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素对初学者有害

可以当猫亲的狗
2009-09-08 看过
想想每年有多少哲学系新生、对哲学好奇的人、寻找谈资者把罗素的这本《西方哲学史》当做入门的、一览哲学全貌的第一本书。如果这本书哪天再版,我想编辑简直应该在它的封面写上这样的推荐语——“我的第一本哲学书”。或许书中还应该像《我的第一本英语语法书》《我的第一本科学书》《我的第一本健康书》一样,插入彩色漫画,用光面纸印刷:这样,本书的形式就能彻底地和本书的内容相符合了——糖果;甚至在你下次因为看到作者对某位德高望重的大哲学家发表不公的说法时你也不会太生气,因为有小漫画和光面纸给你解闷。

以上是应该做的,那么不应该做什么呢?首先,读者在未有自己亲自进一步了解哲学之前,千万千万不要把作者的有些话当真。其次,教授不应该把它列入推荐名单。如果这本书是一本你的必读,那么下一个有声版流畅地听一遍就好了。

为什么说不能把作者的话当真呢?第一,罗素很偏激;这是所有哪怕只看过一点本书的人都能体会的——对于一本叙述历史的书来说,本书中作者发表自己观点(冷嘲热讽和人身攻击)的地方过多了。第二,罗素有挑刺的习惯,这使人脑子混乱。据我理解,解决哲学问题的目标,就像解决数学问题的目标一样,是解决手上的问题。这就像给你一个混乱的毛线团,让你把它捋顺;而罗素所做的是把这个毛线团搓成更乱的一团。当然,对于这一点可以向好里解释,比如说:提出更多的问题是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想想看,罗素悖论确实可以说是W写Tractatus Logico-Philosophicus的激励。)但对于把罗素的书当作自己哲学入门书的读者来说这可有点难受——你会感觉哲学就是“曲折地学”——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只要脑子稍微转一个弯就能轻易解决的问题:比如说罗素在他的《哲学问题》第一章中谈到的一张桌子到底是不是一张桌子的问题。并不是说这种问题在哲学里不重要,而是说在读者对于哲学没有更深入的了解以明白这些问题为什么有着系统性的重要性之前,它们对于读者是不重要的。而读者如果因为看了罗素的哲学入门书而认为这种问题就是哲学的重点而就此拒哲学于门外,罗素的书就起了有害的作用。

最后,公道地说,作者在本书中还是能够公正地叙述一些历史的,也能够公正地阐述一些哲学家的观点(虽然作者在其后添加的个人评论绝对是偏激的,这种偏激的评论却可能是致命的)。作为小打小闹的消遣它很有趣;作为糖果吃它很甜;但记住,千万不能吃太多的糖——小心蛀牙!!!
23 有用
1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西方哲学史(上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史(上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