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带给我们的快乐

火羊猫叔
2009-09-13 看过
Keith Jarrett像是和钢琴在做爱,在兴头上他总是会离开琴凳,腿几乎要蜷曲到琴箱里去了,帆布鞋或者软面的皮鞋在地上踢踏,像是行走在水上。但是如果你听过或者看过他再年轻时候的录音影像,他头发云状蓬松,一双手像是300只蜘蛛在黑白琴键上,你会借着他的疯狂而为之癫狂一下,我想,大约这就是音乐,或者是某种机能通过身体带来的生命活力,随后有生命活力带来的命运的快感和属灵的骄傲。

多年前,记得看1969年那场胡士托音乐会的纪录片,我曾流过泪,这次李安的《Taking Woodstock》大约也是有感于此吧,不同只是他用小人物的幽默调侃苍生。那场音乐会在8月15至18日,被视为60年代摇滚乐坛神话般的4天,在美国纽约州贝塞尔,在战后纯真与现实的婴儿潮时代洗涤与麻醉自我,绝望与憧憬在那个年代碰撞,包容与隔阂在那个时代交织,事实是,40万人在四天三夜的大雨滂沱中拥抱泥泞不堪的小镇,人们分享着彼此带来的食物、水和大麻,分享性爱,分享着各自身体带给彼此的安慰和遗忘,他们在音乐中找到了短暂的归宿。这些,直到如今还在影响着世人,还有人在纪念日那天蜂拥在那里缅怀流连。

那是我们眼下,一个泛滥的时代,光怪陆离折射到单薄个人身上的水渍都这样切近,讯息无限发达,每天都有新事物包裹着属于我们的这个星球,当星球像块三成熟的猪排时,我们能做到也只能做到的就是爱一样东西就尽量去爱得彻底。
对于音乐来说,这种爱更像爱自由,手里的可以被剥夺,眼里的能够被扭曲,嘴里的可以言不由衷,但是没有谁或者组织能浇灭你心、耳中的那些音符,其他的艺术形式都需要框架作为载体才能成立,而音乐像空气,是心灵的遗产,像记忆一样透明,这就是它的魅力吧。

爵士是给有故事的人听的,浓浓的黑咖啡,塞满烟蒂的烟灰缸,JBL的整组大喇叭,读到一半的小说,秋天第一次穿上身的毛衣,还有那会儿一角冷冷的孤独——这样的情景,一直到现在仍然让我立刻联想到Thelonious Monk。这是谁说过的。而这些乐手,有的沉默不善言辞,有的开朗奔放,有的狂躁不羁,就算同一件乐器同一首曲子在他们的性格和经历中所释放出的风格都大不一样,有的如刀裂坚冰,有的如棉缎抽丝,但这些统统是生命的托盘,为我们献上。
想想,几个老男人,或者舞台中央那个老女人,他们肌肉紧绷,或者谈笑风生,手指像水淹过岩石般漫过每个乐器,在孔隙中流淌,他们表情沉醉投入,五官收缩着像是过冬的马铃薯,身体的每个器官随着某种有魔力的物质抽搐摇摆,发出和他们灵魂一致的声响,让人颤抖,让人沉迷,而台下这么多静默的人,音符汇成河,在他们之间穿梭,每个人一动不动,而内心澎湃,像是每座山享受着现世土木尘埃日复一日的积淀。

来自:http://blog.sina.com.cn/zhangyang0727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爵士乐群英谱的更多书评

推荐爵士乐群英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