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关于本书的几个主题

StYi已被停用
2009-09-10 看过
其实我想说泄底也没所谓……现在不是原作发表的93年了,谁都能看出来吧,何况本作也不是推理……当然如果有人坚持东野的推理观那我没说的

简单说,本作的几个主要元素是“克隆”“两生花”“残酷青春”

克隆……93年来看的话其实本作算是非常“理系”了吧?毕竟那时候还没有多莉羊,然而东野确实把这个问题写得很漂亮,克隆技术的细节写了很多(当然这些细节很多都是他本人和当时科学界的yy),但是总体上没有太浓的科学气,至少不会是《超理科杀人事件》那样吧,笑。不过其实说来,涉及生命伦理的话题本来就可以写得很伦理而非很科学,考虑到多数推理读者的理科或类似背景,这点理系气氛其实算不得什么了。哦当然,如果接受东野其实就是在创作畅销文学的假设……那么笔法上还是可以赞美一下。至于这个话题的超前性我就不赞美了,反正大家知道作者平时会阅读专业信息……何况知识上其实有点伤……

两生花……这个叫我怎么说呢。其实同类的作品太多了,尤其是这种命运的共鸣结合身世的共同牵绊,其实是不是双生也已经不那么要紧了吧?然而我想说的,是两生花这样的主题必然带有的宿命气息,结合本作中克隆人的设定,反倒在情节构造上产生了两难。因为她们不是“一模一样”,而是“分明就是一个人”,那么她们那些细小的共同点或者心灵感应就不再带有任何情节上的实际价值,反倒是把提示给了一遍又一遍。加之命运的共鸣和身世的交缠,其实可以清楚看到,从叙事结构上建立起的双生结构其实质是徒有其表。换句话说,其实两生花的故事叙事,反倒从内部将自身拆解得一干二净。剥去双生结构之后,这就只是个简单的残酷青春的故事。

残酷青春……好吧,我们终于到了故事的内核部分。命运的作弄、家庭的秘密、社会的扭曲,基本上是残酷青春故事里必然的外力组成。本作之中这三种力量聚焦在一处,构成情节前进的主要推力。然而这三种力量的结合究其根本仍然是多少脱力的:家庭的罪责被推给了社会之后,就被无私甚至绝望的爱取代;社会的扭曲其实根本不在于社会架构或人性,相反是有一个典型的恶的力量(伊原系)为一切错误负责;至于命运,在失去其他两者的力度之后,实在不可能为这个故事加上任何悲剧力量,毕竟一切似乎都只是人事。残酷青春的故事最容易发生的失败,就是始于青春而归于青春,除此之外一无他物。然而在第十三章,鞠子与父亲以忏悔与救赎式的格式结束,双叶也毅然离开讲介独自驱车前往富良野,这个故事就必然将以两个少女在旷野中的相遇结束了。结尾的场景美得撼人,同时也空洞得可怕,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遗憾,当然,更合格的读者们会用眼泪填补这个空洞的。


从本作中可以看出,东野的笔法可说已经稳定而成熟,比如景物与心理描写的手法,揭示社会邪恶力量的手法,都能看出是典型的东野风。在某些问题上的处理,也确实可说圆熟,比如寻求真相的主题在结尾处其实已经彻底换成独力抗争邪恶力量,这固然是情节推力已经衰竭,然而这个高潮仍然说得上漂亮。其实,只要自认还算年轻,本作应当都会激起很多共鸣。然而共鸣之外,东野并没提供什么别的东西。不过为这些共鸣,也就值得一看了。

最后,为什么东野在这里吐槽过札幌的钟楼,后来又在秘密里吐槽一次……那个钟楼真可怜……
9 有用
4 没用
分身 分身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分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分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