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信仰者可以信仰什么

Schizophreniaa
2009-09-07 看过
     夏天的时候完全是非主流一样的被封面吸引,在9月初去往上海嘈杂的火车上企图用它来打发时间,期间还很没有追求的放下书去玩五人斗地主。千年之前堕落疯狂的罗马城、原始纯粹的基督教以及维尼尤尼兹(和所有的外国小说一样,我直到完卷都没能记住主角们的名字)和莉吉亚的倾城之恋与周遭所处的空气完全不搭界,以至于掩卷之后未能长思,而是直接蝇营狗苟地投奔我所熟悉的庸碌生活。
   我对于所有的历史都不甚了解,因此无法牛B闪闪滔滔不绝地去分析追述一本历史小说的历史背景或者时代意义,如果不是南海出版社在2009年挖坟似的再版一本190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并且搞了一个我心水的装帧,也许我很久以后,或者干脆永远不会知道一千年前有一个叫显克维奇的波兰人写过一本叫【你往何处去】的书。
    洋人写的东西,翻译得再好读来也总是别扭。没有用中国人的东西有亲切感。所以你说我无耻也好,尽管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称颂显克维奇的文笔,我依旧觉得有些乏味。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显克维奇的文字有一种宏大的电影感,读的时候随便意淫一下,一个盛大繁华的末世罗马就活灵活现的展现在脑海中。
   废话说太多,关于出版社在封面上所谓“罗马帝国瞬间衰落的真相”这样八卦的标榜,读下来无非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载舟覆舟最后一根稻草压死骆驼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类中国人几千年来N个朝代灭亡之后后世总结出来的那些道理。所有的权利从巅峰走向没落的原理和史实都别无二致。想想其实挺没意思,谁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来着,人类都是笨蛋,尤其是人类里的当权派,不要怪权力腐蚀人心,也不要抱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古时候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好鸟,你看看尼禄皇帝陛下时代那些迫害基督徒的疯狂愚蠢的乌合之众,和XX事件XXX暴动XXXX革命时期的你们我们他们有区别吗?
    谁说历史是不断向前发展的,谁说道路曲折前途就一定光明,谁说我羊驼谁。被围住的蚂蚁(不记得是什么昆虫了,委屈一下蚂蚁吧)只知道在原地转圈圈,蜉蝣一般的我们也是一样。犯过的错误一错再错,天才被冤枉,美德和诗歌被愚昧和暴力所击败,真挚的爱情被绑在牛角之间任人宰割,伟大的先知们被绑在十字架上焚烧而死。同流合污就可以获得面包参与狂欢,义无反顾追寻真理的人们就只能被捆绑被凌辱被杀戮。而当我们翻看故纸堆中的种种不公不幸不合理,却总能在之后的时间中查找到相同的故事。
    而此时的问题就是,当恶成为不可避免的主流,你能够用什么理由来说服我一心向善。保罗无法说服彼特罗纽斯,或许是因为这个旧时代的诗人已经习惯于森严的制度,也许是因为他不能真正了解所谓广大人民群众的深重苦难,你甚至可以说他冥顽不灵腐朽愚昧,但是有一个问题始终横亘在那里——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所以读后的几天我每每想到后半部尼禄血洗基督徒的情节,始终处于一种困惑的状态中。宽恕和善良的力量固然强大以致震撼人心,但是在一个不信仰基督的人的眼中却实在难以引起感同身受的理解,甚至于觉得抽象不令人信服。故作理性的分析一下,固然可以告诉自己说,当人处于完全被动受压迫的境况下,当残酷的命运完全没有翻盘的可能,寄希望于最后的审判因而能够坚守内心的善良和宽容。因为最后会有主,有佛,有阿拉来带领好人们走向天国极乐,而坏人们最终会冤有头债有主堕落无间。我相信信仰的力量可以如此强大,可以支撑人类经历最深重的灾难和最难捱的痛苦,因为人心其实是强大的,他可以有多邪恶就可以反过来有多善良。只要有一个安稳幸福的保障存在,无论那种保障到来的时间是立刻马上,很多年之后,或者干脆伴随死亡或发生于来世,都可以让人鼓起勇气。
    但是我始终无法为自己解决那个何以报德的问题,如果我不信天,不信神,不信前生,不信来世,那么我需要信仰些什么来直面惨淡人生和淋漓献血。毕竟不是人人都是真的猛士,如果我没有信仰,那么当我面对排山倒海的恶的时候,我该往何处去?
    
    
58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4条

查看全部34条回复·打开App

你往何处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往何处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