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意难平

歌辞
2009-09-05 看过
        星期六在Joyo买指南针,凑齐49元免运费,订了朱天文简体中文版的《巫言》(赋格说可能会有删截,有待日后求证)和《荒人手记》(以前读过电子版)以及龙应台的《在海德堡坠入情网》。指南针拿到手之后发现玩的是“模糊概念”,是南是北大概指了一个方向,不能要求精准。书我倒是满心欢喜。

    《在海德堡坠入情网》的封面让我懂得了与时俱进是多么的审美正确,那配色和图案难看得要穿越了,薄薄一册在手中,就象是岁月尘埃。翻到印刷信息那一页,果然是,我从卓越上神奇地订到了1996年4月第1版第1次印刷的书籍,三万五千册,卖了十多年,到现在还没有卖光。

    龙应台的杂文散文看过不少,小说却是第一次读,在“海德堡坠入情网”,多么熟悉的句式,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流火当年写的《在北京坠入情网》,一定是借用了龙应台的书名,不是我崇洋媚外,无论如何,海德堡都比北京听起来要罗曼蒂克一些,坠入情网似乎也更加理所当然。然而龙应台毕竟是龙应台,她绝不是抛弃现实的造梦高手,也不是一心发花痴翘首盼望白马王子的怀春少妇,你不要指望她会写出《玫瑰的故事》或者《几度夕阳红》那样的言情经典,她的文字中永远都不缺少理性怀疑的声音,虽然有时候这种声音在小说中显得突兀和不协调。

    既然是自选集,说明龙应台对这几篇小说有偏爱。事实上每个短篇确实都还不错,我原来觉得龙的文字比较单调,在美国读了一个文学博士,闪光的却多是她的思想和勇气,这本小说集彻底改变了我原来的印象。如同龙应台在附录《面具》里写的:“有了一个虚构的面具,就没有了束缚我的那个身段和形象”,小说是她的面具,她在知性散文里刻意摒弃的抒情描写和“私我”都在另一种文体中被释放。此时的龙应台变成了一个千面女郎,仿佛小说文字的缔造者时而是亦舒,时而如简媜,时而是白先勇,有时候又象某些自诩阳刚的男作家(但还是没有安妮•普鲁硬)。

    读完全书,我最喜欢《黄健壮的一天》,绝对是才女文章,很聪明,想象很大胆,男女地位倒转既幽默又辛辣。也很喜欢《在海德堡坠入情网》,是自选集中最大气的一篇,冷艳如锐器,我第一次知道女孩子也会在洗澡的时候利用水柱冲激下体寻找快感。《堕》和弗朗索瓦•欧容《爱情赏味期》的54321很相似,采用倒叙的手法,一个片断一个片断从后往前倒退,连段落序号都是由大及小,最后归零,很别致,堕胎过程描写非常细致,好恐怖。不过我想问:前俄罗斯真的那样贫困不堪吗?(此处为疑问句,非反问句)《找不到左腿的男人》是拍西方文艺片的好素材,只是有点过时的旧味道。《外遇》很厉害,周彩芹还是不要演贾母了,打几针羊胎素就可以演眉香。《看鸟》的结局实在是又惊怂又鬼异,不知怎么就我让想起了玉卿嫂。《银色仙人掌》是最特立独行的一篇,如果没有夹杂明康那两段,会是不同的气象。

    虽然七篇小说风格各异,但几乎每一篇都怨气丛生。龙应台是本色作家,戴了面具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影子,小说中的俞佩宣就是她的影子。无论是碎尸、堕胎、奇症、反串、情杀还是非洲探险,每一篇都怨气冲天,笔锋刀尖直指男权社会,控诉、控诉、控诉,仿佛那口被压抑了几千年的恶气怎么也出不尽。可能女人需要在控拆和反抗中寻找独立意识和自我存在的意义。七篇小说都打上了龙应台的烙印,突然有点换汤不换药的感觉。你会在小说中读到下面这段关于Herstory的文字:

    “女性主义者说:战争全是男人搞的,因为男人是追逐权力的动物。如果女人来主导历史,让History变成Her-story,人类历史就不会是部战争史。

    这个理论,希腊的剧作家在几千年前就说过。林语堂在中日战争时也自以为幽默地写过,让女人治国。

    女性主义者实在是不堪一击的,她们掀起一大阵烟雾和嚣声,但是这个世界不会改变。如果真若她们所说,女人天性主和平,好,那么她们想当然耳就不会向男人宣战,以战争手段从男人手中夺权;而男人占着既有利益,自然不会不战而交出权力。

    反过来说,如果女人真以战争夺得了权力,那么她们必然也会以战争去解决其他问题。

    Herstory也不过是一部战争史。不过,我压根儿就不相依History有变成Herstory的可能。”

    比较让人意外的是龙应台在小说中讲黄段子,如果我早读了“一江春水向东流”和“Wendy”的典故可能就不会和LL在港丽那么认真地知性探讨东西方男性生理区别。

* Wendy: Welcome to the Bahamas and have a great holiday!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在海德堡坠入情网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海德堡坠入情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