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余吻上宝笙的唇边,我总算了了一个心愿

muja
2009-09-08 看过
黄老师唱“我的弟弟我的妹妹,你们也会流下同样的眼泪……”

于是好奇心重的我拖着厚实得足以砸死人的《未央歌》出差。我爱这本书简洁的装帧,甚至于横排的繁体,还有已经多年不见的那根书绳。

在酒店里,抱着冰西瓜一边啃,一边趴在床上看完了《未央歌》。

 

隔着几十年岁月的距离,来看数十年前特定历史时期的浪漫与爱情,只觉得黄老师一定很伤心——他们曾经落泪的故事,对于我们,完全没有动人处。

故事简言之,可以戏称为是个纯洁版的琼瑶故事,草根版的红楼爱情,战乱时期的花皮言情小说。

相信我,只为了故事,大概罕有普通当代青年会再喜欢这小说的(太唯美太文艺的同学也许会有例外的)。

有些东西,是属于历史的。

粗俗地先恶毒地攻击一下故事:

如果用一些现在网络上刻薄的词眼介入,那么,在《未央歌》的主体故事里,有圣母(伍宝笙),有萝莉(蔺艳梅),有正太(童孝贤),有严重的百合情结,有严重到过头的维纳斯虫败情绪……

靠,都是些极不受待见的角色设定和情节设定啊!!

因为黄老师我把这些个极陌生的名字背诵了很多年,但真的碰到,发现真是倒人胃口的家伙们||||。

圣母宝钗伍宝笙,摇头,全本看完,我才回头看作者的前记,发现他在前记里指出了伍宝笙的原型是他当年的学姐祝宗岭,于是谷一下歌,没能查到祝女士的资料。

有些悻悻然,在看书的过程中就在想到底是如何玛丽亚的人物能让人写出这么大一本满是赞美甚至于是看上去有些过头的赞美来。

至于蔺艳梅,更令人无语的——林黛玉?天使?日漫里让人yy的大眼睛女神?

这剧里的女主角,太钗太黛了,假得不沾活人气,令人厌恶尤甚。而作者对她们过份女性主义的溢美,看在我眼里,忽然想起的是数年前我们班那个某同学自己y出来的情圣故事——那故事里,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他认为清雅绝俗的绝代佳人某某(这某某同学看到对自己的这般赞美之后都惊得满头黑线),是他眼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自个儿,然……事实总是与yy相去甚远的……

倒是男主角们,小童,咳,也是没什么凡人气的天使,但尚好,这个天使的性情活泼,又不具有什么侵略性,所以大抵是招人喜爱的。而大余,怎么说,这个人比起其他角色来倒显得有那么一点意思,谈了两段令人羡慕恋爱,黛钗先后到手的高级别花和尚苦行僧。

这两男两女,作者鹿桥先生说这都是一个人,大余和小童是一个人的现在和未来,蔺艳梅和伍宝笙则是“吾”的过去与未来,总之相信我,如果这是作者的真意,那么至少在立意上,不见得比我们那个歪班史的立意高多少。

故事里有两对假模假式说不尽矫情做作的主角,凭这个就可以掀桌子要退票了。

还好,七百页的故事里留了一些东西给小角色,那些小角色,一眼看去就是为了衬托主角圣洁不凡而存在的——但好在就是因此,这些边角余料配饰背景板会说话的纸片人儿们,更象凡人。

恐怕要出乎作者预料,我对大宴、朱石樵、范氏兄妹,梁氏姐妹,冯新锐,宋捷军、凌希慧们都或多或少有些好感。这些被作者下手时绝对没有象对一品瓷器蔺艳梅般珍惜的角色们,因为被毫不留情地写出了一圈圈的毛病,反而可理解了。

即使是隔着那么漫长的时光,真正鲜活的人物,也还是有一样可理解之处的。

在翻开《未央歌》的前三十页的时候,我无法预料到我最后竟然对它这般苛刻。因为一开始便是西南联大地皮的神奇来历,掀开了一段心里怀着好奇与尊敬的历史迁徙故事——我怎么预料得到后来在六百多页里,西南联大只是一个死样活气的手绘背景板——开始时我心里很高兴,琢磨这到底是一段革命的浪漫主义,还是浪漫的革命精神?

