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an Summer——葛薇龙原来是幸福的

欢喜
2009-09-06 看过
或许用Indian Summer来形容有些莫名其妙。但看到了最后一面的“他把自由的那只手摸出香烟夹子和打火机来,烟卷儿衔在嘴里,点上火。火光一亮,在那凛冽的寒夜里,他的嘴上仿佛开除了一朵橙红色的花。花立时谢了。又是寒冷与黑暗”,Indian Summer,寒冷冬天来临前的片刻温暖,恰如其分。

《倾城之恋》有一句话——
本来,一个女人上了男人的当,就该死;
女人给当让男人上,那更是淫妇;
如果一个女人想给当让男人上而失败了,反而上了人家的当,那就是双料的淫恶,杀了她也还污了刀。
而对于葛薇龙,话这么说更合适——
本来,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就是错;
女人想让男人爱,那更是错上加错;
如果一个女人想让男人爱而失败了,反而爱上了人家,那就是无法挽回的错,杀了她也还污了刀。

在葛薇龙与乔琪乔的游戏里,爱跟上当竟然总有那么点牵扯。而乔琪乔注定是不会爱的,而葛薇龙竟是爱他不爱她这一点,爱得低到了尘埃里。乔琪乔何其残忍,明明知道一句小小的谎可以使她多么快乐,他却懒得操心。葛薇龙何其卑贱,乔琪乔不编谎给她听,她会自己哄自己。
无怪那么多人用“贱”来形容葛薇龙。

这是我读的张爱玲的第一篇小说,大约是高二读的。或许是处女情结,对葛薇龙和乔琪乔总是难以释怀,总纠结着乔琪乔为何不试着去爱葛薇龙。
四年后的某天夜里,我独自呆在学校,宿舍黑魆魆的,外头忽然传来了烟花声,一声一声地扯得我禁不住难过了起来。
忽地想到了葛薇龙和乔琪乔。有种豁然开朗的空白涌现在我脑海里。

Indian summer,暮秋里的盛夏,绝望里的残存的妄念,一如乔琪乔指间的火花。这个在英文里表示“在冬天来临之前忽然回暖的天气”的短语,是葛薇龙绝望爱情的描白。
葛薇龙不爱乔琪乔能怎么办?终究不过是梁太太手中一颗光鲜的棋子。她爱乔琪乔的理由有那么多,或许是因为他是唯一在雁过拔毛的梁太手中全退的人,或许是因为他是第一个理解葛薇龙的苦衷的人,或许是因为他是她唯一接触到的有可能的对象,或许是因为他是一个外表光鲜能说会道进退有度的浪荡子,或许仅仅是如葛薇龙所说的不过因为他不爱她……
乔琪乔在她愈加灰白惨淡的人生里,是最后的那么一点希望,那么一点温暖。她不能不爱乔琪乔,她只能爱乔琪乔。
这样的女子,或许犯贱,但仍可爱。起码她爱着,全身心投入地去爱。

写到这里,想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荒谬的是还想到了《无极》,不过是为了一个馒头而已,谢无欢沦丧了三观。而葛薇龙为了这么一点温暖,将要面对的是更加彻骨的寒冷。

然而,她原来竟是幸福的。乔琪乔在年三十夜陪她去看过花炮。
20 有用
1 没用
第一炉香 第一炉香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第一炉香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一炉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