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爱情之悲乎?

茉莉花开
2009-09-15 看过

众所周知,红楼梦有脂本与程本之分,主流观点认为程本是以宝黛爱情悲剧和钗黛争婚为主线,粗劣通览一遍程本,本来已备好纸巾准备为宝黛爱情悲剧大发感慨,谁知通览之后并不觉其悲,小女愚钝,资质浅薄,暂且把我所思所想记下。
吾以为宝黛爱情之不悲,理由有三,且听我慢慢道来。

首先,黛玉本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上的“绛珠草”受到赤霞宫神瑛侍者即宝玉的“甘露灌溉”,“始得久延岁月”,后又“既受天地精华,遂脱了草木之胎,得换人形,仅仅修成女体,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五脏内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常说‘自己受了他雨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若下世为人,我也同去走一遭,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还得过了’。”
由此可见,绛珠草下凡,即为还泪,泪尽而亡,其目的已经达到,死得其所,何悲之有?

其次,以宝黛爱情本身来分析。宝黛若真结合属才是悲剧,大观园就是一个大花园,宝玉即是一个赏花之人又兼采花之人。花园里百花盛开,宝玉也像蜜蜂似的忙的不亦乐乎,整天在姐姐妹妹堆里厮混。与袭人初试云雨,给麝月篦头,和碧痕洗澡谜案,挑逗金钏,看见莺儿娇腔婉转就不胜其情,向鸳鸯讨吃嘴上胭脂,为平儿理妆,帮香菱解围,看见袭人的妹妹娇媚就想让她们进园子……如此实例不胜枚举,可见宝玉不是单恋黛玉这一枝花,而只是最爱这一枝,最爱表明还有次爱亦或是次次爱。宝玉是博爱,他的心里可以装得下很多漂亮可人儿的姐姐妹妹。
另外据不完全统计,虽没有可靠证据,但宝玉的双性恋倾向严重,不仅喜欢和柳湘莲,蒋玉菡等年纪轻生得美的人在一起,又和秦钟“睡下之后细细算账”至于算何账目,也是疑案。
试想林妹妹没和宝玉在一起的时候,即为无人替自己做主担忧,又为宝玉处处留情吃醋。若两人真结合在一起,难道宝玉就会“单恋一枝花”不成,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宝玉也未必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吧。如此说来,即使宝黛爱情修成正果,林妹妹也会继续还泪吧,她的小性儿未必能容得过若干个袭人和她分享宝玉。有这样一种说法,黛玉适合做女友,宝钗适合做妻子,仔细想想不无道理。黛玉的种种情趣,种种言语,种种行为都足够让恋爱中的另一半如痴如醉,黛玉绝对是合格的女友,足可以使宝玉时时担心恼了林妹妹,刻刻谨慎准备献殷勤。这就涉及到一个爱情能维持多久的问题,或者说宝玉的耐性能维持多久。黛玉的小性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宝玉为什么能长期忍耐呢?一是因为爱,二是因为没有真正得到过。黛玉始终保持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状态,使宝玉求之不得,辗转反侧,这就极大的夸大了黛玉的吸引力。每当宝玉说造次之语,黛玉就会哭的淅沥哗啦的,并且还要向谁谁告状,宝玉又必会作揖赔不是。
如果说黛玉还泪,泪尽而亡是悲剧,那宝黛结合必定会是更大的悲剧。当理想走向现实,梦想变为实际,或许宝玉已精疲力竭,不堪重负,不能再陪着小心与黛玉相处,黛玉是否会受得了呢?泪怕是更不能少了吧。宝玉有一套自己的理论,认为女儿都是极纯净的,但一成了家就变质了,不知这林妹妹能不能足够幸运成为这一理论的例外。张爱玲在《白玫瑰与红玫瑰》中说过“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的一粒朱砂痔。”不管黛玉现在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将来都摆脱不了蚊子血或是饭粘子的命运。男人心目中最美的永远是得不到的那个,“距离产生美”在恋人中间尤其如此。两个人因为不甚了解而结合,又因为太了解而分开。真实有时是承受不了理想的重量的。

最后,站在文学的角度,古今中外历史上伟大著作大多都以悲剧结尾,悲剧更具有动人心魄的震撼力,唤起人们心底的那一抹不忍之情。不仅如此,悲剧保留了历史的真实,没有虚假做作的刻意安排一个大团圆的结局,来满足大众的审美需求。
维纳斯断臂为什么仍给人无尽美感,有人认为有双臂的维纳斯会更美,就为她设计了N种胳膊的摆放姿势,最后不得不承认只有断臂的维纳斯是最美的,因为她的不完美更引起无限遐想既而魅力无限。《红楼梦》中宝黛爱情的不完美,也再一次印证了这一点,适时结束不失为良策,不知钟爱于黛玉的读者是否敢设想黛玉回到婚姻现实生活中之后的形象。在最美好的时候结束,留给世界的也是最美丽的背影。
所以宝黛之恋无果并不悲。真正可悲的是宝钗……
1 有用
0 没用
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