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几岁

陈灼
2009-09-08 看过
人生的终点无论落在何处,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既然如此,我们应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它,因为这是自然的法则。无论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信念而奋斗,也终究会有倒下去的那一天。“将自己的职业作为武器,去抗争,去争取自由,要相信自己,负己之责,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与社会进行斗争 ”。这就是我所选择的一种游击战式的人生观,也是自我意志的一种表白。那是1965年,我24岁。

无论你是选择建筑设计还是其他任何一个职业,20几岁的年龄,是左右一生的重要时期。人在感觉敏锐的20几岁时,能否有紧迫感地去生活,对其以后的人生,特别是四五十岁时,是能否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工作生活的分水岭。

——摘自《安藤忠雄论建筑》序

与自己所处的时代和社会无关,只要我们在做建筑设计这项工作,任何时代、任何文化的建筑都有共同的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而且,不仅是从建筑领域,应该更广泛的从其他领域吸收新想法的态度,对于从事建筑设计的人来讲,难道不是非常重要的吗?

而最重要是不能被既成的概念所束缚,模糊了自己的理念,要具有自己的意志,具有反抗旧观念的强烈愿望。

——同上

能够建造这样的建筑,我想是因为很多的人看到了梦想中的中之岛公会堂吧。小学生时期看到的公会堂在我的脑海里经历了各种变化,经过很长时间,终于等到了一个这样的结果(指稻盛会馆)。所以说同学们应该珍惜地度过二十来岁的时光。对建筑以外的,如现代音乐、现代美术、文学、哲学等,对深化自己的思索所需要的东西,二十来岁的时候就要打好坚实的基础。

——同上,第二讲,“建筑与我的梦”

利用上下班车的时间和AMA培训课中午休息的小时看完了这本书的序和前两讲,因为是给东大学生的专业讲课,所以他并没有太多谈个人经历的传奇。除了序中所说的激励话语外,在谈“现代主义和地域主义 ”,“建筑与我的梦”中,你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有理想,有行动的人,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生命中的创造力发挥出来,与时代碰撞,也构成了时代的组成部分。

安藤提到的一个观点很有道理,“真正要理解建筑,不是通过媒体,而是要通过自己的五官来体验其空间,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旅行’不只是身体的移动,重要的是畅想、思考。所谓的‘旅行’就是离开日常的惰性生活,进行有深度的思考过程,是与自己进行‘对话’交流的过程。在旅行中,多余的不需要的东西被甩掉,面对轻装的自己,反反复复地进行思考,这样就会逐渐地使自己坚强起来。”也正因为秉承这样的理念,他才会在1965年乘火车(!)前往欧洲旅行。

前两章的讨论中,作者/设计师始终对建筑设计抱有全球视野,并充分强调本行业的历史变革中的实践遗产。也正因为有了纵向的吸收和横向的比较,才会打下独立思考的地基。


@陈灼
1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安藤忠雄论建筑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藤忠雄论建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