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智慧让我们在终末的时刻不动摇

力总
2009-09-14 看过
(题外话)

今天收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出版的『新经济导刊』一份。这本来是上回接受他们记者专访后获取的样刊,但这一期内容里面另外一篇对经济学家陈志武先生的专访则引起了我的注意。

陈志武先生作为主流经济学家的代表,坚定地认为宋鸿兵先生的『货币战争』是一种迷信,是不可取的,并且声称近期要出版他编撰的一本『金融的逻辑』以正视听,云云。

这种主流经济学家与非主流学者之间的口水战,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我以为,主流经济学家往往反映的是那些显性的市场规则,即『台面』上的事情(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学院派出身,另一方面也在于他们极其容易被利益集团收买而成为喉舌);而非主流学者往往喜欢从不为人知、亦不为媒体报导的『潜规则』入手,自下而上地揭露出部分真相。事实上,这两者都不能反映世界的实相,都有其欠缺之处。但是对于知识不够丰富、思辨能力不够合格的主流社会而言,『潜规则』与『迷信』往往只有一步之遥。就好比关云长本就是个黑社会出身的武夫,结果硬是被黑社会们供奉成了用于崇拜的神像。

罗斯柴尔德也不例外。

(下面是正文)

这本『世界金融都是罗斯柴尔德设计的!』,大概可以被看成是日本版的『货币战争』。日本人的OTAKU文化总是容易产生各种勇于追求极致的复杂分析和研究,而这个作者——安部芳裕先生,大概就是金融界OTAKU的典型代表。当然,通常OTAKU都很善良,善良的背后是一种单纯,这种单纯很容易就滋生出,某种忘我的正义感。出于这些微薄的正义感,这本书很容易就被拼凑成了环球各种阴谋论的集大成之作。

罗斯柴尔德、犹太人、二战、共济会、光明会……其实这些阴谋论的文本在西方的欧美社会里是很常见的论调,只是亚洲人由于语言、文化的关系,长期以来都对此知之甚少。基本上,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客观、中立地去看待这些情报——在情报处理的领域,初心者很容易就只相信其中某一边、彻底沦为被操纵者;中级者对各家学说都只相信一半、最后变得疑神疑鬼;高级者倡导客观、中立,并且他既同时相信所有的情报、也同时不相信所有的情报——他真正能够对复杂的情报进行反控制。我现在、离高级者的立场大概仅有一步之遥。

作者之所以罗列这么多的阴谋论素材(真伪还有待全世界有志之士考证,此处不是重点),目的是最终把结论引向一处,即攻击现行的货币体系和货币制度。说实话,我最近也的确在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虽然每天都用钱购买很多东西,但对于『货币』这一事物的根本运行机理,还是比较模糊。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有着相同的困惑。然而人类头脑的生理极限注定了他们不容易分析和理解超过一定复杂度上限的事物,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不求甚解、得过且过。

将这些复杂的事物、规则、组织和系统彻底搞个清楚,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同时、我需要战友。如果你跟我有着一样的爱好/志趣/能力,请/欢迎/希望你能与我联系。『唯智慧让我们在终末的时刻不动摇』,是我提出并一直坚信的座右铭/信仰。其实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倒是宁愿去做个哲学家。

那么。如果_______________,请为我祈祷,好吗?


--------------------------------------------------------------
http://www.leeforce.com
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世界金融都是罗斯柴尔德设计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金融都是罗斯柴尔德设计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