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烧高烛照海棠

兰尘月
2009-09-16 看过
故烧高烛照海棠
记龙莲 【这不是书评,是剧透……】

龙莲是个女人的名字,龙与莲,你不觉得这名字婉约又肃杀么?真是漂亮
                         ¬ ——题记

龙莲,天罗“绘影”一组人的首领,一共十三名杀手,其他人都叫她大家姐。”

嗯,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呢?
江南写每一个女主角时,总有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概括性的词作为第一印象,比如羽然,是“莹然如玉”,比如瞬卿,是“苍苍然的华丽”。 而龙莲,是这么一句——“这个明艳如高烛照海棠的女人”

瞬间就想起了东坡的《海棠》 :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也瞬间想起了冥灵老师的这张写真,也许和龙莲给人的感觉并不相似,可是,所谓故烧高烛照红妆,大抵就是这么一种华美的意境了吧。


嗯,其实号称喜欢植物的自己,却一直对于海棠这种植物没有一个准确直观的印象唉,可是看到明艳如“高烛照海棠”的时候,却能瞬间想到应有的那种华美。文字的妙处,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嗯,这是怎样明艳又夺目的御姐啊~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和激动了,从《荆棘王座》后,又一次看书的时候拍着桌子说,御姐就当如此啊!
于是请让我呐喊一声,控原纯的快过来看龙莲啊~

好,花痴结束。 现在让我们来看,这次这位御姐是如何闪亮登场的……

其实,在整个故事里,龙莲的戏份并不算多,龙苦的爱情故事,算是一个引子和铺垫,而后范雨时、原映雪、苏晋安、苏行秀的言语和透露出的秘密,都只是从各个侧面烘托和塑造了这个女子。

   在她的弟弟龙苦被众人殴打,生死濒绝的边缘,她和其他同伴终于赶到了妓馆。然后淡然的坐下,淡然的漫不经心。
然后找了个机会,若无其事,温和笑闹,收敛了所有恨意的,走近那个让龙苦痴迷,险些毁掉一生的女人。
   {“那我先送件小礼物给姑娘开个心吧。”贵公子从腰带里摸出一枚翠绿的猫眼石,不由分说地塞进素女幽手里,像个弟弟似的满嘴都是讨好的话……
听着贵公子那一迭声的称赞,素女幽的身子又有些软了。
“姐姐脸红了,姐姐脸红了,姐姐不讨厌我。”贵公子拍着手笑了,越发像个孩子。”}

再看看江南最早放出的人物简介中龙莲的爱好:易装、雨后漫游、饮酒、看廉价的坊间小说。
呵呵,这是怎样可爱又聪明睿智,八面玲珑的女子呀?


可是在看到龙苦一心求死,懦弱绝望的时候,她的神色却忽然变了。
 { 谁也不敢相信,那张姣好英丽的脸上会浮现出那样的神情。那是一只狂怒的狮子才有的表情!
   贵公子拎起龙苦,反身一掌抽在他脸上,抽得他转了一圈。那一瞬间,她已经杀了刚才毒打龙苦的两个侍卫。血泉涌起的一刻,贵公子已经再次拎起了龙苦,“混账!说出这种话来!””此刻她脸上那种狂怒的表情已经如冰般消融,取而代之的是那么多那么多的悲伤和心痛。

    女人们的尖叫声中,贵公子抖去了自己一身雪貂裘,下面是一身白色长衫,他拉开长衫的衣领,露出清秀如竹的锁骨和仿佛透明的一抹胸口,从袖子里拔了一根暗红色的长簪,插刀于地,把一头漆黑的长发绾起在头顶。客人们忽然间意识到那是个女人,她白得胜雪,却 带着海棠般的艳气,烛照般的明亮,美得坦荡而惊心动魄。
   那个明艳如高烛照海棠的女人提着刀,走到龙苦身边,看着他的眼睛,用最温柔也最真诚的声音说,“凡你恨的人,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凡伤害你的人,我们会让他用最惨痛的代价来偿还!”
……
……不要哭,你可是我最聪明最了不起的弟弟。这世上那么多女人,怎么会没有人喜欢你呢?”龙莲摸着他的头发,“就算真的所有人都瞎了眼,还有姐姐啊,姐姐好看么?比那个一晚上八个金铢的女人是不是好看一点?””
她以绝对的自信笑了笑,扶着龙苦起身出门。}

第一次看完这段的时候,拍遍栏杆的赞叹啊~
   明艳如高烛照海棠的美,是龙莲让人很赞叹的一点,但这不是最值得赞叹的一点。
最值得赞叹的,是她的聪慧,她的真诚,她的能力,她的自信。
她由内而外发散出来的光芒,折服了众人。

苏秀行说:{“如果你见过龙莲就会明白,她手下那些人就是相信她,就那么简单。”对于龙莲手下人而言,她就像老爷子一样强大,无可比拟,无人匹敌,她是一个真正的领袖,能让她手下的人无条件地遵从她,愿意为她而死,临死都不后悔。”}


