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杂谈与浪翻云的算账

已注销
2009-09-15 看过
提示:有不合适内容
浪翻云只是个作者,以天涯杂谈的身份,如果不能分清作者与作品之间的区别,我想这是杂谈的悲哀之处。以自由主义著称于中文网的天涯杂谈,出现过无数为民众代言的学者斗士,这些人能够声闻四野,很大程度上借助了天涯网经营的自由学术风气,在各种压力下坚持的言论自由导向。如果以各种理由封贴,这些理由中并不见有特别之处,只能归之于借口下的强权封口,与言论自由已相去甚远。
而且,杂谈与浪翻云之间,何来家长与孩子的关系?这种比喻,出自“父母官”的落后意识,对于杂谈这样一个民主自由意识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的论坛来说,这样的说法不啻当众出丑。以个人的经历和体悟,网站与论坛,是为网民提供服务的场所,拟之商场、空港、剧院及酒店,或更为贴切,而以上所列之公众场所的管理者,何曾有人公然宣示是消费者的父母、家长?相反,顾客是上帝,这才是王道。
浪翻云以一已之力,写字近百万巨,他借助了天涯杂谈的人气与流量,但何尝不是在为天涯无偿提供了文化产品。这种相互之间的依存关系,无需赘述,依世俗的眼光来看,双方只有在竞争环境变化下的强势弱势之分,以家长和孩子的关系喻之,实在是贻笑大方了。试问,天涯对这个孩子的呵乎何在?对他在小说创作上有何指教诱导?接二连三有所谓了解内情者换上马甲,出言恶作,不惜以粗鄙的形格中伤辱骂,言辞中更流露出无限嫉妒与幽怨委屈,其为天涯代言的立场却鲜明如炬。如果说,这也是一种家长与孩子的关系,只能让人无语。

再者,且不论天涯如今注册ID需要以短信消费一定量的金钱,即使完全以免费形式,其广告投放仍然决定了这是一种彻底的消费行为。既然如此,所有的运作必须在市场的框架与规则之下,对作品的监管,也应依据协议的精神。这当然是常识。
比如浪翻云的发贴违反了社区的哪一条款,得到封贴的后果,都必须清晰地列明,不仅通知作者,也应明白无误地通告给千万读者。——《打拼》不仅是浪翻云自由发言的呈现,同时成为天涯网消费者正在消费的产品。如果我付了钱,注册了ID,正在看其中的贴子,由于收钱者(网站)的肆意而为,这贴子突然中断,不可忽视这一行为违背了要约精神,并且给我造成了精神上的创伤(虽然尽可以说这种创伤是多么微不足道,在中国历史上,这种创伤本来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如果浪翻云的贴子违反了论坛公约,比如杂谈禁止发小说贴(如果有这一条),或者在贴内禁止外站链接(不管这有多么虚弱,只要是协议的一部分),那么,尽可以明示、封贴、通告。此外谩骂和污辱,换ID指其多么不堪,天涯的决定多么正确,一再申明这种封贴的正当正义及代表了大多数读者的意见,都只会起了反作用。这种种下作和无赖的表现,其初衷无非是占领道德的制高点,却无可避免地将网站降低到菜市场肉档吵架的水准,从而根本丧失了市场的契约精神。

如果浪翻云想要回来(估且用这个虚妄的词,因为在这个虚拟社区里,离开的不存在,使回来相形失色),是容易理解的,因为他的读者在这里,网络写作的物质,决定了作品是与读者的某种同构。这种回归的期待,不管是从精神上,还是形式上,都与被抛弃的孩子希望得到父母相认毫不相干。将找熟人、说情、悔过等世俗的周旋,加之于一个作者身上,无非是为了表现其人格低下,与网站的居高临下。
只是,即使一切正如他们所说,那么,一个什么样的网站,才会将自己的作者逼到这种地步?
如果一个作者与栖身的网站之间,有所误会的话,当他已经伸出了和解之手的时候,迎来这样的指责和诋毁,情何以堪?
当然,这正是一小撮人所需要的,只有对作者的打击,才能抚平他们受伤的心灵。而他们之所以受伤的原因,是绝对不能告诉读者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1的更多书评

推荐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