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细心品读的一本书

o
2009-09-12 看过


斯蒂芬·金的《On Writing》出版于2000年,当年台湾的商周就将其引进出版,译者是曾靜瑤与高美齡,书名就叫做《写作》;两年之后,珠海出版社将台译本引进,改名为《抚摸恐怖:我的创作生涯》,其后又推出了一个红色封面的版本,书名改为《斯蒂芬·金:恐怖小说大师》,这一版本至今还在销售。无论是商周版,还是珠海版,都并非全译。

在2006年,台湾的商周又重新推出了一版全译本,译者石美伦,书名是《史蒂芬·金谈写作》;2009年,上海译文出版社也推出了新版,书名为《写作这回事》。

在2003年的时候,陆谷孙曾经在《万象》杂志上作文一篇:《旅途良伴:金先生论写作》,也就是译文版《写作这回事》的序言的前身,当时的第一段话是这么写的:

“远行回来不久,看到一本叫做《抚摸恐怖——我的创作生涯》的书,由台湾两位女士译成中文,内地的珠海出版社在内地出版发行。一经对照,果然就是On Writing中译本,只是不知道"抚摸恐怖"四个字从何而来。原文中的A Memoir在中文版的封面上成了Amemoir,封面设计和责任编辑都去打盹了?译文也不敢恭维。金先生在回忆幼年被钟点工保姆欺凌时写道:After having a two-hundred babysitter fart on your face and yell pow!The Villege Voice holds few terrors.意思是指幼时被体重两百磅的钟点工保姆对着你劈头盖脸放屁,长大以后无论《村言》("村"者,当然是纽约的格林尼治村)杂志对你的作品如何指摘,都没什么可怕了;但《抚摸恐怖》的译文却完全离了谱:"如果你经历过两百磅重的保姆在你脸上放个响屁的事件,写起《村声》来,就有点恐怖。"翻译就是背叛,诚哉斯言。”

其实,和时下的一些大陆译作所犯的低能错误(比如《萨琳娜》里将“Wilkie's wife had never left Boston. ”译成“威尔基压根就没有离开过波士顿”)相比,陆先生指出的这个错误应该获得谅解。

之前的大陆译本,首先是不够全面,是个节本,同时因为当时的一些客观条件,一些细节译得不够到位。而台版因为一些小说译名与大陆存在不同,因此总不是最完美。

阅读新版的《写作这回事》后,发现基本是能让人满意。譬如先前摘出的那句话,新版的译文是:一位两百磅的保姆朝你脸上放屁,还大喊一声“炮!”,有了这样的经历,《乡村之声》之流再怎么样也很难吓倒你了。

当然,我对“《乡村之声》”这个译名还是有所不满的。说起《乡村之声》或者《村言》,估计没多少人知道;但一说《村声》,文艺青年估计多半会知晓。在这类名词的翻译上,还是跟从通译法吧。

看着斯蒂芬·金在书里叙述自己是如何从不气馁地投稿,收到退稿信,继续投稿,心中真是感慨颇多。特别推荐说到《《陷坑与钟摆》那一段,原来大作家在小学里就已经这么有生意经了,虽然后来被残忍地扼杀了。

最后,想说这本书适合慢慢地看。许多地方要慢慢体会,才会明白妙处。如果书中的注释能跟全面一些,更准确一些,会更好。比如给托尔金冠以“魔幻”的名号,似乎就不那么稳妥。
25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写作这回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作这回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