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噪音——《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读后感

Unknown Artist
2009-09-09 看过
倾听噪音——《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读后感

当我们提到“音乐”的时候,我们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些曲调,对它有一个定义,或想到它的功能——审美、娱乐、教育等等。作为一个热爱音乐的人,从初中开始就不断的倾听,到现在,会被不同种类的音乐深深打动,感受音乐的力量。而当我们提到“噪音”的时候,我们会想起的是让人反感的东西,如城市的喧嚣、工厂的机械声等,似乎完全站在美妙音乐的对立面,不能带来审美体验,不能娱乐,也非教育。
此书——【法】贾克•阿达利的《噪音 音乐的政治经济学》——是老师推荐的书单中的一本,在“媒介、符号与表述”这一栏下 ,当然我翻它是因为对“噪音”与“音乐”这种似乎显而易见的关系的探讨,激发了我的兴趣,一下此文建立在对于其阅读的一些思考和理解上,对我来说这本书有些地方比较难懂,错误之处还请大家指出。
如导言所言“音乐界的学者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不予理会,或斥之为‘噪音’”“以学术专业的音乐史与乐理来看这本书,其中漏洞确实不少”,但是阿达利对于音乐与噪音的开创性见解,无疑是非常有价值的。文中引用的罗兰•巴特刊于《音乐游戏》中的一句话,更证明了这种思考的必要性——“审视目前的音乐评论,很显然它们对于作品(或作品演奏)诠释的分析,总是最拙劣的语言学范畴——形容词。”
简单的说一下阿达利的理论,当然此书值得细读。
粗略的说,有这么一个关系:声音-噪音-音乐。所有被听到的都是声音,声音中(似乎是易于影响人)的一部分为噪音——此处为中性词,噪音中为人类群体所接受并反复倾听的某一部分为音乐。这里有两个重点:一,音乐的本质是噪音;二,倾听音乐其实暗含了在噪音中选择。这种选择最初之时并非属于个人,因此,将某种“噪音”从噪音中抽离并将之定为“音乐”的选择行为就是某种权力的体现——音乐是权力的噪音。对声音的控制、对噪音的选择——发音在本质上是属于权力的,如希特勒所言:“如果没有扩音器,我们就无法征服德国。”及其反复广播瓦格纳的音乐激起民众爱国热情。权力对音乐的选择与任何声音的编制乃至对任何声音的管制,都是创造或强化一个团体,将一种权力中心与其附属物连接起来。在此之后,(其他未被选择的)噪音是具有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具有先知能力的——阿达利认为噪音是最有预见性之物。在这里,音乐和噪音的关系在此明确:音乐是被既有权力选择的噪音,其他噪音的出现与其影响对权力而言是危险的,这些噪音或许会被其他权力所控制与认定,它可能预见了更合理的权力和社会结构。因此,权力的稳固需要强化“音乐”的地位,同时消灭“噪音”。当旧有权力被颠覆,此噪音成为音乐,旧有音乐在新权力面前被视为新的噪音——音乐的本质。(此描述非常粗略,请大家指正)
下面是音乐(传播网路)的四个时期
1牺牲 音乐的最初功能是在仪式中的使用。巫师的话语从群众中分离出来,噪音和音乐也被分离。在牺牲仪式的网路中,噪音是一种武器(阿达利具体说明了各个文化中的噪音,自然噪音给人民带来了伤害、不安及恐惧),音乐此时帮助这种武器的生成并将之驯化、仪式化,即在仪式中,噪音是仪式化杀戮的一种拟像,是死亡的威胁;音乐在此是噪音的一种引导,对暴力(噪音)的引导,因此它作为牺牲的拟像,功能明确。(类比牺牲仪式的真实杀戮和牺牲)音乐的仪式性、仪式作用正式源于其在仪式中的使用,它象征性地显示出导正暴力和想象力的重要性,将杀戮仪式化以替代一般暴力的重要性,即民众在“暴力”(噪音)中的恐慌及“不安想象”在仪式(音乐)中被引导到牺牲上。“它也指出如果将个人的想象升华,社会就肯定可能形成”这种同一的升华之中,音乐的根本功能就体现出来了——纯粹秩序。
(关于各种符码及其动力学、符码秩序的断裂、瓦解的动力、金钱、各种网路之间的共时性等问题,阿达利有详细复杂的叙述,在此不展开。)
2再现 从18世纪开始,音乐从仪式化的归属物变成再现。音乐家不再为单一的、中心的权力提供服务,这是音乐家的革命也是最早的革命。音乐卷入金钱,“再现”于音乐厅。音乐制度化为商品、获得自主地位和金钱价值——音乐作为竞争性秩序的先锋,音乐创作和诠释的劳动必须被赋予一个价值。乐谱印刷衍生出的音乐归属权、使用权、(乐谱)交易权的问题,以及音乐在此作为事物价值的先锋,功用不是“创造”“秩序”,而是使人们相信音乐具有价值,且此价值不可外在于交换。再现的概念在逻辑上意含着交换和和谐。简单的说,音乐此时的再现——销售音乐厅门票,每一次的再现都肯定了其内在价值的存在。价值换取金钱是一种新的秩序与和谐。“音乐”具有可交换性的突破之后,普遍事物也开始具有。在再现中,商品代表了购买者的秩序,荣耀景观。
(再现、交换与和谐的关系,及和谐的再现创造的符码——组合:调性音乐、乐团。管弦乐团的引玉——精英、指挥家、秩序的创造者与群众)
和谐组合的音乐意含着欠缺——音乐家与世界关系以及现实和创作间的分歧,音乐家意识到和谐的有限,再现网路和组合开始断裂:反和谐。“噪音”及其在“意义”上的终结,置入了随即、无意义,并导向重复——音乐探究了声音本质的全部,并走到尽头。
3重复 录音的来临彻底粉碎了再现,其重点是录音(复制)最初是为了保存再现,最终大量的复制品却消灭了再现(原件)的意义。现场音乐会也成为复制。20世纪初的标准化危机:“重复”有着合法性却不能代表权力。音乐在重复面前彻底商品化,意义因此缺失,且变成可囤积之物。这预示新的政治经济学面貌,即需求的生产而非供给的生产。音乐的生产的主要部分转向激发大众的需求,购买囤积未来的使用之物。畅销排行榜在其中使人们相信商品的价值在于相同的选择——它引导选择、赋予价值——音乐物品的大量(同一性)生产消灭了能创造价值的“差异”。场景、背景音乐——(具体场所的)消音的工具,重复的音乐也是社会的消音工具。死亡存在于重复经济的架构本身——以商品囤积使用时间基本上就是预示了死亡。
4作曲 新的文艺上的复兴。不是一种新的音乐,而是一种新的音乐创作方式。1,音乐创作纯粹为了音乐家个人的乐趣,不为仪式化功能,不为交换,不为(易于)复制;2在重复中,无差异也无法沟通,在作曲网路中,纯粹为了以及一己享乐,才因此创造出沟通条件;3作曲避免了金钱的影响。 社会生产的重复,由重复的商品转向生产工具(由音乐复制品向乐器) 人作为生产者而非囤积者,从制作过程中得到乐趣,建立自身的景观。需要强调的是,阿达利认为,之前音乐家是不存在真正的乐趣的。他们被异化的乐趣就等同于消费者在重复囤积中的乐趣,即创作的起点源于他者权力。而在作曲网路中,这种创作的权力才回到音乐家身上。

