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字,爱家

苏七七
2009-09-09 看过


爱字,爱家



作为一个八卦的读者,我一拿到《认得几个字》这本书,就把书里的照片先统统看了一遍——真好看!:)有张大春光着膀子(让人想到“疱丁”)伏案大书(和“伏案大嚼”很像)的,有帘外微风轻拂着窗下一行卧书的,有鱼缸上放了本旧旧的《沧浪诗话笺注》的,还有自序前的一张: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躺在小被子上,爸爸和他并头躺着,笑嘻嘻右手握着一本古书左手指点。——这张照片,实在很有爱,很有痴。

这个人,痴书爱字。站在书房里叼了个烟斗的样子,简直就“得意洋洋”。字之于他,似乎远不止不是谋生之道,用以写小说的工具,而是对这么一个个方块有着爱恋,好奇,怜惜等诸种情绪。在《认得几个字》,他常把一个字的前世今生揪出来:以前怎么写,现在怎么写,以前什么意思,现在什么意思,中间转来绕去的变化,又有什么道理可想。——如果不是爱,管它以前干嘛,以后干嘛呢!也大概因为爱,这些属于“小学”的冷知识带上了温度,显得亲切有趣。看到小篆的“乱”字(书里的“插图字”应当是张大春的手笔,字很好)是两个人对坐理丝,一个冲过来搞破坏,忍不住大笑起来,觉得造字的中国古人超可爱。

然而这本书又不是一本文字学读物,它其实,好像,是一本怎么教小孩识字的识字书。张大春的儿子张容,女儿张宜(据他说是加起来是“容易”)是他的两个学生,但这个老师明显不是个成功的老师。常常看到的是,爸爸抓紧机会,苦口婆心地把一个字教给孩子,但孩子们不是那么乐意听,很有点觉得他罗嗦多事的意思。他告诉孩子们“疵”是皮肤上的黑病,“因为皮肤上的小黑点儿太小,不容易找到,所以一定要指出他所在的位置,这就是‘此’——‘在这里’的意思,‘吹毛求疵’就是这么来的,吹开了头发也要打到……”女儿很自信地对哥哥说:“他的‘吹毛求疵’很大颗,是老人斑,不用吹头发就看得见。”

往往每篇小文章都在孩子们这样的天真话里落脚结束,留下了爸爸一个又郁闷,又得意的古怪表情:对孩子们不怎么老实听话,他好像很有理解与欣赏。被爱的人抢白一句,倒更幸福了几分。这时候,一个“小说家”张大春又浮出来了,他对人的感情特别地有感受力与理解力。这本书里有父亲,孩子们,和他自己,似乎能听到各人不同语调的言笑之声。

父亲教他识字,也教他“查查字典”,现在他也教孩子们识字,讲一个个字的故事。在张大春这本《认得几个字》里,有一种令人温暖的传承之感。字的传承,文化的传承,父子之爱的传承。因而读这本书,会觉得字是很美好的,教孩子识字是很美好的,窗前绿树与桌上笔架是很美好的。现实的世界与字的世界互相沟通。家是宝盖头,字也是宝盖头,人生是可以有所荫庇的。



4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認得幾個字的更多书评

推荐認得幾個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