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保卫黑社会

sweetii
2009-09-13 看过
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我这个人从小有兵气,喜欢打架,还打得很好,经常把对手打得乱七八糟。小时候我们学校没有帮派,但有打架的传统。我们学校打架凶的人好多,但我一个也不放进眼里,所以我很快就成长为帮会老大。其中的经典建立起来就是鲁迅《无花的蔷薇》。有时候,人生就像无花的蔷薇,有香的可能性,有美的可能性,但可能性只存在于一瞬间,除此之外就是惟有带刺而已。要小心伺候着人生,因为不小心受伤的是自己,而蔷薇花是生命力最繁茂的植物,我外公家的篱笆就是蔷薇和木堇编织而成,木讷和谨慎当然好,但还需有蔷薇做支架,否则立起来也无防御力。

但要防御力来做什么呢,现在是升平的盛世,我也不至于没有房子住,连我这样的寒士都生有所依,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所以现在基本上没人家还有蔷薇做篱笆了,有的是铁篱笆,不留一点多余的可能性,也没有香气。

再来说帮会的事情,前几天我看了点帮会的书,还有香港黑社会红棍被砍杀的新闻。话说红棍不算厉害的,我看的帮会书里,讲的都是大人物,比如罗祖,唉,都是些英雄豪杰,也有劳动人民,挑私盐的。但里面说四川袍哥是因为关老爷不肯穿老曹送他的新袍,要将刘皇叔的旧袍套在外面,这是不对的。袍哥的来源是诗经《无衣》。这是帮会经典《海底》里的说法,穷人苦命人亡命徒念了“与子同袍”,然后经过若干仪式,就可以算袍哥。

怎么说没衣服呢,我拿我的来和你穿。这比小时候穿连裆裤还铁,一件袍子可以裂帛而衣。要打仗的时候,我们就一起上。和阿Q里说的:白衣白甲,同去同去,一个道理。但我们四川人有文化些,知道引诗经。帮会真的是神秘而美妙的力量,但普通人只有一个帮,就是自己家。要么就是爱情。

我觉得爱情是,再苦恼再艰难,想起心上人都是欢喜,不是互为出气筒——当然我愿意为你分担,但爱情的前提是坚信对方给出的是最好的,千挑万选来的,就像彼此能够在一起。我们有困难,但想没有爱情的人,我们已经很幸福了。虽然现在这样苦,我也感激有遇到你和我分享不多的快乐。

这就是与子同袍的意思。
25 有用
11 没用
诗经 诗经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诗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