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写给90后

minami
2009-09-09 看过
“1969年这年,东京大学停止了入学考试。披头士乐队发行了《白色专辑》、《黄色潜水艇》和《修道院大道》,滚石乐队发售了最佳单曲《夜总会女郎》。还出现了一群被称为嬉皮士的人,他们留着长发,呼吁爱与和平。巴黎,戴高乐下台;越南,战争还在继续。”最开始我以为按照村上龙的作风,所谓的“69”就是狭义上的“69”,咳,狭义上的猥琐。但是英文题目明明就是sixty-nine。说的是1969年。其实这一年对于村上龙们来说并不是一个特定的年代,而是一个段特殊的青春。这段青春所有人都多多少少拥有。其实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变化,这一代的青春和下一代的青春并不会有本质的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是日本60年代的青春,我却说要献给中国的90后。我希望现在的那些中学生们能看看这本书。就算出生的年代不同,我们都拥有残酷而美好的青春。
写一些感性的东西,就避免不了出现春秋写法或是装B文体,我们当初语文课反反复复不厌其烦教会我们修辞语法和正确使用形容词就是为了让我们在可以拽文字的时候拽出去,而不是写干巴巴的文学然后鄙视别人的感性。人不赞美生活不自恋是很无趣的,所以哪怕一口面头汤我愣是喝出鱼翅的感受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每次看到80后和90后争论我一般的评论都是类似的,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其实,我们都一样。你们做过的事情我并不会觉得多么新奇。就像我们看《69》里面的矢崎剑介。好吧,现在没人穿夸张的喇叭裤,没人拎着大型的录音机在街上走,没人再拿披头士当作流行,没人觉得反战、支持无产政府武装就是叛道离经;正如同现在的学生也不会去跳迪士高,去午夜小剧场看循环电影,去滑冰场喝汽水看女孩的高腰牛仔裤,逃课去sony房玩单机游戏,去音像店买磁带整天都背个 walkman。时代肯定是要变的,我高中的时候跟同学在教室用班里的电视看杰克逊的MTV演唱会,轮到你们的时候你跟你的同学在教室里讨论巨星的陨落。
我们不可能一样的。不可能要求我们打魔兽你们也打魔兽然后我们的孩子还在打魔兽(不过这也许是一些人的梦想………………)。新偶像,新游戏,新的流行 style,新的爱情观念。但是我们的青春模式都是一样的。包括村上龙。我们都是村上龙。我们都头疼学业,无论成绩好坏都厌倦学习,都要不小心上课溜号,给老师起外号,觉得老师、家长乏味愚蠢专制,觉得学习好的书呆子是可耻的,跟小混混一起玩才叫酷,女孩子都跟着流行想办法打扮自己,同时跟学校规定作斗争,喜欢高大阳光的男孩子,逃课出去吃零食逛街打游戏,为了课外书和父母争吵,努力想让大人们接受自己的生活的新鲜但是最后基本都放弃而转到地下活动,漂亮的活泼的女孩子特别受欢迎,但是不特别好看但是会倒贴的女孩子才最吃香(………………),一般校花都不是最漂亮那个而是最高傲那个,总认为自己什么都明白这个社会这个人生简直看透了,上班族真可怜要是自己才不受那个辛苦而去做自由职业。
我看《69》里的学生生活就像是看自己的。青春是烧开的水壶,滚烫,一肚子蒸汽,想要爆裂。剑介他们的青春时光大把大把,可以把时间浪费在动物园,太阳底下,诗集里。青春之中的孩子们开始懂得世界,开始总结自己,开始觉得自己很有价值,开始怨恨这个包裹自己的无聊社会。为了吸引女孩子的注意要使自己变得很酷,于是听流行乐,愤世嫉俗,幽默,流里流气。做一件事情并不是真的喜欢,而是这样大家会觉得酷。剑介他们喷薄的自我意识和对于过剩的精力和时光的发泄,推动他们做“校园封锁”。这件事的破坏性和反叛性巨大,简直就是在对外宣称,我们长大了,我们有力量,我们有思想,我们有个性。就好像现在90后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宣告自己的存在。青春最惧怕的东西就是默默无闻。似乎那个时候,是我们立志要让自己special的最开始。
