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小鬼和老鬼

NULLAND
2009-09-09 看过
人们通常回忆自己的青春岁月时,会觉得它是那么无忧无虑,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肯定是其中一段疯狂经历。1969年的村上龙十七岁。这本书就是写他十七岁的生活,把这本书定为青春文学作品不会错,定义为校园文学更准确。小说的故事发生在校园中,而且最让人产生期待的,也是构成这个故事主线的是矢崎一心要泡到一级校花松井和子,这个故事的主线产生了这本小说的大部分趣味。不过,这样的校园青涩爱情却不能更准确地说明这本小说何以如此妙趣横生。

本书写活了一个“自由主义小鬼”矢崎,也就是作家村上龙自己。在本书的腰封上你可以看到这样的文字“日本的凯鲁亚克、日本’垮掉的一代‘代表人物。。。。“凯鲁亚克是美国作家,他的《在路上》也是一本妙趣横生的书。那本书里塑造了一个叫狄恩·莫里亚蒂的人,我们可以把这个人称为”自由主义的老鬼“。把村上龙和凯鲁亚克拉到一起说,其实还不如把矢崎和狄恩·莫里亚蒂这两个”自由主义的小鬼和老鬼“拉到一起说。

自由主义中“自由”这个已经和“主义”一样变成陈词滥调了。自由本身不是美德,但人人都向往自由,自由本身也不是乐趣,自由本身也带有贬意,它还可以意味着不负责任,逃趋利避害和自私自利。自由能使人最大限度的享受所有乐趣,但不能保证此乐趣可以维持下去。

《在路上》里的狄恩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活得是如此自由自在,以至他的朋友们不得不在一个聚会上集体批斗他,骂他自私自利。本书中的矢崎同学也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个任何帮派体系也不想参加的墙头草,结果在书的结尾还是被他的好朋友艾达玛指责其是个无论做什么都只顾自己的利己主义者。

矢崎同学的缺点,实际也是他的魅力所在。在矢崎眼里,体制派(接受现行社会体制进化的人)愚蠢,反体制派(与上相反)笨蛋,而且无论是体制派还是反体制派都是一群无聊透顶的家伙,反体制派之所以能让他不是那么太讨厌,仅仅在于他们总是能吸引到一些崇拜者。

上面说过,这个故事是材上龙以自己的一段疯狂经历为素材的,而正是这一点又与凯鲁亚克的那个《在路上》有不同,因为后者所塑造的主角不是凯鲁亚克自己,而是他钦佩的一位朋友。因而在凯鲁亚克的那本书里就有蒙在狄恩的自由上有一个灰蒙蒙的调子,这就是由极端自由产生的一种宿命性,读凯鲁亚克那本书,你会时时感觉到这个叫狄恩的迟早要遇到一场厄运,你总能预感到这个狄恩最后终会倒大霉。这就使《在路上》这本书更多了一些现实主义,少了一些浪漫主义。

但是本书却不是这样,自由主义老鬼在凯鲁亚克的笔下结局凄凉,而自由主义小鬼矢崎在村上龙的笔下却志得意满,不仅搞成功了那个文艺盛典,而且还和松井一起去海边看了冬天的海景,吃了松井同学亲手做的很好吃的“荷兰芹”。虽然他们最后是分手了,但那已是在故事之外,在故事之外矢崎成了大作家,由此可以享有更多的自由。

在本书的结尾,矢崎成名以后不忘把他书中出现的人给读者一一交待,就连为了让文艺盛典更有前卫性而放在会场上的几只鸡也没有忽略。这是艾达玛从一个养鸡场里图便宜买来的有忧郁症的鸡。这些鸡在盛典结束后被放生在野外,结果一时间成了不明真相的报社报道的内容:“十足健康,野生鸡,可跳跃达10米之远。“而这正可以当作自由主义小鬼矢崎的一个漫画式的写照。
12 有用
3 没用
69 69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69的更多书评

推荐69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