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的太匆忙。

马忤斯
2009-09-13 看过
本书翻译欠妥。

前言中数言便可窥见那种翻译中常见的欠流畅感:

莫里哀,这位人类中最伟大者,堪称勇敢者的头领,他让所有无知做作、高傲自负、硬充才子的腐儒无地自容,他用讽刺取得的进步胜过多次革命的成果。在其职业还很卑贱的时代,为了在宫廷打开缺口和推翻伪科学的偏见,这位喜剧家做了些什么呢?对他鄙视的东西说出他的鄙视,这就是全部——抱歉,这就是莫里哀。啊,多么雄浑有力的戏剧!这个人没有丝毫的社会关系,他的威望却超乎众人之上,金钱、贵族、皇权用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桂冠和钱袋也只能瞠乎其后。


但这种译文的好处是能较多的从侧面看到原文的风貌。



同时,作为一本有关戏剧的书籍,也暴露出了译者对于戏剧的生僻:

中国戏剧中主要的男性角色为:老生,小生,小丑,浪荡子。而女性角色可以分为:老旦,丫环,媒婆,小姐,妓女。(P71)

但客观来讲,这本陈季同的史料价值不容小视,至少对我写论文是如此。

陈季同作为早期出国的华人之一,有别于容闳的偶然性,也有别于詹天佑一批留美幼童的年幼、而且几乎都是从事自然科学的学习等问题,这一批从福建派至欧洲的留学生大多在国内经过了良好的语言学习,陈季同在福建船政局的“求是堂艺局”学习了近八年,成绩优秀,1875年首次赴欧是差不多24岁,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看法。而且他后来和马建忠受到李鸿章的青睐,特别嘱咐让他们学习有关“交涉,公法”的内容,而没有进入专门的专科学校学习船政。故他在这些早期留学生中的特殊性也就容易理解了。

罗曼罗兰曾经在日记里记载了他眼中的陈季同,记述令人称奇。这位身着紫袍的“中国将军”频频出入法国沙龙、舞会,他操一口流利的法文在法国的大学演讲令学生沸腾,他在欧洲将近20的时间里,出版著作数十种,而且是法文的!回了国之后甚至用法文创作了一出中国人的轻喜剧。他自称是莫里哀的弟子,与当时法国的剧作家拉比什相结识。陈季同甚至同俾斯麦都有着不错的私交。

当然还有一位法国夫人。虽然是续偶。

叹,除了容闳,陈季同其实是当时中国最摩登的人。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中国人的戏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