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定格一生

长河落日
2009-09-11 看过
以儿童失踪案件为题材的小说,大约尤其适合由女作家来执笔。失踪不同于凶杀,凶杀意味着斩首,是晴空霹雳和戛然而止,而失踪则代表了凌迟,是悬而未决与来日方长。对于儿女遇害的家庭来说,或者相互依偎并擦干眼泪,重启生活将往事埋藏;或者深受打击而夫妻反目,分道扬镳与记忆挥别;它是句号,是感叹号,是回车符,既是终结也是开始。而失踪却不同,它是逗号,是分号,是省略号;它既是残忍的煎熬,又是甜美的诱惑;它是迟迟不肯结痂的伤口,反复开启回忆之匣——匣中盛满无数的“如果当时……就不会……”;它又给人以时断时续若有若无的希望——而希望却是世上最易令人绝望的一种慢性毒药。暴风骤雨将人浇成落汤鸡,却还有可能带来雨后的彩虹;而绵绵细雨无止无休,是漫长而压抑的阴霾,比地平线还要深,还要远。这种微妙,这种细腻,这种徘徊、犹疑、欲去还留,恐怕只有女作家的纤细与敏感方能体察入微。在《贝塞尼家的姐妹》中,劳拉•李普曼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家庭如何在一桩失踪案的侵蚀下一点一点分崩离析,选择坚守的人终究被一次次微茫的所谓蛛丝马迹吞没,选择逃离的人呢?纵然人走得再远,心却一秒都没有释怀。

在这部为她赢来好几座奖项的小说中,李普曼选择用故事结构来酝酿悬念:当下的剧情只发生在几天之间,回溯的路途则延展三十余年;当下的侦查中,不时穿插神秘主角的记忆碎片,片片令人暗暗心惊;回溯的故事里,冷不丁会毫无预兆地抖落一片荆棘,读者错愕之余,忍不住还要揣测,这个家庭究竟还隐藏了多少秘密?更令人心痒难耐的是开篇不久,作者浓墨重彩地雕刻姐妹二人失踪前的每一处细节、每一个动作,于是随着她们俩轻快的步伐,早已获悉“快要出事了”的读者脑子里那根弦越绷越紧,偏偏作者却又在答案马上要出现的时候故意缄口不言,仿佛笑眯眯等待着读者问出那个所有作家都最喜爱到无以复加的问题:“然后怎样呢?”凭借一股从容不迫的张力,李普曼成功地将三大悬念保持到结尾——神秘的女主角到底是不是希瑟•贝塞尼?过去三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发当天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呢?性格决定命运,而命运也可以逆转性格,答案也许就沉淀在封面上两姐妹平静无波的眼眸深处。

阅读这本小说,相当考验读者的耐心——书中格外丰富的细节自是源于李普曼与她成长于斯的巴尔的摩那份会心默契,丰沛的情感在呓语低吟中缓缓流淌,几乎肯定要让急性子的读者抓耳挠腮;而其实并不能算太意外的真相,又不免会给期待过高的人稍微泼点冷水。然而融入这部彻彻底底的写实佳作完全值得,因为我们只需消磨区区几个小时就能洞察到——她早已被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天,之所以将毕生付与奔逃辗转,其实只为求得一场救赎与解脱。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贝塞尼家的姐妹的更多书评

推荐贝塞尼家的姐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