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出版当年的《南方都市报》

[已注销]
2009-09-12 看过
1939年,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在对北京猿人头盖骨进行研究后,提出北京猿人是最早的食人族。他认为周口店曾经同时生存着两类猿人,一类人头脑发达,另一类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后者实际上是前者的猎物。之所以得出如此结论,是因为在全面负责北京猿人的发掘研究工作中时,他发现数颗北京猿人头骨顶骨表面,或留有多处凿痕,或留有切痕,似乎是遭到尖锐物打击所致。并且他还发现,周口店出土的其他动物化石,躯干骨和四肢骨都是多于头骨,但北京猿人却恰恰相反。发掘出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头颅面部和底部的骨骼没有多少,却有较多的头盖部分。他认为从结构上说,人的颅骨主要由前面的面颅和后上方的脑颅组成,而北京猿人都只剩下了头盖骨,绝对不正常。因此他推测,北京猿人将同类脆弱的面部砸碎,取食脑髓,最后只留下了坚硬的头盖骨。

1941年,北京猿人头盖骨遗失,魏敦瑞终止了研究。对于魏敦瑞的结论,中国学者们一致反对,至今仍然。可以想象,他们是多么愤怒。

与之有关的是,1999年,西方科学家们论证了欧洲古人类尼安德特人曾发生过食人现象。2003年,美英科学家又发现,世界各地不同种族的DNA样本中,还有抗食人基因,表明"人吃人"现象可能曾经是人类祖先的一种习俗。而现代人普遍拥有这种基因,说明我们的祖先确实可能有吃人的习惯。

其实人吃人的事情晚近发生得并不少。在中国的历史中,"人相食"、"易子而食"的记载比比皆是。为什么一说到北京猿人是食人族,中国的古人类学者们的反驳就会如此高度一致?似乎他们的反驳已经立论严密,牢不可破。

这并不是中国的学者们达成的惟一的高度共识。在《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一书中,作者史蒂夫。奥尔森惊讶地发现中国的学者们几乎所有都奉信人类多地区起源学说,他们坚定地认为,现代中国人是北京猿人演进而来的,而不是像国际学术界公认的那样起源于十多万年前的非洲。这些人全然不顾多地区起源学说已经被大量的证据证明是站不住脚的,这些证据中就包括基因研究。而基因告诉我们,现在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源于走出非洲的人类(现代人)。大约6.5万年前,一部分现代人沿着亚洲南部的海岸到达澳洲,而从澳洲向北迁徙到东亚,那已经晚至4万年前。这些现代人就是中国人的祖先。而像北京猿人这样的人属种类的确曾经在地球上存在过,但是在与现代人的竞争中,其他人属,包括北京猿人被淘汰掉了,并没有后代存续下来。

奥尔森肯定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的学者都那么一致地坚持多地区起源论。我想,任何一个真正热爱科学的西方学者都不能理解。他们不明白,中国的学者,无论是自然科学家还是人文学者,他们必须,并且首先要热爱"历史",哪怕这"历史"和最不撒谎的基因也有着根本的冲突。他们并不惧怕背叛科学,他们怕的是被"历史"抛弃。

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也是历史,是奥尔森这类热爱科学的人改写的一部人类历史。在这部历史中,他通过基因告诉我们,无论西班牙人还是中国人,无论白人黑人,只是在最表面的地方有差别。基因研究还证实,人们之间的联系极其密切,并且几乎可以肯定有着同一个祖先。

当然,奥尔森的历史休想在中国的学者中间得到广泛的共鸣,因为谁都清楚,我们是例外的,我们的祖先是一块遗失的头盖骨,或者黄帝。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