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相机是单反类的相机吗?

环玥
2009-09-13 看过
      喜欢蜷川小姐丰富色彩的照片是去年的事情,那样饱满热烈的颜色看着就让人觉得妖异地美感,当然找了她的《恶女花魁》来看,只是错过她在上海的个展,我以为喜欢一个鸡蛋也不用就要认识那只生蛋的鸡,这貌似是不恭敬的比喻,但是在台北的地下书店街看到此书时我毫不犹豫地拿下付款了。
    才第一次知道蜷川小姐也算系出名门,她成绩不好的中学时代,重考两次才上大学,学插画设计,但是她却选择了完全自学成才的拍照事业,因为这和小时候当演员的创作感觉很像。
    内心独白这种东西难免重复,然而细节里找八卦从来是我的兴趣,喜欢被人称赞,原来年轻时总拍自己的照片,甚至还有裸照。完全上不了班的人,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有强烈的共鸣。然而总是不停接新的工作,以至于连经纪人都摇头,却绝对不是我的勤奋。
    总要汗颜一下的。
    是被很好的访问者勾引了前尘,蜷川说出第一段婚姻失败的事情,因为对父亲依赖而在他重病时倒向了一个年长者的怀抱,这是移情作用,好象是四年的婚姻,她学到的经验之一是原来拍照可以分离生活的,最痛苦的时候她的照片还是奔放。也许有时候照片拍出来的是摄影师的渴望,而不见得是内心。
    我不是会花大钱买摄影集的人,甚至更糟糕,我是个连相机都没兴趣拿起来的人,但是看了蜷川的自白,却一下子有了去买一个单反相机的想法,因为扫盲教育说:这种相机里看到的景色和真实拍出来是一样的,傻瓜机不是。那么现在的数码相机到底是那种相机呢?我一下子就迷糊了。
    能让不喜欢拍照的人想要自己拿起相机来拍点东西,我总觉得这就是还不错看的书的力量。
3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尋找幸運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