“校园封锁”那段描写的真好。剑介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贴大字报,破坏桌椅,漆油漆,这些行为对自己的真正意义在哪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些时候上一代看下一代真的觉得他们实在对自己不负责任,就是出自于此。他们只是觉得很酷,觉得很好玩,觉得情绪得到了发泄,但是至于对今后人生的影响和后果,怎完全不考虑。而对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需要去努力思考。后来警察和学校问他们,和蔼的老师都很不理解,“你们到底有什么不满意?”啊,这是最有趣的部分了,那时候就是不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教育部对不起我们,社会对不起我们,父母对不起我们,学校对不起我们,督导队对不起我们。现在回首看,似乎那时候老实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大概就是那种“我要站在世界顶点”,“让所有人听到我的声音”的巨大野心和理想吧,所以对现状很不满。最后灰溜溜的跟着同学们一起清理,又回到原点,啊那掌控世界的几分钟啊就这么没了。
村上龙说他永远无法忘却那时候一些老师带给他的伤害。其实这并不是忌恨。我也记得。虽然现在可以释然可以理解,虽然并没给我现在造成多大的伤害和影响,但是始终记得,她们在那时带给那时的脆弱敏感又骄傲的我的伤害。对于那些无趣的并且也要把别人变得无趣的变态的大人们,你们长大了之后就会理解的,不会再恨他们,但是会记得那些事情。初中的时候班主任对秀秀说,“孩子不成材得成人”,好吧,这很恶毒,好吧,上课看课外书和同桌聊天就成不了人?不过无所谓,我现在不但成人还成材。我不恨她,后来我还很喜欢她,但我始终记得这句话。那时候我们普遍都恨父母。父母简直就是拿着巨大的剪刀和绳子把我们修成奇怪形状的变态园丁。不准看漫画,不准出去玩,不准逃课,不准谈恋爱,多可怕。秀秀已经是我看过的比较酷和开明的中国家长了,但是上述东西她也不允许。但是现在我告诉她多亏了那时候我偷偷做了那些事情我现在才这么乐观,她为此觉得挺高兴的。父母还强迫我们做一些事情,学画画,参加作文辅导,背英语单词,上舞蹈课,监督我们练习钢琴,太可怕了。但是现在我告诉她多亏了她让我学那些东西我才有自信去计划我的生活,她还是很高兴。生活有时候类似一种轮回。每个人都要经历,虽然明知道可能是错的,但是还是要接受,长大之后就能理解了。
《69》最好看的还是后记。这是这本书的灵魂、中心思想和主旨。村上龙让剑介挨过打,出过糗,无聊混日子,从开头就在幻想女人但是直到最后连个kiss都没有,还和朋友拌过嘴,最后的结局也说不上是好是坏,但是他说这还是个快乐的故事,“今后再也写不出这么快乐的小说了”。青春是快乐的,虽然我那时候觉得简直就是糟糕的时光。都干了些什么啊,写了几本幼稚而又卖弄的小说,数十本无病呻吟词藻空洞愤世嫉俗的日记,看了一堆一堆好的坏的现在都不太记得也用不上的漫画和书,做了10多年的优等生和宣传委员但是现在觉得似乎没什么用,更不要提那些现在看来完全是灾难和闹剧的恋爱,不是不美好只是对我现在影响太恶劣了,早恋还是要不得的。至于那些逃课出去打游戏和男孩子逛街吃零食买漫画的部分,我简直不想提。青春是场快乐而糗的回忆。
有时候80后90后的会发生激烈的辩论,那是非常没有意义的。岁月是可怕而有力的,到了那个年龄自然就会体会,社会比我们想象的更有感染力,它会把你变成一个不同的人,你之前讨厌的人。
青春期我们所有问题的根源在首次认识自己。所以我们所面临的思想斗争和个性冲突都是一样的。青春永远面临两个冲突:一个是物质的过于富足对应思维的空虚,一个是思考的过于丰富对应生活中的相对枯燥。这两个冲突总是交替出现。《69》,简直就是献给所有的村上龙们。我们都是。
我最喜欢《69》的部分就是后记的后半部分,“不快乐的生活是种罪孽。有权利的人是很强势的,只是拳打脚踢一场,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唯一的报复手段,就是活得比他们快乐。快乐需要能量。那就是斗争。那场让所有无聊的家伙都能听到我的笑声的斗争,我想大概会坚持到我生命的终止。”以上都是废话,此段才是我唯一想说的话。

文章地址:http://hi.baidu.com/graceheping/blog/item/22c84c55c13419cdb645ae55.html
155 有用
15 没用
69 69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6条

查看全部76条回复·打开App

69的更多书评

推荐69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