨先生的诗,语言很活,有拿已有诗句入诗的:
  官称犯罪当从罪,君问归期未有期。《一九六八年四月下旬某夜遭逮捕,口占一律》(被捕入狱了还写诗,有苏轼“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的风采。)
  有拿白话入诗的:
  我不会写诗,我只能吃酒。谢君意殷勤,持笔嫌字丑。我家有大麯,待君日已久。何当过敝庐,喝它三两斗。(王以铸《饮酒诗》题后)
  有拿俗语入诗的:
  好汉最长窝里斗,老夫怕吃眼前亏。(这首诗在集子里好像没收录。是说五次文代会事。)
  外语也能入诗:
  寒士每邀威士忌,老人常得美人怜。(《友人过问近况并约外游,以此谢之》)
  卡拉欧咳穷装蒜,品特扎啤乱扯皮。(《感语言之洋化》)(杨先生把pizza翻成屁渣,我当时翻成“屁仨”逗李菩提。)
  另外,高尔夫球,迪斯科舞(《辞谢作协邀请参加舞会》),追星族,止日戈(《迁居》,把时髦词和《淮南子》的典对在一起了),还有香港电视剧《家有仙妻》,都被他写进了诗里。
  从对仗、联语能看出诗人带着镣铐跳舞的本事。越轻松,思维越无拘束:
  莫念鹿回头老伴,何须狗不理汤包。(《冯骥才兄邀参加天津石家大院元宵节晚会》)
  教师早作丧家狗,邮局兼销热带鱼。(《百万庄路景两首》)
 
   诗如其人。感觉杨宪益先生这一生,就是以怒目对不平,以豪兴对人生,以挚情对亲朋,以达观对生死,颇有 “菩萨低眉、金刚怒目”的意思。鉴于此,我也写了首打油送给怹老人家。
   能烟能酒真男子,
  敢恨敢言大丈夫。
  菩萨低眉金刚怒,
  众人皆醒我糊涂。
 
  虽然又烟又酒,杨先生今年九十四了吧?仁者寿啊。
11 有用
0 没用
银翘集 银翘集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银翘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银翘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