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棍一不留神就革命了

修复的薄码.AVI
2009-09-10 看过
提到nue恋就不能不说萨德,萨德是nue恋的代表人物,但不是什么nue恋者的榜样,领袖,教皇,偶像,神之类。他只不过是个被研究的典型案例,仅仅对nue恋研究有历史价值。

分析他可以从两个层次:一是他本人,二是他的作品:
    
他本人——无论按照他生活年代的标准、还是我们现在的标准,基本上都是个精神病患者,起码是一个有人格障碍的人,比如他缺乏正常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并且毫无疑问的是个xing变态者。他是双性恋,并有严重施虐倾向,所以他喜欢鞭笞甚至刀割火烫和他xing交的人。虽然正常人看他的xing活动已经感到不能接受,但其实他实际做的,远远没有他小说里写的那么残暴,信马由缰的想象总是比被无数规定禁忌束缚的现实更自由宽广。

那么,他的精神问题有多严重?其实没多严重——

首先他在虐恋活动中感受到非常强的快感;于是被快感所控制,无法自拔;最终导致在性活动中,他无法准确控制自己的残暴举动。话说当时参与nue恋的贵族不在少数,但似乎没谁像他频繁把人玩残。

但是,他是真的完全没法控制么?事实证明他有他自己的分寸,比如他并没把谁真的弄死,还有他有选择地只践踏低级ji女和他诱拐的穷苦女人,从不践踏对他有利的贵族妇女,甚至不践踏高级的交际花。我甚至在想,他是太轻视弱者的生命,才有意对弱者不控制自己的残暴。他这么精,这么会看人下菜碟儿,他哪是什么不屈的自由战士啊!分明是一个精神略不正常的、暴躁并卑劣的鸡贼。

他为了自己的快感,侵害了他人(指非自愿被他强迫虐待的人,而非自愿的情况),社会要惩罚他这是很正常的,放在任何一个环境中都会如此。但他不屈服于社会的惩罚,社会不让他通过残暴行为实现身体的快感,他就把残暴写成书,一方面发泄自己被压抑的能量,一方面试图搅乱整个环境和人们的思想。他的残暴不可控,其实是他感到环境的压抑,压抑造成的愤怒不可控。

不过,当时对他的惩罚确实有失公平,他虐打几个女人,写了几本黄书,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呗,可是他却被当危险的思想犯,zheng zhi犯,关了很多年,可以说是遭到了强权的迫害。
   
再说他那些搅乱社会令教会恐慌的作品——他的小说除了炫耀他曾经做过的,以及他想象过、却不能实施的nue恋行为,更深层次的意义是反基督教,因为他在小说中一定要用残暴的手段蹂躏那些被基督教洗脑的好人,越是自诩贞洁,自诩善良,自诩诚心地信仰上帝的人,越要被歹徒用各种手段践踏。比如《淑女的眼泪》里,好姑娘茱丝蒂娜历尽种种折磨侮辱,被判死刑,但从不怀疑上帝,直到最后却被闪电击穿而死。萨德的意思就是嘲弄这些基督徒:别傻b了,如果上帝仁慈,他干嘛不救你?与普通基督徒拿愚蠢当善良相对应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践踏信众的歹徒正是《索多玛120天》中荒淫残忍主教之流,于是更进一步从愚弄信徒上升到针对上帝,表达了“如果有上帝,那么上帝也是个邪恶的家伙”的观念,全面地发泄了他对基督教的怨恨。
    
总结一下就是,萨德是个反基督的、xing变态的、天才的、精神病患者。

最后还要分析一下萨德的反基督——通过对他本人和作品的简单了解,我们不难看出,萨德的反基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壮举,并非因为看到基督教的种种邪恶不堪,出于追求正义、善良、人道、自由而跟它势不两立。仅仅是他由于特殊的癖好无法自控,屡屡惹事儿,多次遭到教会和当局的镇压,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压迫,才开始了渎神的反抗。显而易见地,如果跟他过不去的是伊斯兰教,他就会反真主,如果是佛教,他就会反佛祖。他完全是在泄愤而已。

虽然萨德的所有反抗都是基于自私目的,但基督教确实也不干净,邪恶虚伪,自相矛盾,令人讨厌,于是萨德的反抗就很自然地被另外赋予了高尚的颠覆涵义,只能说实属凑巧。

本来是恶棍萨德和扭曲的基督教之间狗咬狗,只因为基督教比萨德更加面目可憎,萨德的反抗姿态又那么决绝,多个偶然一下让他被标榜成不妥协的叛逆者,颠覆者,革命者。恐怕萨德也想不到,自己这么邪恶,跟任何基督或非基督的美德都不沾边儿,不过是争取乱来的自由不成功索性豁出去用自己诡异的颠倒的天份寻衅滋事,却一不留神成了反基督的一面旗,革命起来啦。

也就是说,萨德首先是个xing变态的精神病患者,然后是个天才,最后才是个反基督者。
12 有用
2 没用
萨德大传 萨德大传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萨德大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萨德大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