牺牲、再现、重复和作曲这四个网路,在不同时期存在着交叉与重叠,如今天再现/音乐会依然为精英阶层存在。阿达利通过多方面、多角度的论述(再次强调我的粗略),将噪音、音乐、权力、经济、倾听、听众之间互相的关系做了分析,深层次的探究了其间符码变动、断裂、重组的原因,并最后充满希望的语言作曲网路的诞生(此书成于1977年,今天的各种音乐形式、地下音乐似乎是一个苗头)
作曲的先驱们——现代主义的音乐家,常常被批评,也被生活在重复音乐中的大众所疏离——他们拒绝差异,不愿倾听他人的噪音。阿达利意识到,也指出不同个体噪音表达的困难,但他坚持认为个人的创作(将创作的权力完全归还于音乐家)——个体的噪音,才能促成真正的个体间交流。

虽然阿达利的作曲理论和他这本书一样,有不少问题且带有理想主义色彩,但他的洞察力及论证,是非常有价值的“噪音”。他关心音乐但不停留在表面,深入发觉了音乐与噪音的意义。在此,我感受到了他的期盼和喜悦,但由于本人的原因(专业和这个几乎完全没关系,知识量也有限),行文感觉比较困难,有些地方语句、行文、意义模糊等问题,请大家见谅。我也就是当做个有助于小笔记写的。如果大家有什么看法请给我留言。谢谢。



相关书目:
尼采《悲剧的诞生》噪音与音乐,造型性艺术(阿波罗式的镜子)与音乐(酒神式的镜子)、艺术观。
马克思《资本论》及其他。
色黑《论加帕邱美学》
阿德诺《新音乐哲学》《不和谐》
瓦格纳《革命》
吉哈德《暴力与神圣》
鲁梭罗《噪音宣言》
马克思•韦伯《音乐的社会与理性基础》
杂志《音乐游戏》
最后还有一本《别塞上耳朵——现代音乐任你听》,轻松的读物,个人推荐,和阿达利的作曲理论有所契合。
20 有用
0 没用
噪音 噪音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噪音的更多书评

推荐噪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