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以爱的名义,贴近他们的努力。

严盼。
2009-09-12 看过

对于我而言,这并不是本追溯回忆的书。

父母亲在成长年代扮演的角色总让我很费解,包括那些老师,长辈,凡是年幼时的我认定用来尊敬的人,好像在某个年纪都不可理喻起来。并且在通过书籍寻求安慰的年代里,也并没有找到什么解答的良药,而渐渐的,仅仅是因为时间流去,年少的那些争执可以因为爱和控制情绪而假装销声匿迹。对,我们就是假以爱的名义。

在我曾试图去了解父母时,并不能太感同身受的知道,那段错误历史到底对他们造就了怎样的影响。我也并不能太客观的捕捉到那个时代的真实气息,而是在自身成长的年代里,它们似乎通过父母不断的责罚和痛心疾首语句流露出来,我能轻而易举的感受到那种害怕,却无法了解为什么要去害怕。

“人人都变成了那个时代的受害者,成为被耽搁的一代,影像和资料中出现的红卫兵再不会被承认,也不再有人站出来责备他们,他们始终只是时代的追随者,又被时代的车轮滚滚碾过,最后把这一切解释为年轻时候的天真无知。”

“我们总碰到过这样一个老师,从不相信有自觉听话的孩子,我们被迫的站在闷热的办公室里互相揭发,报告任何一个低级的错误。我们并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

在鲤书中曾这样的两段话,我也想要追问的是,那群错误时代的追随者和对历史缄口不语的沉默者,他们现在出现在哪里?莫不是我们的那些长辈,任意父母中的一个?

“被时代”一词,真正应该用在的恐怕是他们身上。

这些原本被我们假以爱的名义所隐去的争执,依旧存在,他们所刻意忽略掉的时代,也越来越在生活里露出端倪。那些对于不安稳生活的惧怕,小心翼翼行事的作风,折损自己欲望和期待的生存哲理,都在替他们表述着这段经历所带来的意义。

我也早已经不害怕这些争执,令我担忧的是“真的有多少我们,敢没有任何犹豫的对那位逼迫我们互相揭发的老师说,我们的好朋友并没有做错任何事。”这些被时代所划伤的痕迹,是不是已经烙印在了下一代的身上。又有多少已经独立思考的80代人们,试图去了解过上一辈这些话的缘由。我们要么认可了,要么让这些争执逐渐被时间隐去,从未真正面对。但它是应该被提起的,至少我们,可以以爱的名义,来从容面对。

《鲤,因爱之名》中所提到的父辈,不仅只是我们曾有过深刻代沟的父辈。我们大概更愿意用些柔和的方式去了解过去,并且赋予真正的理解----------并不是一味的抹去和无条件的赞同。我们也更愿意以这样一种方式,在他们迈向老年的时给予些宽厚而温馨的爱。
3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鲤·因爱之名的更多书评

推荐鲤·因爱之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