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れは袋小路への道標である

nsga
2009-09-11 看过
對不起,標題引用的並不是「向日葵の咲かない夏」裏的話,而是出自綾辻行人的「どんどん桥、落ちた」。看過後者的我,是不會成爲前者的理想讀者了,構築在「同樣的」敍述性詭計之上,被騙一次就夠了。盡管如此,這本號稱非典型新本格的推理小説還是給了我相當爽快的閲讀體驗。

曾幾何時,我覺得看推理小説的樂趣在於戰勝作者。當然那是小時候的事情了,現在說起來還真不好意思。但是被敍述性詭計騙倒這種事情,我還是不能安然接受乃至將其作爲閲讀快感的一部分來享受。像個八卦おばさん一樣熱衷於窺探作者的真實意圖,成了我看推理小説的常態。以下内容都建立在我這种閲讀癖好的基礎上,所以要事先説明一下。我的對手並非拿著兇器的兇手,而是手執「語言」這一危險品的作者。

「向日葵」的詭計,正是「吊橋」式詭計的豐滿版。正因爲豐滿,詭計構成的各項條件也比「吊橋」更爲合理。「向日葵」詭計的僞裝是故事内在邏輯,而簡陋的「吊橋」只能大量借用故事外的「常識」,生硬都合也在所難免。不過,不過,它們本質上一樣的。「向日葵」的詭計並不是錦上添花,道夫心理異常的真相一經明確,接下來就是等作者自動把故事完成而已了。

堅信著「人死不能轉生推理不能神棍」的我絕對是勝ち組w只是就算我覺察到蜘蛛S君的話和道夫的回應正好形成一個完整的思考過程,也不敢妄自揣測作者玩的多重人格……但是到這裡還沒看見路標……還沒有……

死路在於隅田和所婆婆。能夠和道夫的妄想對話的只有道夫和他的妄想,爲了讓故事更合理,這兩個人在我看來就變成了不得不成爲詭計的詭計,儘管作者給他們安排了合理的歸宿又如何……這兩人是爲欺騙讀者而欺騙讀者的存在,是一塊指向死路的路標啊……

「吊橋」某幾篇就是只能稱作「謎題」而不能稱爲「小説」的東西。作爲挂著文學研究者牌子的死文系,我覺得,敍述性詭計這種東西如果可以讓讀者達到一種心理反差,從而真切地觸摸到人物的存在,那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手法。如時鐘舘時間流動與外界不一樣的少女,如眼球忘記了的時間中那位好友兼兇手。當真實從中噴湧而出時,各種悲切、恐懼、陰暗的心情也同時衝擊著讀者的神經,這才是敍述性詭計的正確使用方法。

個人扭曲的對推理的看法講完了,下面說說内容上的。

說實話,不知道是翻譯的問題還是確實如此,這本小説並沒有帶給我多少新鮮感。新本格愛用的詭計、乙一愛寫的天然陰暗和京極的心理疾病,各種流行要素齊集一書。個人比較扭曲的原因,我覺得他們的行爲都是可以理解的。人與人疏遠得要去與貓狗昆蟲對話求得片刻安慰,書中體現的就是這樣的世界。不過幸好書中主角們都是較爲單純的小孩和老人,此書才不致淪爲對社會進行淺薄反思的社會派。面對世界對他們施加的壓力,這些社會鏈條之外的人們只能選擇更本原的方式去反抗。我支持“人之初性本惡”的觀點,小孩子的殘酷至今還留在我的記憶之中,而終究這種殘酷不過是外界的扭曲在他們内心的反映。
如果是ACG,或者我可以享受單純黑暗的愉快,但是對於文字,我不禁要糾結:到底問題出在哪?道夫只想要一個像美香一樣的可以說說話、可以觸摸的對象。書中游離于情節之外的、對道夫精神動搖的描寫,讓人看到了他的需求一點都不複雜。既是加害者又是受害者的這三人,不過是想要有人告訴他們“不這麽扭曲也可以”。

結果還是這個不關注内心的社會的錯麽?把什麽都推到社會頭上也是一塊指向死路的路標啊233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向日葵不开的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