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吧

狂练五笔
2009-09-13 看过
骂这书的人很多,都是儒教徒,因为李零犯了他们的信仰。但这么长时间里,没有一个人能够有理有据地指出李零的不对,显然,李零的解释更加符合《论语》本意。我想,只凭这一点,这本书就已经很值得读了。

不过这本书写到后面,显然有些不怎么上心了,越写越简单,甚至出现了将“束修以上”解释为“至少一束以上的腊肉”这种低级错误,实在可惜。


关于孔子是救世的圣人还是丧家狗的争论,在各个论坛上一直都很热门,而且肯定会继续下去,没完没了。我相信这种争论不会有任何像样的结果,因为它与学术无关,其本质是史学家和宗教家之间的立场之争。史学家眼中,孔子是一个人,是一个生活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中的人,他有光辉之处,也有无奈之处,而史学家要做的就是把这一切还原,从历史的、人事的角度去认识孔子;可宗教家就不同了,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是建立一套类宗教体系,用来达成他们的理想,所以宗教家要做的乃是树立起一个神圣的、光辉的、不能碰不能摸的、只能让人顶礼膜拜的宗教偶像。一个是把孔子当成人,一个是把孔子当成神,立场不同,需求各异,最终导致这两者之间的水火不容。

这样的事,在历史中上演过很多次了,比如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那场孔老之争。持“孔先于老”论者,如冯友兰、梁启超、钱穆等人力图将孔子打造成中国思想的老祖宗(这里用“打造”一词而不用“考证”,是因为这些大师在“孔老之争”的问题上别有目的,以致强辞夺理牵强附会,很难当得起“考证”一词),而持“李师孔儒”论者,如胡适、唐兰、高亨则据理力争,坚持老子才是中国第一位思想家。双方的争论持续了十几年,其间没有一个人改变立场,而最后则不了了之。许多年后,胡适跟老蒋到了台湾,在整理出版《中国古代哲学史》时,说了下面这段话:

----------------------------------

二三十年过去了,我多吃了几担米,长了一点经验。有一天,我忽然大觉大悟了!我忽然明白:这个老子年代的问题原来不是一个考据方法的问题,原来只是一个宗教信仰的问题!像冯友兰先生一类的学者,他们诚心相信,中国哲学史当然要认孔子是开山老祖,当然要认孔子是“万世师表”。在这个诚心的宗教信仰里,孔子之前当然不应该有个老子。在这个诚心的信仰里,当然不能承认有一个跟着老聃学礼助葬的孔子。

 

试看冯友兰先生如何说法:“……在中国哲学史中,孔子实占开山之地位。后世尊为惟一师表,虽不对而亦非无由也。由此之故,此哲学史自孔子讲起。”(冯友兰《中国哲学史》,页二九)懂得了“虽不对而亦非无由也”的心理,我才恍然大悟:我在二十五年前写几万字的长文讨论“近人考据老子年代的方法”真是白费心思,白费精力了。

------------------------------------

胡适在到了台湾之后,才最终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本质不是学术之争,而是信仰之争——很显然,这样的争论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学者追求的是真相,在证据面前一寸也不肯让步;而信徒需要的只是一个教条,为此可以无视一切考据上的东西,于是,我们看到了顾颉刚先生在孔老问题上的一厢情愿,也看到了蒋庆傻得可爱的“圣贤不可辱”——他们此时所做的,更多的是在维护一种信仰的尊严,而不是在争论什么学术,至于孔子到底是否先于老子,以及孔子究竟个什么样的人,也许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2 有用
0 没用
丧家狗 丧家狗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丧家狗的更多书评

推荐丧家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