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is?——《再袭面包店》

槿生_Sarah
2009-09-05 看过
剧透慎入。

没有小说看已经很久了。非要在网上看的话,短篇小说集总是更省力。至于为什么是村上春树,因为卡佛的《大教堂》没有全本。六个故事看完后,想脱口而出一句话:what's this?不是一点也没明白,也不是没有一点想法,只是,那些想法或理解是这么一种东西,就像有人对你说:看好了啊!然后砰地在桌上放下一瓶水,就走开了。你当然知道这是一瓶水,也看出它已经开过盖,喝过两口,标签有点脱落,水面还在晃悠。但这仍不能阻止你对这整件事问一句:what's this?

也许我理解得太简单了,但我(目前)实在认为,村上其实是个直白的作家,他把要说的东西说得那么清楚,以至于我觉得写他的书评格外费劲,老想对人说“你看……你看……你看……多清楚啊!”要我书评干什么呢?在这几个故事中,情节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它所传达出的感觉,就像谈恋爱时,尽管讲话仍得有逻辑,但若有谁只想从逻辑上去理解,若没有始终莫名其妙,日后必会后悔莫及。我认为《家庭事件》确确实实就只是写了一个家庭事件,一个如妹妹所说“不关心别人”的哥哥,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疏离,看起来婚姻和情感交流之类似乎对他毫无意义。《掐脖子鸟和星期二女人》则略显得有些荒诞,无论是陌生女人的诱惑、妻子的关心或者对“后巷”多少有些诡异的描写,都带着飘飘忽忽的不真实意味,好像“我”的双脚并没有踩在地面上,世界不过是一些符号布景。疏离的更进一步发生在《象的失踪》中,世界并不真实,(没准那头变小的象才是真实的)因而反正“这种事做不做都无所谓”。

我并不想扯一些现代性之类的玩艺儿(我也根本不懂),但总有那么一个阶段或一种心态,仿佛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它本来被赋予的意义。而此时人总是处在一种孤独之中,与他人、与过往断开了联系。所谓事物“正常的”意义,本就是社会性和历史性的概念,当一个人处在一个空间和时间的孤立点上时,无论是“用十分钟来了解一下彼此”的陌生电话,或是一头看起来缩小了的象,比吃进肚里的二百五十克意大利面更奇怪吗?

不,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奇怪。我认为这是作者想表达的。在一个找不到意义、找不到参照的孤零零的点上的感觉。

《双胞胎和沉没大陆》也不是一篇难懂的故事,至少不是完全难懂。无论是被砌进墙中的双胞胎,还是沉没在海底的大陆,都意味着一段曾经拥有又失去的记忆(我好直白=_,=)。而横亘在过往和当下之间的玻璃墙或海水,就是时间。当我们一直停留在失去的那个点上,双胞胎与大陆看似都没有改变,而时间往前推移,于是尽管我们仍舍不得放下,却又明显地感到自己和想拥有之物间逐渐拉开了距离——尽管我们仍能看到、或者感到它。但我们已经什么都做不了——已经什么都做不了。

《崩溃的罗马帝国》就更没什么特别可说的,看了《尤利西斯》之后,就不再觉得把历史事件和当下感觉串在一起是什么新奇之事。个人觉得此文最有村上特色的(哈?你不是就读过挪威的森林吗),应该是那没头没脑刮过又止息的大风。在这里,起风和风停对“我”的影响,似乎比那些宏大的历史事件还来得深刻。因为这是“我”亲身体验到的时间的流逝,一切看似平平淡淡,但那风提示我们,世界是在变化的,我们身处的空间是不稳的。写到这我很想小资地来一句,村上时时刻刻提醒我们,我们习以为常的存在并不一定存在。有点像《楚门的世界》的情节(我要坦率承认,我只听过,没看过),我们会偶然感到世界轻微的颤动,惊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张幕布,但定睛细看,又好像一切如常——但真正“一切如常”的却已被撼动了。面对这仿佛幕布般没有意义的现实,面对偶尔产生的孤立的幻觉,面对对时间的不能接受却又无可奈何,记住我们不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自然也不能两次拿起同一枝铅笔同一把剪刀——这是我手边的东西。所以,看看手边的任何东西吧,拿起它,感受它的重量,观察它的颜色,触摸它的表面,想想被时间隔离了的过去和根本还不存在的未来——这可是你第一次与它相遇噢,现在可以问了:what's,this?

END之PS:

《再袭面包店》——
没看懂-_,-但这不妨碍我认为它直白(喂!)毕竟那种隔水瞧冰山的感觉都描写得那么清楚啦,有过相同感觉的人一定要大喊一声“知己”吧?既然如此,我就不废话了。——其实本来这些就都是废话……是吧?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再袭面包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再袭面包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