有时候想想,为什么我们会如此的喜欢或者看好某一些人物呢?
    在江南的文字里,就是喜欢息衍多于白毅一些,喜欢吕归尘多于姬野多一些,喜欢江洋多于杨建南多一些……
    好像,一直都是格外喜欢这些内心非常两面,非常矛盾的人物。
    比如息衍,他除了兵机绝世,武功超群,一转身,他还会静静的种花,静静的等一个女人回头;比如吕归尘,他有青铜之血,他有苍云古齿、切玉劲、双手刀剑之术,一转身,他会为了羽然找遍整个鸣珂坊,在南淮的街头徘徊又徘徊;比如江洋,他威武的配平了整个上海的泡沫平衡,一转身,又怯弱的一遍遍打那个电话,却无话可说,只是想听到她的声音…… 比如自己一直喜欢苏轼远大于杜甫。因为老杜的诗,永远都是国仇国恨,永远都是苦和泪。而东坡的诗,有豪迈的“老夫聊发少年狂”,也有柔情的“十年生死两茫茫”……
当两种看似矛盾,和不协调的性格却能完美的融合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总是能焕发出难以言明的魅力和萌点啊!
    就像龙莲,她够聪明,够自信,那么她本可以冷傲的走过众人,可是她却可以这么可爱温暖,这么率真坦荡;她够强大,够冷酷,那么她本可以像舒十七那样,置身事外的游戏人间,可是她对她的家人又有那么强烈的爱和保护,那样真诚浓烈的爱啊,没有半点娇柔或做作。


{顾西园问:“一个女人,真的可以在一群男人中确立这样的地位么?”
“那些男人,都爱她。””苏秀行一字一顿。
而她也爱那些人,她背叛,必然会带着整组一起背叛。她把那些人都看作自己的兄弟,不会对任何一人弃之不顾。”}

是啊是啊,从这个女人一共没有说过多少句话里,都可以感到那么强烈的亲情和浓烈的呵护啊——

{“别犯傻!我们怎么会不爱你呢?这天下只有我们是真爱你的啊……
我们是血亲,是家人,是兄弟姐妹!世上还有什么人会比你的家里人更爱你呢?”

凡你恨的人,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凡伤害你的人,我们会让他用最惨痛的代价来偿还!”

“傻孩子,天塌下来,世上还有我这个姐姐不是么?我还在,就不许那些人动我弟弟。}
        

怎么能不让人感动呢?
天塌下来,世上还有我这个姐姐不是么?
谁之于谁,有几分重要呢?天下之大,一生之长,却有这么一个人,可以永远撑起你的天空。她说的出,也有实力做的到。
一生里有这么一个可以信任仰望永远依靠的人,真好啊!
   不怪乎所有人都这么爱龙莲啊,在这个乱世里,对于这样真挚浓烈的爱,只有以相同的爱去回报啊!

嗯,对于这个观点阐述的最精妙和最到位的,还是江南自己的这段话:
    记得以前原映雪说过 “我听说,生活在那座‘玩偶之城’里的人相亲相爱,他们都相信彼此之间比血更浓的亲情,为他们本不存在的家族尽忠,所以那个组织数百年来都不溃散……对于那样的人来说,真的或者假的家庭都无所谓吧?他们互相依赖着,过了数百年。东陆浩大,总有一片玩偶之城是他们的家,有家可归的人都算得幸福。

    在《魇传说》里,一番血腥的算计和争斗后,唯一的赢家舒夜的选择也是这样:“辰月给了我两条路,但我选择了第三条。我喜欢我自己那二十年的生活,我才不甘心为一个蛊毒般的秘术就毁掉一切。我要杀掉所有知情的人,然后继续做一个天罗。”

    舒夜的想法看起来有些嗔狂,可是在这个人若转篷的乱世里,你热血 奋斗,你拼死坚持…… 为了什么呢?
    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为了可以拥有一个家啊,为了一个天塌下来还可以支撑的人,为了一些可以依偎扶持的人…… 这些亲人是真的假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每个人心中,为了那一份执念,想抓住什么,想拥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那么对于天罗们而言,他们是随时要取人性命的杀手,他们从小教导要冷酷要保持戒心,那么那些能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同伴,一起患难与共的亲人,在他们心里的地位之重,可想而知。
    所以舒夜选择不叛离天罗,所以苏铁惜在小冉的墓碑前默默的一待一天,所以龙苦会被追杀,所以龙莲要尽力的去救他……

    或多或少也有这样的原因吧,所以龙莲选择直面辰月的困扰,直接奔赴帝都,不是为了投靠,却是为了来谈条件。”

    原映雪说:{“那个女人很特别。她掌握着天罗山堂“黄金之渠”的情报,那可能是东陆最大的财富之一,可她只是要用来交换一个叫做“自由”的东西。可有些人的自由太贵,就算倾天下的财富也买不来,譬如“皇帝……}

很好奇呢,用富甲天下的一笔财富,去换十三个人的自由。
   以龙莲和她同伴的能力,不知道有什么可以限制他们自由的东西呢? 而那些情报,辰月又能怎样保证这笔交易可以完成呢?

自由啊,其实想想真正的自由,又有几个人可以拥有呢?太多的牵挂,太多的羁绊。
自由如风?自嘲的摇摇头,怎样才能做的到呢?
{苏晋安笑笑说:“我的自由虽然不贵,可我是个穷困的人,买不起。”}

      于是很期待很期待后面的故事,当刀耕计划进行受阻,辰月与天罗的斗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一切一切的冲突和矛盾,会因为这个女子改变多少呢?

古伦俄说:“每个人都有命运,命运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刀,没什么不能突破。”

那么大胤圣王十年,命运的刀锋最终会指向谁?突破谁?

更多详情,尽在《碧之孤戾》……
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九州志·葵花·碧之孤戾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志·葵花·碧之孤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