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毛求疵地挑剔科普读物的文字编译

Aeriel
2009-09-06 看过
科普读物让我喜欢的地方之一,是它们提供了一种便捷简易的角度来让外行或者新手快速地概览某一领域的基本知识,作为扩充知识储备,发掘或巩固对新接触的学科的热情与兴趣。
布里吉特主编的这套心理学书籍有其独到之处,十分合适用于梳理构建对这门内涵与外延均十分宽广的学科的整体脉络。
但对杜峰翻译的这本《神经心理学》,我只给三星。
论内容,这本书值得给五星,但结合本书的编译质量,这个评价也不算刻薄。

于科普读物本身的性质定位来说,它们往往要作为外行和初学者探索某一领域的第一块敲门砖,对其今后的深入探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要求文字既通俗易懂,又要保持科学读物的严谨性,就算对其吹毛求疵也未尝不可。

人物、地理乃至学术术语的翻译应该与本文化中约定俗成的规则保持一致。

而这本书里的一些历史人的译名一度让我以为译者是港台人士,但汉语使用风格却非常地道地大陆化。

有些文字翻译方面的小纰漏真让人眼冒金星。

知道威海姆•伍德特是谁么?

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前后文背景,或者旁边的肖像照片,我完全不会想到那和威廉•冯特有什么关系,毕竟我不懂德文发音拼写,本书也没在人物的中文译名旁边标注原文。

约翰•沃森?我 看见这个名字的那会儿正以为译者是非大陆人士,心里暗想,“幸好他没把约翰•华生译为强•屈臣……"

库贾氏病——疯牛病转移到人身上的变种,如果我没弄错,大陆一般叫它“克雅氏病”吧?

如果仅仅是专有名词翻译方面与一贯规则向左,也可勉强接受,但就是在同一本书中其后的章节里,却出现了威廉•冯特,和约翰•华生等人名。

书本的译者只有一个,出现这种错误实在不可原谅。如果读者是一个刚刚接触心理学的初学者,他可能将威廉•冯特和威海姆•伍德特识别为同一个人吗?

这只是我所能发现的编译疏漏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而可以确定的是,里面还会有很多纰漏,基于我目前拥有的知识,无法识别。此外,也有一些语句不通的语法错误。

所以,我不认为这本书值得推荐。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神经心理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经心理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