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一九八四

附庸风雅
2009-09-10 看过
在买到《一九八四》的同时,我正在读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描写了他所经历过的那段严酷时期,不再沉默的呐喊着。同事说王的书太黑暗,太压抑,我却看得畅快淋漓。
《一九八四》是作者在1948年预言的1984年的人类社会的景象。他所构造的未来,是一个“党”统治大众,对神秘的“老大哥”顶礼膜拜的极权等级社会。这种极权扩展到社会的各个方面,甚至控制着人的思想。人们没有私生活,没有自己的情感,没有思想,无论身在何处都处在电幕的监控下。思想警察随时可以对人进行拷问、酷刑和处死。为了保证“党”永远正确,所有档案、统计数据都在不断删除、焚毁和伪造着,以此来篡改历史,抑制和消除个人记忆。社会黑暗颠倒、事实混淆,大家的生活糟糕透顶,却又不自知,在粉饰了的数据中,他们一直过得比过去好。
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一九八四》的描写已不仅仅是黑暗和压抑,而是令人恐惧而迷茫的。
王小波说:“对于我来说,它(《一九八四》)不是乌托邦,而是历史了。”
而于我看来,《一九八四》不仅是预言、是历史,也是现实,不论《一九八四》描写的环境多么虚幻,多么惊心动魄,关键是它从本质上揭示了一切。书中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一种亘古不变的精神。
在《一九八四》里,我们反复看到独裁者的口号:“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可以这么理解,一切历史都是根据当代的需要而编写的。社会的统治者有意识、有步骤地修改和消灭过去,把过去塑造成他们所希望的样子;统治者们同时鼓励一种“双重思想”,在自己的思想中容忍矛盾,使思想者非有意说谎,但又真的相信这种谎言,成为一种诚实的自我欺骗,从而达到统治者所希望的思想定向。
别说书中描述的这种极权社会让人恐怖地混乱了,极权其实无处不在。
不用说四十年前的那段荒谬历史,不用看每天符号化的新闻节目,不用寻找如今消失了的FLG等资料……最简单的例子就在身边,一个数千人的事业单位,公开违法,剥夺人权,不顾群众的怨声载道,官方的报道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叫好声。
没有人反抗,在这个时候,任何的抗议都是无意义的。我也逐渐变得不再好奇渴望走到镜子背面看真相,有什么好在乎的呢?作为一个像大多数平庸且狭隘的头脑而言,不问明天,不思考现实和命运,眼前一派看上去很美的和谐景象,足以满足了。
据说,我出生于公元一九八四年来临的次日。温斯顿说:“是不是1984年完全没有把握……如今在确定某一年的时候没有一两年的误差是不可能的。”谁知道呢,也许去年、今年、明年,每年都是1984年。
0 有用
0 没用
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