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弱的高明

猪蹄
2009-09-08 看过
  虚弱的高明

   王跃文还是出版社的宠儿,尽管《国画》受挫,但是没打击到老王的创作热情,一本接一本。平心而论,王跃文的书是有质量保证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官场混迹多年,而是他在书中不温不火的描述,从不发个人感慨,但也不遮遮掩掩,该怎样就怎样,反正人家老王就是一副实事求是的样子,遵守原则。

   好看之处也就是在这一点上,但如果要拍成电视剧,王跃文的书就肯定不如周梅森讨巧,显得立意不高和平铺直叙。但在价值上我认为新书《苍黄》超越了目前我见到的任何一本官场小说。

我看书也是有恶习的,喜欢赶潮流,桌子上也多了很多商场、官场小说,很多评论认为之所以这些小说能火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生活离普通人太远了,大部分人都怀着猎奇的心态来看。但实际情况就是这些“离普通人很远的人”的生活深刻的影响着“普通人的生活”。

我们生活的城市的消费习惯都是追随着官员和商人的喜好,请人吃饭最牛逼的一句话就是这个馆子是某某领导经常来的,更有能力者甚至还能订到领导经常去的包房,其得意不亚于偷偷坐了皇帝的龙座。城市里会很快流行一种酒或者是一种娱乐方式(比如看话剧),不用问,这股风是从哪里来的。我记得十年前在饭桌上突然流行雪碧加醋,据说是某位高层领导的嗜好,当我喝着这种几乎令我呕吐的饮料的时候,我为能和上层建筑在某个方面保持一致的爱好而飘飘然。

算了,我当年的恶心事先不说了。反正老王这本《苍黄》让我感触颇多。

故事的开始是从一个普通的县城政府换届选举开始,副县长按规矩选择了一个乡党委书记作“差配”,意思就是要被差额选举掉的那位,谁知内定的县长人选在拉票时“不识作”,没有按惯例请各代表吃饭,结果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差配”居然高票当选,县委书记既震怒又震惊,如果“差配”会做也就罢了,结果没想到这个“差配”是个范进似的人物,一定要求县里要按“民主”流程委任自己当县长,这还了得,就好像在丛林里有人修改了生存法则,要求麋鹿应当以狮子为食物,经县委班子的一致认定,此人应当是疯了,于是把“差配”送进了精神病院之后,重新选举。然而这个“疯子”给县里的工作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上访,闹事,尽管他写的材料都是实情,但到了这一步,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认为他真的疯了。

故事的线索非常多,县官级别不高,但派系复杂,斗争手段和政治智慧层出不穷,看起来就像是一部魔幻小说,里面的人物在日常生活中有不可思议的交流方式,平凡的生活下暗藏杀机,买官卖官、贪污、陷害、暗杀这就是书中主人公正常的社会生活。但王跃文的高明之处就是,在阅读的过程中不会给你感叹和总结的机会,你完全身临其中,跟随故事人物在不可预知的命运中动用自己所有的天赋来生活,无论是同流合污还是清明自保,看到的都是一个普通的人在为自己争取基本的尊严和生活空间,没有赢家,无暇顾及更多的感受,举手投足之间都要运用智慧,这不是自我表现,这是基本需要,这是生存法则,虽然你已经成长成为一个九段高手,依然没有任何成就感。

缺乏了高贵的天性,哪怕手段在高明,都是苍白和虚弱的。
3 有用
0 没用
苍黄 苍黄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苍黄的更多书评

推荐苍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