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小月河

无情无义
2009-09-09 看过
他们在小月河

在北京有一个地方叫小月河
小月河,跟著名的奥运村,只隔着一条高速公路
这里,是无数追梦的外地孩子,梦开始的地方
这里有一边唱歌一边卖东西的贫嘴男人,还有跳河自杀的小姑娘……

没人知道离奥运村就两站地不到,还有这样的地方
跳河的小妹妹也没活过来
卖东西的贫嘴男被城管赶走了
估计太贫了
每天有人嚣张的开着破夏利在里面横冲直撞,跟所有的保安打招呼,恐吓挡路的学生
那里的住户一般都出租床位给学生,一个床位一个月200,可以随便用水电
每次搬走一个人,很快就能租出去,很多人从来不知道长什么样,起得很晚,回来的也很晚
很多人打扮妖艳,其实内心幼稚
很多人在外工作而不是真正的学生,也有和我一样做着IT行业的
很多人都为了一个月挣两千的目标而奋斗者
外面招聘启事上,贴满了促销,甚至公关的招聘
小月河那里很多学生晚上都在外面卖衣服,我很佩服
有的卖头花丝袜之类小东西
印象最深的就是贫嘴男,卖鸡蛋卷,每次都要和顾客贫嘴,尤其是美女,据说很多次被打
但是他的生意最好,据说一天要几千块,还要排队
他被城管赶走以后,我发现过他的鸡蛋卷设备在另外一个人手里,也在摆摊,但是没有人买
我买过一次,味道有点不同,但说不出来
也许就是少了那个贫嘴的过程吧
还有一个卖水果的阿姨,记性非常好,我买过一次哈密瓜,一个星期后竟然还记得我,还能把我和我女朋友联系起来,我很惊讶
前面说的自杀的小妹妹,是我一天晚上过去的时候遇到的
几个警察在河里四处打捞,几个警察在呵斥围观的学生
我远远地看着,一个男孩子被抬上救护车,旁边有人说,女孩赌气跳下去了
男孩子去捞,没有捞到,自己也差点淹死
第二天,据说女孩的父母已经把遗体运走了,男孩子活了下来
小月河的泥很厚啊
很明显他们也都是外地人,各种不同的口音,我看到过他们搬来时的样子,父母,大包小包,叮嘱
也看到过他们搬走的样子,拖着旅行箱,慢慢地往外走
很多人从这里开始,加入到北漂的行列中,拿着暂住证,加入滚滚车流中消失了
也有很多人,感受过北京的繁华和喧闹后,又离开了北京
还有很多人无法留下,但舍不下这繁华,于是做了不理智的事情
两个月前我对我女朋友说,再看一眼这里吧,我们再也不回来了
这里,只是百万北漂的缩影,希望他们和我们,都能找到儿时的梦想


                                              Philonis
41 有用
1 没用
蚁族 蚁族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8条

查看全部48条回复·打开App

蚁族的更多书评

推荐蚁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