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元素+本格推理=不容错过的西蒙·亚克

译者谢顿
2009-09-10 看过
在阅读《西蒙·亚克的使命》之前,从没接触过这个系列的短篇小说,但一读之后,便喜欢上了。

爱德华.D.霍克最拿手的便是在有限的篇幅里写过一个完满的本格推理故事,这是他所有的作品的特色;而不同的人物,则带给作品不同的基调和色彩。譬如在山姆·霍桑探案集里,这位乡村医生侦破的,都是挺现实的案子,而他最常唠叨的,便是和酒有关的事儿。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禁酒时期给作品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西蒙·亚克系列,则引进了大量的神秘元素,这篇集子里几乎每篇作品里都会涉及到一些宗教信仰、历史事件或者历史人物。译者十分认真,将背景的知识交代得清清楚楚。

但我在看完整本集子后,总感觉与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搭档不同,在“我”(姓名一直未透露)和西蒙·亚克两者间,西蒙的形象总是模模糊糊的,他的年纪,他的长相,他的生活方式,一直都保持着神秘。读者更熟悉的,反而是“我”:出生在一个美国小镇,年轻时就逃离了这个地方,开始是做新闻记者,然后进入海王星图书公司工作,步步高升。

《西蒙·亚克的使命》中收录的9篇作品里,5篇创作于50年代,4篇创作于80年左右。将这九篇作品放到一起来看,就会发现有趣的一点:作者爱德华·D.霍克创作时并未好好查证先前的作品,因此,在1956年的《地狱判官》(The Judges of Hades)里,“我”年届不惑之前,荣升纽约某出版公司副主席,当时西蒙·亚克在为“我”写第一本书;而到了1982年的《独角兽的女儿》(The Unicorn’s Daughter)时,西蒙·亚克的那本书已经出版有十多年了,而“我”是海王星图书出版公司的高级编辑。

这系列故事另有一大特点,是在情爱方面。在《地狱主教》里,“我”与一位英伦女子暗生情愫,在《罪恶之剑》里,也对一个年轻美女着笔甚多,“那是个金发美女,宽松的白色上衣和蓝色短裤——真是够短的”,“对那对美腿的印象一直萦绕在我脑海好些日子。”

爱德华·霍克为何要在作品里加入这些情节和描写,尤其是后者,着实令人好奇。在我看来,他一是要打破古典侦探小说里没有情爱描写的成规;第二是因为这些作品都是发表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纸浆杂志上,加入这些描写较能吸引当时的读者;第三或许是因为当时二十来岁的爱德华·霍克生活里遇见了什么美女,徘徊难忘,于是就写在了小说里。

下面来逐一盘点下几篇作品:

《死人村》:爱德华·霍克的处女作,还显得很简单和稚嫩。一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跳崖自杀,解释也不太服人。

《来历不明的男人》:手法简单却巧妙。众目睽睽下的杀人案。

《地狱主教》:译文文笔出众。佳作。

《地狱判官》:从此开始,爱德华·霍克笔下的故事已经开始复杂起来了。

《罪者之剑》:好作品,有一个神秘教派登场。
(这篇有个小地方说明一下,140页的脚注,Sangre de Cristo,这是西班牙文,回译成英文该是”基督之血“(blood of Christ),手头也没原文,不知是否因为原文印错而导致了译者误判)

《开膛手杰克的宝藏》:对开膛手杰克传奇的有趣解读。虽然说不上天衣无缝,但挺有想象力。

《海上漂来的木乃伊》:线索就在一句对话里。

《独角兽的女儿》:开头很精彩。一个无名作者来出版社投稿,却趁着编辑打电话而从高楼跳下。

《帕克大道的女巫》:一男子被卡在旋转门里,离奇死亡。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西蒙·亚克的使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蒙·亚克的使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