结果它都不是,它浪漫得虚假,美丽得做状,压根不需要时代背景,兵荒马乱,求学不辍,这些都只是叙述昆明风情时以作主角恋爱故事时捎带上抹一把的随意色彩——之所以说它随意,是因为没有这些,都不影响主角四人组的小世界与程式化的对白方式。更不要说那种所谓“大时代背景里小人物的悲欢”,而根本是“大人物故事里大人物的美丽与哀愁”。

我不能接受悲壮的时代下大脑里自我催眠自我封锁的乌托邦,无法尊重波澜壮阔年代里的遗世独立的小花小草情怀,不能相信那种年月里还有美丽的青年脑袋里只有美丽而别无其他。

对,这个故事里,最初令我心折和最后令我不满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故事里这些不靠谱青年和不靠谱爱情,发生在传奇的西南联大。

(拍桌子,我忍不住要说,tnnd,这位鹿桥桑,真的和穆旦是校友么?这真的是能把一段鬼神惊哭的时代写得如此风花雪月的人啊!一样出身联大,穆旦那种普遍的热血青年怎么不存在在鹿桥笔下的西南联大里?或者说,不过是范宽湖甚至于不如范宽湖这样的花边角色?——即使是同样为了国投笔从戎,穆君无论如何是没有范宽湖这个角色白马王子的,然而,最后,是这白马王子因为一段莫名孽缘而受挫报名参军去了,其他的仙子们,无不继续坐而清谈,真真令人齿寒啊。 )

不是说西南联大不能恋爱,不是说西南联大不能唯美,然而,那是国殇之下的特殊大学,是未来中国的杰出青年培养基地。

《未央歌》的故事,发生在台大,北大,成大,清华,x大,y大,放在那里面,完全不会违和,还可以配上台湾风格的言情花皮漫画式男女,就是本最常见校园痴男怨女纠缠史。

然而,西南联大呐,那是无论站在什么立场,都该保有一种大历史自觉的特殊大学啊……如果西南联大只能成为提升一段狗血故事男女主角身份的标签,那么和某组合挂着“水木年华”标榜自家出身好却没什么出息一样有什么差别?

退一万步说,就算西南联大只是个点缀亦无妨,至少那故事里的基本内核能够为人所接受——可惜,我不能认同四个主角里三个半不是人的仙女故事。这里面没有见到所谓人性,只见一段段的意淫。

《未央歌》是一首我喜爱的歌。

但却是一部我眼里不太妙的小说——可惜了里面那些大段大段带着传统风格的写景状物段落,可惜了里面的西南风情,可惜了里面那位只用了“金”这个姓氏的某教授和某些看着事迹似是而非的名字,可惜了穆旦的母校金岳霖的教坛。

说起来,我读书向来武断,尤其是在这个飞速狂奔的时代里,向来只给小说三百个字的鉴定时间,三百个字倘若发现不了其合眼缘故之处,多半就毫不可惜地直接放弃了。但我居然忍了《未央歌》满满七百页,六十余万字。

想来是因为——那开篇数页的文字很漂亮,虽然有历史原因造成的轻微落伍感,但也同时具有传统文字才有的扎实叙述功底和对文字的诚挚情怀。

横排的繁体字也还亲切顺眼,更提醒我——这是一本非本时代的书,你不能用这个时代粗暴无礼的态度对待。

但到后来,就慢慢如坐针毡了——喂,四位仙子,拜托,快快了结你们的故事吧!

然后我就明白黄舒骏老师为了什么在他那支优秀歌子里一开篇就要唱“当大余吻上宝笙的唇边,我总算了了一个心愿”,这就是不耐烦到忍无可忍啊(合掌,黄老师,表介意,我知道你的是《未央歌》的铁杆粉丝。)

所以我看到大余莫名其妙地吻上宝笙时,我都代圣母宝笙不忿了——这个故事里前面的六百页里,大余和宝笙有过什么关系么?大余不是刚刚才被黛玉,哦,不,是艳梅给甩了么?不是刚刚还在思考为了什么伟大的思想家大余会被一个小女人甩了的大问题么?而圣母宝笙,到底是在哪一页里对大余有多看过两眼?

但这个奇妙的结果,宣布这故事圆满了,天使萝莉与天使正太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阻碍了,大家族严肃方正的长子和端庄贤淑的长媳也终于突破了以往相互没有多看一眼的小小障碍,圆满结合了!

两对璧人哪!来,撒花!放鞭炮!转圈!内牛满面!

阿弥陀佛,所以,太好了,七百页撑完了,我终于可以毫无愧疚地对黄老师说:你!你这个托!你、你令我对三四十年代孤芳自赏的美文更加厌恶了!你、你终于令我明白,有些东西只属于一代人甚至于一小个地方的一代人,不具有穿越历史的力量。

有些文字,就是让人不欢喜,又不好意思直接拍桌子骂把书扔回去砸作者。

毕竟作者已经仙逝多年了。而确实,也有一些人热爱过这样一大本矫情的小鼻子小眼的小文字。

于是提醒自己,吹捧什么的时候,要对将来这些东西被“我的弟弟我的妹妹”们蔑视怀有心理准备。更不能妄想未来的孩子们,会和你的一样流下感动的眼泪。

咳,又陷于历史怀疑主义了呀。

黄老师的态度不错,一边当托儿,一边顾自感动。

我一边看完,一边自顾自忿忿然。
6 有用
0 没用
未央歌 未央歌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未央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未央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