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虐心的少年——唐俪辞

三匝
2009-09-08 看过
翻手覆云的神,衔着冤屈的珠玉,勾着模糊不清的笑意。
白刃染血,习惯了伤痛,却是越来越心虚,救人济世不是秉着侠义的热血而是因为一种难以泯灭的恐惧,不知何年何月这种极致的脆弱会反噬其身,永入无间。

从九功舞到千劫眉,圣香和唐俪辞都似乎是可以寻到将他人拉出轮回之苦的神明,但毕竟还是千差万别……

圣香是一直在伤痛前敷衍的笑,揽过所有人的担子,每个人都把他看似玩笑的关怀深深地记在心底,所以在他突然支撑不住的某一天,当他脸上挂着默然认认真真的拾屋顶上的风筝的时候,悲伤是洪水猛兽,在每个人的身体里践踏穿行。

唐俪辞,呢?曾经一度很讨厌阿俪,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用孤注一掷的方式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我是高雅的嫖娼”?后来才发现他只是不解释,用极端残忍和疯狂的方式把自己逼上了神的位置,他爱人,那人会生不如死,他伤人,自己则先肝肠寸断。人人都觉得他是算尽天机,所以不管他选择当了侠士还是恶棍,人人都当是他计划好的,现实的偏差人心倒戈,柳眼沙哑焦躁的辩白,阿谁最终的心甘情愿也许在众人眼中也成了既定的戏码……说真的,那也许就是绝望到想吐的情绪……吧。

行了善,众人会认为傅主梅是一代风骨,柳眼是痛改前非,而唐俪辞不过是举手之劳。
犯了错,傅主梅会尴尬的慌张,因为本不是很决断的个性;柳眼是无奈却也了无遗憾的垂了眼,笑道“那……我又是错了吧。”;而唐俪辞则是蜷缩在角落,白衣染血,灰发落尘,歇斯底里的鞭笞自己“我错了!我错了么?”……

同归于尽的心魔,逆转生死的砂盐。

只是突然很难过,想起了前一阵子看的《KIDS》,苍白的少年伤口交错,在公路上艰难的爬行微笑着替他人消除病痛,获救者错愕的起身然后大叫着怪物惶恐的跑开……也许是因为看见了一个人寂寥的舔伤,便觉得下一秒他绝代风华的样子很是勉强……

后记:经过了不少风波,千劫眉第四五部终于出版,并还原了本名。从看藤萍的第一本书到现在粗略算来也有五年了,初识香初的那个小书店早已消失不见,看自己最早写过的香初书评会好笑的皱皱眉头,五年,毕竟不同了。也许不会再轻易的喜欢上什么,但曾经心动心悸过的人和物,永远忘不了。所以每次看到藤的书的激动心情始终不变,被虐的死去活来的胸闷,也一样的,温柔的隐痛。
2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千劫眉·两处沉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千劫眉·两处沉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