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苍白春梦

2009-09-05 看过
在所有所有开始之前,也可能是结束之后。那个叫村上的男人递给你一杯水,他说里面有盐分,不多。于是你一饮而下,结果那没有丝毫味道的水毫无预兆的从你的身体里溢出,缓慢地寻找你身体上的每一处细密的缝隙。一点一点,不纠结但速度却叫你绝望。看《东京奇谭集》,仿佛是用铅笔漫不经心勾勒出的春梦轨迹,人们拖着单调的线条麻木的经过彼此的梦境,脸上是睡不醒的痴相和病态。在那些不带丝毫色彩的草图里,我们看到与女人艳遇的男同性恋者,儿子死于鲨鱼之口的孤独母亲,丈夫莫名失踪的主妇,执著于门,面包圈等怪异问题的侦探,以及依照父亲的话寻找生命中最后三个女人的作家。他们的脸上一闪即逝的表情之后是与名为孤独的症状长期的纠缠,并且长时间的疲惫而无望的麻木和孤独下去。
孤独是整个都市社会脸上的一块毒瘤,它的毒素能像水流一样用缓慢而带着抒情的温度去侵蚀你。在你依赖上它之前,需要那么一两件事或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你被一种甜蜜包围着,那味道不浓烈,像果子酒一样捎带那么一点苦涩。后来,甜蜜退去,像蜜月期之后的恋人开始变得有点无味的脸。我们躺在夏日的树下,看怪异的树影在身体上起伏,纠结。疲倦袭来时的一个哈欠,就能把彼此拖得很远。于是,我们放松的跟随着漠然的延伸着的轨迹上升或下沉,姿势随意。遇见彼此,就眨一眨眼,这是孤独的人之间特有的默契。
在那些春梦的边缘,散落着干枯的身体脱落的皮屑,不带丝毫水分,生硬的与外界保持着不被注意的干燥。于是,辜负了艳遇对象的同性恋调音师,依然在每个星期三去同一家咖啡馆,失去了儿子的母亲在三月静静的陪伴在那片吞噬了儿子生命的大海边,作家的肾形石消失了,他依然等待着女人们在他生命里出现。我们睁着渴望睡意而不得的倦怠的眼睛,想努力看清生命的本质是多么的坚不可摧。我们想爬虫一样在整个城市的轮回中,充当末世的养料。人们的脸看起来像干枯的花,有被季候蹂躏过的褶皱,疲惫而无辜,但又带着不服输的刻意的安详。我们用清水洗净脸上的泪痕,把内心挣扎,啮咬的疼痛用纱布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换上干净的衣服,在蓝得仿佛虚假的天空下,用耳语的音量呼唤远方的某个人。即使听不到,也能安心了。我们以此来证明末世与温暖的最后一点关联,像鲤鱼的尾巴在水面上留下稍纵即逝的痕迹。我们彼此间可以言说的幸福仿佛死去的鱼背上一点点剥落溃烂的鱼鳞。天空中最后留下的一片纸,用铅笔轻轻描上一个“完”字,多么优美而圆满。内心满足而忘却了欢呼。
我们默默地注视而后转身离开,苍白而适合治愈人心的季风也不能拯救我们。在救赎的门上轻轻挂上一道锁的不知是谁,总之我们总会麻木的去怀念一点什么。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东京奇谭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京奇谭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