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与故乡——读苏宁《平民之城》

浮云客
2009-09-13 看过
人常说,淮扬淮扬,可似乎都只知扬不知淮。是啊,扬州有“扬一益二”的辉煌,有二十四桥明月夜,瘦西湖的碧水,大明寺的琼花,别致的园林,精美的漆器,只因着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无数的人踏上旅途,只为一睹佳人芳颜。淮安有什么呢?它隐没不语,最近的新闻大概就是南北分界线标志的兴建。本城的文化名人和历史遗迹也有许多,比如吴承恩、韩信、刘鹗、关天培、罗振玉、周信芳等等,但也许是宣传不到位,放在全国远算不上知名。总理故乡说出来倒是底气十足,但在本朝朝中无人,论发展么,也就那么不紧不慢吧。

 
    但是大运河一直在,即使它没落了。或许没落这个词也不是很准确吧,就我所知起码江苏段大运河还是很繁忙的,我去过表姐工作的刘老涧闸和宿迁闸,过往船只很多。只是不会再有明清时期的鼎盛。作为黄淮运交汇处,那时候淮安是京杭大运河沿岸四大繁华都市之一,是明清两代漕运总督府和河道总督府的所在地,南船北马,九省通衢。上次去故宫,有个紫禁城皇家电话局的展览,全国的几个分局中,就有清江浦一站,可见其重要性。《华夏地理》三月号的专题称大运河是“被忽视的文明”。现在大运河正在加快申遗的脚步,但是在申遗成功约等于加速破坏开始的中国,不知道这对大运河来说是喜是忧。
 
    说回默默无闻的淮安。在全国各地挖掘旅游资源,大打文化牌的时候,淮安好像也还是没有太大动静,是觉得自家的东西稀松平常拿不出手呢,还是思路总还是不够活跃?你说它荣辱不惊也好,不思进取也好,总之,这似乎是座没有太大个性的城市。
 
    可它的魅力也许就在这不在乎的态度上,起码对于苏宁应该是这样吧。她给她的新书取名叫《平民之城》。
 
    苏宁的简介里说她年少成名,但我是最近才知道这个名字。读她的这本书源于淮安日报副刊上的一篇书评,一个外乡人寓居淮安十多年,写下一些文字。我一向是不买散文集的,总觉得不过是作者发些感慨罢了,那些东西他悟得,我就悟不得么?小说就不一样了,我佩服会编故事的人。但写家乡的书另作别论。苏宁的书中夹杂了不少淮安本地方言,我想这本书的受众群会相对狭窄一些,除了当地人或是苏宁的粉丝,别人大概是没有耐心看她絮絮叨叨地说这么多的。这本书的定价也很平民,只有18元。封面的宣传语是有些言过其实了,就文笔来说,并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开始的十来页感觉写得并不是十分精彩,但往后看便渐入佳境,有一种不掺假的感情流露出来。“桃花岛纪事”和“心许清江浦”两章,写市井小民的生活,最是耐读。淮安城的风物,淮安城的男人女人,经过她这么一写似乎都可爱起来。或许只有苏宁这样的外地人才会有如此多观察与感触,本地人是不会想那么多的,因为已经习以为常。苏宁在书中借一个同为外地人的朋友之口,说出了我以为是对淮安的十足赞美。她说:“这样一个物宝天华的地方,的确是宜一个小女子久居的。”的确,城市生活需要的一切它都可以满足,却没有大都市停不下的忙碌和深不可测的险恶,没有那些令人讨厌的附产品,比如空气污染、交通堵塞、沙尘等等。
 
    苏宁又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待多久,才可以在以后的岁月中将它唤作故乡?”淮安这座城,严格意义上说也终究不是我的故乡,我只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当时老淮中的附近就是原先的河道总督府清晏园,彼时那里还没有整修,还未成为旅游景点,进去是不要钱的。但当时我年少无知,不解这园中的奥秘,走马观花而已,现在脑中已经不留什么印象,只记得一个荷芳书院的匾额和高高的院墙。我真正的家乡在本市辖区下的一个小镇,与全中国千千万万个小镇没有分别的地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从出生就生活在此,有熟悉的人、物和吃的。特产也有几样,用料和味道都不错,只是外貌名字都朴素,算不上雅致,但本地人爱吃。至于酒,则是本地最大的名片,因为当年的槽坊和我母亲家族有很大渊源,故而我说起来也觉得格外亲切。当然这不是茅台五粮液,比之邻市的洋河酒名气也略逊一筹,但白酒的地方性比较强,贵也罢便宜也罢,本地的酒总是喝着习惯。
 
    故乡的这个概念,其实也比较模糊,大可以到国家,小可以到村子。出生地叫故乡,长期生活的地方也叫故乡。北京太大了太不安静了,对很多人来说,尽管向往,但附着在它之上力不从心,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不太适合做故乡,一个让人劳累的地方怎么能做故乡呢?
 
    苏宁把淮安作为落脚的地方,他乡亦故乡。找一个与心合拍的地方安顿下来,需要运气也需要勇气。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具备这两点,所以这世上永远有一种叫乡愁的东西。
3 有用
0 没用
平民之城 平民之城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平民之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民之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